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神秀之主 > 第25章 营啸(求收藏)
    夜幕降临,军营。

    “匪夷所思、打破常理,是为神通!”

    钟神秀盘膝而坐,暗自思索,不由一笑:“有意思。”

    他有些明白过来,何为神通了。

    对于此方大世界的人而言,法术并非传说,有的还亲眼见过。

    什么画符持咒、请仙扶鸾都是司空见惯。

    对于他们来说,要打破常理、匪夷所思,那不仅仅是威力绝大的问题了。

    而是更加神妙的作用。

    比如……虚空凌度、颠倒因果、光阴回流之类?

    “不太可能吧?毕竟只是修行第四境界……”

    钟神秀长出口气:“食九阴、吞八阳,是指罡煞境界,最多能炼化九道煞气,八道罡气的意思么?”

    他此时虽然十方兽诀所得不全,但也算是个先天巅峰,可以考虑进阶的事情了。

    至于多多打磨根基什么的?

    这虽然没有错,但大境界的压制,终究比同境界无敌来得强大,只要不是根基本源有损,无法进阶那种,他倒是感觉还行。

    ‘更何况……我的身躯,已经有些异化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就在思索的同时,钟神秀蓦然有些感觉。

    “不好!”

    他来到屋外,望着天空。

    只见半空之中升起的双轮月色,上一刻还银亮皎洁,下一刻就染上了一层绯红,似乎被血液浸染,鲜红欲滴。

    天地之间,蓦然多了一种诡秘、邪恶的气氛。

    连他体内的某个东西,都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血月之夜,突如其来啊。”

    钟神秀感慨一声,又有些兴奋:“是死是活,就看这一把了!”

    下一刻,一声嚎叫不知道从军营哪里升起。

    旋即,是接连不断的怒吼。

    “杀人了。”

    “啊啊啊!”

    诸多兵卒发狂一般,有的在地上打滚,有的扭打在一起,有的甚至摸出随身兵刃,给身边的同僚见了血……

    “居然还有这个……营啸了?!”

    他若有所思:“不早不晚,偏偏这么巧,必然是那些菲利克斯家族的后裔做了手脚!”

    ……

    片刻之前。

    迪莉娅凝视着面前的水晶球:“今夜,就是血月之夜!”

    费舍表情一变,咳嗽几声:“如此凑巧?我身上伤势还未曾恢复……”

    想到白天那个怪物,他心里仍犹有余悸。

    要不是他隐藏甚多,还有几件魔法武器,换成普通的卒长,哪怕带着几十人,也要交代了。

    “血月之夜一向时间不定,不过也就这几天,不算太过意外……”

    迪莉娅双手捧着水晶球,似乎在其中注视到了自己的未来:“并且……我们已经早有准备,不是么?”

    她声音低沉,念起了古老的咒语。

    在军营各处,一丝丝符咒突然出现、亮起……散发出一缕又一缕的黑雾。

    这些黑雾,配合血月之夜,万物骚动的氛围,立即就产生了某些神秘的影响,扩散至整座黑山堡。

    突然。

    似乎有某个士兵睡梦之中叫喊了一声。

    这一声惊醒了其他人,顿时连锁反应一般,不断扩散开来。

    众人眼中被疯狂占据,开始扭打、嘶吼……

    费舍都不用出去看,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军中本来就是高压之地,无处宣泄,再加上有我们释放恐惧、愤怒等等情绪,还有预先埋伏下的人手挑拨,简直柴火堆一般,一点就着……”

    “纵然有着强人镇压,但营啸的士兵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平复的。”

    “哪怕平复下来,也要浑身乏力,失魂落魄……数日之内,这一营算是废了。”

    费舍赞叹道:“不愧是古神流传下来的法术!”

    “好了,我们也该出发了。”

    迪莉娅抱起水晶球:“古老的祭坛,必将于今日重现!”

    古神的祭祀非同一般,需要正确的时间、地点、以及仪式。

    因此,黑山大裂缝那边,不得不去!

    “遵命!”

    费舍早就准备了暗道,马匹。

    此时发出信号,又有一些人赶来,汇聚一起,闯出军营,直接往黑山大裂缝范围而去。

    一路上遇到那些发狂的士卒,都是神情冰冷,直接斩杀。

    ……

    “出了何事?”

    凤曦儿正在打坐,当血月出现之时,她第一个冲出营帐。

    但下一刻,听到喧嚣之后,脸色就变得极为难看。

    “营啸了!营啸了!”

    徐文岭衣衫不整,手里还提着带血的长刀,显然已经杀了几个人。

    这时候跟那些兵卒说什么都不会听,只能杀了。

    “我玄甲铁骑何在?”

    凤曦儿对他看也不看,长声喝道。

    “校尉,我等俱在!”

    数十人冲来,形成拱卫姿态。

    凤曦儿的玄甲铁骑毕竟精锐,临危不乱,遇到这种大混乱,也在第一时间集合,保护将官。

    钟神秀穿了一身铁甲,混在人群之中,毫不显眼。

    “校尉大人,还请速速弹压啊。”

    徐文岭急得满头大汗,向凤曦儿肯求道。

    啪!

    话音未落,他就被凤曦儿的贴身护卫雀儿一巴掌打翻在地。

    “此时已经来不及了。”

    凤曦儿抬头望着血月,叹息道:“我本来还想用你这一营兵,结果尽成累赘,你御下无能,才有此祸,我要是你,就祈祷今夜不要再让那些人得逞,否则我必要在大都护面前参你一本!”

    她翻身上马,清喝一声:“玄甲铁骑,与我冲出去,不论遇到何人阻拦,格杀勿论!”

    “遵命!”

    顿时,数十甲骑大声答应着,一起冲了出去。

    凤曦儿目的明确,直冲黑山大裂缝,曾经的古老祭坛所在之地。

    “杀!”

    血色月光之中,突然就有喊杀声出现,几道箭矢飞射而来。

    数名玄甲铁骑倒地,凤曦儿一抬手,两道光华飞出,里面似乎还裹挟了柳叶般的飞刀,没入黑暗。

    从两边传来几声惨叫,旋即就再也没有了声息。

    凤曦儿来到山下,抛弃马匹,脚步不停,望着身后只剩下二十多人的队伍,却是有些后悔:“原本以为那些余孽做不成什么大事,没想到居然隐藏了如此多的实力,怕是其心不小,可恨!”

    钟神秀安步当车,走着原本熟悉无比的山道。

    路边,那一根根黑色的野草上,似乎有一只只眼睛注视着他,令他心里大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