顶点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神秀之主 > 第17章 谋逆(求收藏)
    【百锻武艺:第五层】

    【琴艺:第三层】

    【棋艺:第三层】

    【书画:第四层】

    【灵龟吐息功:第一层】

    【玄阴御魂残章:第一层】

    【青龙探云手:第一层】

    【天秀点:0(88%)】

    ……

    “我最近风头出得有点大,怕是要遭人记恨了……”

    望着天秀系统的属性栏,钟神秀沉吟不语。

    “并且……属性栏似乎也驳杂了一些……该简化一二,不然我看得眼花头疼。”

    他心念一动,抽了抽逗比系统,更多信息浮现:

    【检测到可合并选项,是否合并琴艺、棋艺、书画?】

    “是!”

    【琴艺、棋艺、书画合并!】

    【琴棋书画:第三层】

    【检测到百锻武艺可以融入青龙探云手,是否融合?】

    “是!”

    【青龙探云手提升!】

    【青龙探云手:第三层!】

    ……

    这么一番操作下来,钟神秀顿时感觉舒服了许多。

    实际上,天秀系统中技能的合并与融合,本来就是功能之一,不过他之前懒得做而已。

    “琴棋书画本来就该合并,并且以大多数层级为准,所以还是三层。”

    “至于百锻武艺,可以算是我上个世界的修炼积累,尽数化为经验,融入青龙探云手之中,则是将它提升了两层。”

    钟神秀暗自感应了下。

    此时的青龙探云手,可以说已经化为了他身体的本能,一举一动,一招一式,都贴合自然,威力无穷。

    再加上先天气功也被更好的灵龟吐息功吞噬。

    他上一世的痕迹根脚,就被彻底的隐藏起来了。

    钟神秀心里微微欢喜,又开始打坐修炼灵龟吐息功,尝试突破穴窍。

    灵龟吐息图上,共计有三十六处穴窍,一一对应人体三十六处穴道,若是能尽数打通,就到了先天绝顶。

    十方兽诀之中,除了灵龟吐息功之外,还有几门功法,也是先天炼气之道。

    只不过,如果一起修行到巅峰,虽然也还是先天极限,却有龙象之力,龟蛇之气,金刚之身,好处无穷,能铸就最为浑厚的道基。

    并且,也是修炼万兽真身的前置。

    钟神秀虽然对此有些想法,但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他就想着先修炼一门内功,一门招式,先到先天绝顶再说。

    至于之后的事情,那也是之后再说了。

    沉浸于修炼之中,一夜飞快过去。

    到了第二日,钟神秀换上了一身玄铁甲胄,去见凤曦儿。

    这一身铁甲,足足有着上百斤,普通人怕是穿都穿不住,非得后天绝顶之武夫才能行动自如。

    当然,这一身铁甲防护力也是非凡,足以与玄武百炼甲这等硬功修炼到三四层的修为相比。

    若是与普通武林高手对决,不知道要占多少便宜。

    钟神秀赫然已经炼就真气,为先天高手,穿这一身也就跟穿着普通衣服一样,施施然前往帅帐,拜见凤曦儿。

    凤曦儿却没有穿甲胄,只是一袭淡青色罗裙,看起来颇有几分弱柳美人之态,玉手正持着一支毛笔,对着桌案上的文书蹙眉。

    “属下拜见校尉!”

    钟神秀率先行礼。

    凤曦儿抬头望了他一眼,忽然一笑,宛若春风拂面,百花盛开:“你果然忘记我了……”

    钟神秀做出茫然姿态:“不知校尉可是与我苏家有旧?”

    “当年我曾随祖父拜访过苏家,你不过旁支,列于道旁众人中行礼,远远瞧见一眼而已,不记得也是正常……”凤曦儿搁了毛笔:“倒是过后不久,就听闻苏家犯事,嫡系皆斩……”

    钟神秀心里古井无波,眼前却似乎浮现出那一日所见场景。

    如狼似虎的炎汉铁骑,悍然踏破宅邸,喝道:“奉命查抄苏家,若有反抗,格杀勿论!”

    甚至,就连天空之中,都有各种禁法,以及修士斗法的光华……

    ‘世家守望相助,苏家也是个郡望,被一朝覆灭,乃是卷入了一件捅破天的事情中去……据说与皇子争位有关……’

    钟神秀心里暗自叹息。

    按理说,苏家不会如此不智,但架不住人心不足,寒门想升为县豪,县豪图谋晋升郡望,郡望希冀成为世家……

    放在平时,积蓄千百年也未必能成功,攀龙附凤便是一条捷径。

    当然,失败的下场也极其惨烈。

    甚至,钟神秀隐约觉得,苏家都不是核心,只是稍微沾了点边,被殃及池鱼,或者杀鸡儆猴。

    否则,他这个旁支大概也活不下来。

    此时知道厉害,又开始演戏,嘴唇蠕动,脸色苍白,眼珠都泛红了。

    “好了……过去种种,不必再说。”

    凤曦儿一摆手:“你能见到我,也算一分机缘,这次跟我好好做事,立个功劳,或可免了刑徒的身份……日后也总有个出身,只是莫要想着恢复家族之类。”

    “不敢有如此想法。”

    钟神秀当然只能这么说。

    虽然他下定决心,接下苏道之的因果,不过此人亲戚死得差不多了。

    至于报仇,也不是此时的他能说的。

    “我也不管你是真心还是假意,我就当真了。”

    凤曦儿道:“我奉命纠察菲利克斯家族余孽,这黑山范围是重中之重,每日都要有铁骑巡查,特别是大裂缝与祭坛遗址……我曾经找过人卜算,还有两月之期,便是血月之夜,黑斯庭伯国最喜欢于此时祭祀邪神,那些宵小若要行动,必也是那个时间……你熟悉地形,要多多立功。”

    “谨遵命!”

    钟神秀一拱手,心里却是一沉。

    ‘还有两个多月,就是血月之夜么?比我想象的还要短……我的时间不多了……’

    他体内的那头怪物,普通满月就催魂索命,若是到了血月之夜,就更不用说了。

    ‘只不过……捉拿菲利克斯家族的余孽么?这一家子……我熟啊!’

    黑斯庭伯国早已覆灭,这个神秘家族的秘辛很多都被掩藏于历史之中。

    但钟神秀不同,他体内就有一头菲利克斯家族的祖宗,很多隐秘就是对方亲手布置的。

    若能略略操纵,乃至借助窥视记忆之类的小窍门,说不定真的能捞到不少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