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他从地狱里来 > 248:徐家狗咬狗,戎黎求婚(二更)
    大年初三的下午,徐伯临被人拍到陪同一年轻女子进出妇产科。

    徐伯临晚上十点才回家。

    温照芳等在门口:“怀多久了?”

    他换鞋:“两个月。”

    温照芳拉了拉嘴角,讥笑:“你还想要儿子呢?”

    徐伯临不置可否。

    两个月还查不出来性别,但乔子嫣做了胎梦,说是儿子。

    “徐伯临,”温照芳抱着手,嘲讽,“你可真不要脸。”

    徐伯临懒得跟她周旋:“离婚吧。”

    啪的一声,温照芳把鞋柜门重重摔上,她双目通红,气得浑身发抖:“要我给小三腾位子,除非我死!”

    徐伯临越过她,往屋里走:“那你就耗着。”

    温照芳跟在后面,不依不饶:“这都第三个了,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她年轻时是舞蹈家,是风光无限的温家二小姐,是婚姻把她磨成了疯子,磨成了口出恶言的悍妇。

    “我流掉的那个孩子是个女孩,徐檀兮和徐檀灵也是女孩,别做梦了,你这种人一定会断子绝——”

    徐伯临转身,一巴掌扇过去:“还想当徐太太就安静一点,像个死人一样把嘴巴闭紧了。”

    温照芳捂着脸,尖叫着哭出了声。

    大年初四,小雪。

    温照芳和徐檀灵找上门,乔子嫣与她二人起了争执,推搡间,乔子嫣滚下了楼梯。徐伯临赶回来时,正好看见一地血。

    乔子嫣蜷在地上,抱着肚子:“是她们母女……”她满手血,指着楼梯上的母女二人,“她们推我下来的……”

    徐檀灵立马摇头辩解:“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她着急忙慌地跑下楼梯,“爸,不是我和妈妈推的,是她自己跳下去的,她自己故意跳下去!”

    徐伯临拿起门口那个花瓶,砸在了徐檀灵头上,当场血流如注。

    乔子嫣流产了,徐檀灵破相了。

    不过徐伯临不会知道,徐檀灵说的都是真的,乔子嫣是自己跳下去的,怀孕是假,流产也是假,这世上没有什么不可以作假,只要有钱、有势。

    大年初五,大雪。

    温照芳被徐伯临家暴住院。

    大年初六,大雪。

    上午十点,温照芳爆出徐伯临伙同供应商,以原材料涨价为由,转移公司资产。

    下午一点,徐伯临被相关部门扣押。

    下午四点,徐氏集团官博发布通知,罢黜徐伯临集团总经理的职务。

    大年初七,天晴。

    戎黎接到了池漾的电话。

    “六哥。”

    戎黎问什么事。

    他沉默片刻:“四月份的车祸另有隐情。”

    傍晚六点,最后一缕夕阳没进了山的尽头,乌压压的黑色罩住了整个祥云镇。程及在点外卖的时候接到了戎黎的电话。

    “帮我办件事。”

    程及懒在沙发上:“爷没空。”

    “我雇你,跑腿费随你开。”

    不是帮忙,是职业雇佣,语气正式得不像他。

    程及觉得哪儿不对头:“那么多职业跑腿人,干嘛偏偏雇我?”不做熟人生意是跑腿人很重要的一项职业准则。

    戎黎解释,很简明扼要:“只有你在南城。”

    看来是出什么事儿了。

    程及坐直:“什么任务?”

    “把徐檀兮的户口本偷出来。”

    “……”

    更古怪了。

    就偷户口本这种事,他居然还雇佣职业跑腿人,过于正式,过于突然,过于反常。

    程及问:“你想干嘛?”

    戎黎回:“想娶她。”

    连用正经途径取户口本那点时间都等不及,程及明白了:“戎黎,你是不是犯什么大错了?”

    他太了解戎黎了,如果不是出现了绝对危机,戎黎不会这么仓促地对待徐檀兮。

    戎黎什么也不说,只让他快点,然后挂了电话,去卧室。

    “杳杳。”

    风很大,吹掉了窗户上贴的窗花,徐檀兮在关窗:“嗯?”

    他从后面抱着她:“嫁衣绣完了吗?”

    她点头:“只差盖头了。”

    “我们结婚吧。”

    毫无预兆,他突然这样说。

    徐檀兮转过身来,借着灯光看他的脸:“为什么这么突然?”

    “不突然,早想娶你了。”他把她脖子上的项链解下来,取出上面的戒指,单膝跪下,仰着头看她,光照进他眼里,把里面的不安、惶恐都照得清清楚楚,“徐檀兮,我们结婚好不好?”

    他好像在怕什么,她不知道他到底还怕什么。

    她只想了几秒:“好。”

    如果他想,如果他要,她可以为他摘星辰,何况只是接受他的戒指。

    他把戒指戴在她无名指上,她掌心的伤还没有全好,他亲了亲她的手掌,又吻她的戒指,最后捧着她的脸,深吻她的唇。

    吻得一点也不温柔,暴烈又急切,他甚至咬破了她的舌尖。

    “先生,”她轻轻推了推,“你咬疼我了。”

    他抱着她,手轻轻拍着她后背,凌乱的呼吸慢慢平缓,他把情绪都压在了眼底:“对不起。”

    他又吻她,这次很温柔,轻轻舔着,不敢再用力。

    徐檀兮顺从地张着嘴,怎么样都随他。

    ------题外话------

    ****

    顾狗子:戎狗,你怎么还是这么狗!

    戎狗子:狗写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