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怪异拼图 > 第一章 纳妾
    正月二十一,宜纳彩、嫁娶。

    一大早,洛县便热闹了起来,一阵敲锣打鼓,迎亲队伍从一处小宅子里将一身大红袍,凤冠霞帔的新娘子迎进了花轿中。

    随后,迎亲队伍一路吹吹打打一直到了柳府,这才停了下来。

    柳府主人叫做柳毅,才虚岁十八,三年前父母过世,留下偌大家业。

    柳毅当时只是个秀才,突遭噩耗,只得中断学业,回到家中接手生意。

    原本浑浑噩噩,终日恍惚,偌大家业也渐渐衰败。

    但不知为何,一年前柳毅突然幡然醒悟,重振旗鼓,居然将柳府的生意经营的愈加红火。

    而且还修桥补路,成了洛县的首善之家。

    洛县人人提到柳家少爷,无不拍手称赞。

    今日是柳毅的大喜事,不过却不是娶妻,而是纳妾。

    纳的是一名青楼清倌人,艺名宝儿。

    这宝儿素有艳名,受到无数富贾豪绅的追捧,但最终却被柳毅捷足先登,赎了身娶进了家门。

    虽然是妾,进门都只需从侧门进入,也无需大肆操办,但柳毅还是给了宝儿应有的体面,邀请了一些相熟之人入府吃宴。

    “恭喜柳兄,纳得美妾。”

    “同喜同喜……”

    柳毅在宴席间一一敬酒,脸上堆满了笑容。

    这倒不是应付,而是他发自内心的笑容。

    只有他知道,如今的柳毅已经不是以前的柳毅了。

    一年前,他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已经鸠占鹊巢,成为了“柳毅”。

    至于真正的柳毅,早就因为父母早亡,郁郁寡欢而死了。

    柳毅熟悉自身的处境后,就利用另一世的学识,很快重振了家业,甚至比以前的柳家更加兴盛。

    后来,他见到了宝儿。

    这宝儿生的天生丽质,实在是柳毅生平仅见的美人儿。

    于是他豪掷千金,并且当了一把文抄公,抄了几首传世名诗,就让宝儿芳心暗许。

    柳毅本就是洛县豪商,给宝儿赎身自然是轻而易举,这才有了今日娶宝儿入门的喜事。

    “少爷,该入洞房了。”

    柳府下人来到柳毅身旁,小声提醒。

    其实这也是柳毅的安排,要是再这么继续敬下去,他可就得躺着进洞房了。

    人生三大喜,洞房花烛夜,他可不想醉的不省人事。

    于是,他笑着稽首道:“各位失陪了。”

    “哈哈,柳兄且去且去吧。”

    在众多宾客的笑声中,柳毅步履轻快的来到了洞房外。

    房门外有丫鬟守着,见柳毅来了,急忙行礼。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

    “是,少爷。”

    柳毅可没有办事让人旁听的习惯。

    他支开了下人,于是推门而入,轻轻的走进了洞房中。

    两盏大红的蜡烛点燃着,屋子里混合着各种味道,但都很好闻,似乎是一种特殊的香味。

    柳毅看到了还盖着盖头的新娘子。

    他脸上露出了笑容,轻轻揭开了盖头,露出了一张美得令人窒息的脸庞。

    哪怕是柳毅见过了不少美人,也忍不住口干舌燥,心中紧张。

    “宝儿,委屈你在这里等了这么长时间。”

    柳毅轻轻握住宝儿的手。

    不知道为什么,宝儿的手有点冰凉。

    而且,烛火摇曳间,柳毅似乎觉得宝儿的脸有点太白了。

    当然,他也没有太在意。

    新娘子的妆容本就非常浓,多擦了些粉也正常。

    人生三大喜,如今得偿所愿一桩,柳毅自然非常高兴。

    见到日思夜想的美人儿就在眼前,柳毅再也按耐不住,一把扑住了宝儿。

    一时间,红烛摇曳,满室生香。

    不过,柳毅却渐渐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从他入门开始,宝儿就没有说过一句话。

    而且,身子也确实有点太凉了。

    难道是生病了?

    这个时代,哪怕是伤风感冒都能要人命。

    柳毅正要起身询问,忽然觉得手上有一种黏糊糊的感觉。

    他抬起手一看。

    顿时,柳毅脸色大变。

    血!

    鲜血!

    满手的鲜血!

    柳毅的鼻中也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气味。

    这是哪里的鲜血?

    柳毅急忙低头定睛一看,顿时瞪大了眼睛,整个人浑身冰凉,“扑通”一声就滚到了地上。并且还朝着门外大声喊道:“来人,来人,快来人!”

    “嘭”。

    大门被撞开,丫鬟们急匆匆的赶了进来。

    当她们看到眼前的一幕时,也忍不住失声惊叫了起来。

    此刻,床榻上的新娘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已经死了,而且脑袋上从两边太阳穴还在冒着鲜血。

    殷红的鲜血,将整个床榻都染成了红色。

    刺鼻的气味弥漫在整个房间。

    柳毅已经被丫鬟搀扶着了,许多下人也都闻讯赶了过来。

    “冷静!一定要冷静!”

    柳毅已经恢复了理智。

    刚才的确是太吓人了,任何人看到这一幕,都会被吓个半死。

    不过,他很清楚,这一幕不能被太多的人看到。

    “关上房门,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许进来。”

    柳毅厉声吩咐。

    下人们立刻把守住了房门,只留下了几个丫鬟陪在柳毅身边。

    “扶我过去看看。”

    尽管丫鬟们也很害怕,但柳毅的命令也不敢不听。

    于是,丫鬟们搀扶着柳毅,慢慢的靠近了床榻。

    柳毅咬着牙,强忍着内心的恐惧与不适,朝着床榻上的尸体看去。

    他看清楚了,的确是宝儿。

    面色苍白,眼睛睁得大大的,哪怕已经死了却依旧很美丽。

    尸体额头两边的太阳穴有两个血洞,不断的冒着鲜血,似乎有什么锐器一下子贯穿了宝儿的脑袋。

    “不对,这血液怎么成黑的了?”

    柳毅似乎一下子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

    渐渐变黑的血液,只能证明一点。

    那就是死亡的时间比较长了,肯定不是刚刚才死。

    但所有人都看到了宝儿姐被娶进了柳府,送入了洞房。

    而且房间里也没有其他人,怎么可能早就死了?

    更何况,之前柳毅还正准备和宝儿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一个大活人难道他还能认错?

    难不成,他刚才是和一具尸体……

    一时间,一股寒气从柳毅心头升起,下身仿佛也微微一凉。

    “赶紧找衙门的仵作来验尸,我要知道她到底什么时候死的?”

    柳毅咬着牙吩咐着手下。

    顿时,柳府的下人迅速赶去衙门找仵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