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神秀之主 > 第26章 祭祀
    钟神秀跟着凤曦儿一路上山,已经打起十二分精神。

    此时,突然就听到前面一阵响动,大地突然凹陷,化为一个巨大的陷阱。

    在地底,又有数十根长枪一般的土刺突出,赫然是某种道术,或者西方魔法!

    凤曦儿轻喝一声,一股法力从周身涌出,化为一件五彩斑斓的羽衣,护住自身,端是临危不乱。

    与此同时,从陷坑之上,无数藤蔓浮现,迅速纠结,化为一个巨大的盖子,当空一罩,似乎要将这一波坑陷的先头部队尽数锁入牢笼之中。

    “杀!”

    钟神秀躲在队伍后方,倒是跟几个幸运儿一起,没有被魔法击中,但旁边数个黑影怒吼一声,已经冲锋过来。

    他们手持长枪,野蛮冲锋,带着一种凛然的战阵味道,钟神秀面前的一个骑兵,仗着自己也是先天,拔刀硬拼。

    只听当的一下,一条长枪击飞长刀,另外一柄枪尖就刺穿他的胸膛。

    “不能硬拼。”

    钟神秀往旁边一闪,就看到一个大汉追了过来。

    两人追逐不远,自顾自开辟了一个战圈。

    那个追来的大汉怒吼连连,脸庞古拙,金色的短发根根竖起,怒喝道:“黑光骑士团伍德,今日要审判你!”

    “审判我??”

    钟神秀长啸一声,右手一爪抓出,真气暴涨三尺,宛若一只青龙巨爪,抓向敌人。

    伍德身上散发出一圈微弱的白光,凛然不惧,一枪横挑,就击破这招,甚至不管余波,直接杀向钟神秀,好像修炼了一身铜皮铁骨的功法,护身硬功跟唐秀真相比也不遑多让。

    ‘真气?不,不对,这是西方的……斗气?倒是跟东方传闻中的硬功入先天有些类似,战力无双啊,就是少了一些精妙转折……’

    钟神秀战斗经验极为丰富,立即变招,与这个伍德缠斗。

    他施展开青龙探云手,身法转折不定,宛若青龙出水,变招极快,云龙九变,并不与敌人硬拼,而是慢慢消耗对手斗气,寻找破绽。

    砰!

    数十招过后,他欺身上前,身形突然在长枪枪尖前消失,来到伍德左侧,一爪抓在他腰间。

    真气一放,这个敌人就软软倒了下去,满脸的怒容。

    “抱歉……我没什么时间了。”

    钟神秀的脸色变得更为苍白,浑身皮肤泛起一种黑紫色,似乎正在往僵硬的尸体转变。

    血月之夜,本来就是他的大难关。

    如果不是将残缺道术修炼到了第三层的巅峰,恐怕就连暂时镇压都镇压不住,现在就要跑出来搞事情了。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又传来一声清啸。

    无数藤蔓纷飞,九道飞刀化为光华,百步飞射,击杀了对面一位穿着华丽法师袍的敌方黑衣人。

    赫然是凤曦儿,此女终于杀出陷阱,击杀了主要敌人。

    见到这一幕,那些骑士却没有后退,反而更加怒吼着,冲锋上前:“为了黑光骑士团的荣耀!”

    “哼,冥顽不灵!”

    凤曦儿素手亲点,每一指落下,就有一个骑士被飞刀贯穿身体,当即毙命。

    “这样下去不行。”

    钟神秀看向一个杀过来,神情狂热、悍不畏死的骑士,怒吼一声:“杀敌报国。”

    他长刀突出,居然对刺来的骑士剑不闪不避,刀剑同时入体。

    噗!

    对面一个骑士脑袋飞出,脸上却带着满足之色。

    钟神秀胸膛中剑,透体而出,也缓缓倒了下去。

    “想不到,苏家也有这等性烈之人,倒是忠勇。”

    凤曦儿看到钟神秀倒了下去,叹息一声,也没多说什么,对于她而言,平时对士卒好,不就是要现在拿来消耗卖命的么?因此只是喝道:“快上!”

    此时甲士只剩下十余个,以唐秀真为首,跟在凤曦儿身后,都是神情凝重,知道前方不远,就是祭坛所在。

    到时候,必然还有一场大战!

    唐秀真浑身浴血,受伤不轻,望向钟神秀倒下的方向,眼中就有些喜色。

    这个小白脸,终于是死了。

    ……

    黑山大裂缝。

    钟神秀胸口满是鲜血,仿佛一具尸体一般,来到这附近,就有些恍惚,似乎回忆起了当初少年桀骜,来此搏命的那一刻。

    之前,他选择了假死脱身。

    在怨灵的影响之下,他的身躯已经近似僵尸,自然也没什么普通人的要害弱点。

    胸口中了一剑,照样若无其事。

    他甚至怀疑,哪怕自己心脏没了,脑袋也没了,只要有着体内的怨灵,还是可以存活下去。

    这是一种十分诡异的状态。

    并且,气息也跟死人差不多,很适合用来隐藏身形。

    此时,在绯红色的月光之下,漫山遍野都充满了一种诡异的气息。

    他偷偷摸摸爬到一个土丘之后,向下眺望。

    祭坛遗址之上,不知何时,已经重新搭建起了一个诡异的小型石台。

    它通体漆黑,看上去又好像有无数蠕动的血肉,组成了一扇又一扇的大门。

    一个又一个门形符号,烙印在门扉之内,似乎通往无数的空间宇宙。

    仔细看上去,就容易令人头晕眼花。

    在祭坛之上,迪莉娅身穿黑袍,做出各种扭曲肢体,怪异无比的动作,嘴里不停嘟囔着一些神秘的咒语,正在开启断绝许久的古神祭祀。

    外围。

    费舍带着一批骑士与法师,正在拼死拦截突破而来的凤曦儿。

    ‘真是一场好戏啊。’

    钟神秀暗自想着,又仔细观看祭坛,估算祭祀的进度。

    有着伯爵的神秘学知识,他当然知道,那个女人所做的,只是在‘开门’而已。

    并且,门还没有被打开。

    ‘甚至……她都不是祭祀的主体,只是一个祭司的身份。’

    ‘真正要承受门之后馈赠的,是另外一位?’

    伴随着迪莉娅的咒语,祭坛之上,边角处的一些血肉慢慢蠕动着,汇聚于正中,渐渐化为了一扇血红色的门扉。

    从门扉之后,有着某种恐怖的气息,似乎跨越了无数空间与维度,传递而来。

    仅仅只是气息的溢散,就令周围的空间都产生波动,天地似乎一下转为冥界,被改变了性质。

    西方的那群人兴高采烈,大声赞美,而凤曦儿则是神情苍白,想到了一个传闻。

    不可直视之古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