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怪异拼图 > 第二章 死因
    柳毅换下了新郎服饰,穿上便服,脸色阴沉的坐在了房门外。

    他的脑海当中闪烁着各种念头。

    诡异!

    这件事实在是太诡异了!

    喜宴肯定是办不下去了,他找了个理由将赴宴的那些人都给打发走了。

    当然,柳毅也知道这件事根本就瞒不住。

    但至少现在,他得弄清楚究竟是为什么?

    好端端的宝儿,怎么会死?

    而且还是以这样一种诡异,令人毛骨悚然的方式死亡。

    这超出了常人的认知。

    “少爷,仵作到了。”

    下人带着一名年约四旬的中年男人急匆匆的来到了后堂。

    那个男人就是洛县的仵作。

    洛县的仵作一共有三个,这只是其中之一,具体名字不知道,只知道姓陈。

    仵作虽然也算衙门的人,但只是末流。

    比起柳毅这样的豪商,那自然是差远了。

    于是,陈仵作见到柳毅后,微微作揖道:“见过柳少爷。”

    “陈仵作,今天是我的大喜之日,结果新娘却死在了房中。希望陈仵作能够查明新娘的死因。”

    “柳少爷放心,我这就进去仔细查看。”

    于是,陈仵作带着工具箱迅速的进入到了屋内。

    陈仵作一眼就看到了宝儿的尸体,只是,他略微一看,眉头就微微一皱。

    随后,他翻动着尸体,又查看了伤口,最后看着满屋子黑色的鲜血,脸上渐渐露出了一丝疑惑之色。

    “怪哉。”

    陈仵作忍不住摇了摇头。

    柳毅立刻询问:“陈仵作,有什么不对吗?宝儿究竟怎么死的?”

    “怪哉,怪哉,真是怪哉。死者似乎是被锐器给刺穿了脑袋,但那种锐器必须十分坚韧,而且还得凶手力量奇大无比才行,否则如何能刺穿脑袋?柳少爷,你确定今天见到的是真正的宝儿?”

    “什么意思?我当然确定了。”

    “可是……”

    陈仵作似乎欲言又止。

    “说,有什么说什么。”

    柳毅脸色一沉,催促着说道。

    陈仵作深深的看了一眼柳毅,最后一咬牙道:“柳少爷,根据我的观察,新娘尸体的颜色、伤口凝结的程度,还有就是鲜血的颜色,新娘至少也是死了十二个时辰以上了。也就是说,这具尸体在一天前就已经死了!”

    “卧槽……”

    柳毅脸色大变。

    这么说,他今天派出的迎亲队伍,从一开始迎进花轿的就是一具尸体?

    甚至,他还搂着一具尸体洞房。

    和一具尸体洞房?

    一时间,柳毅只感觉胃里翻江倒海,一股恶心的感觉不断的升腾。

    而他的下身则是一片冰凉的感觉,似乎连一点知觉都没有了。

    柳毅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

    这以后他的那玩意儿会不会不行了?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事的时候。

    “陈仵作,你能肯定?宝儿可是众多迎亲队伍亲自迎进花轿当中,难道所有人都看错了?”

    “我能肯定尸体已经死了十二个时辰以上,至于其他……”

    陈仵作没有说什么。

    他只是一个仵作罢了。

    查验尸体他在行,但破案却不是他擅长的了。

    “将迎亲的人都找来问话。”

    柳毅立刻吩咐了下去。

    很快,一大群人就被带到了柳毅的面前。

    “少爷,迎亲的人都在这里了。”

    柳毅点了点头,目光如刀锋般在众人身上扫过,他突然一声大喝道:“说,你们有谁亲眼见到了新娘进入花轿当中?”

    “我们都看到了。”

    “你们确定看到的是宝儿?”

    “这……”

    众人有点犹豫,随后摇了摇头道:“我们没有看到宝儿小姐,因为宝儿小姐盖着红盖头,谁也看不见。”

    “对了,宝儿的贴身丫鬟呢?”

    柳毅看到人群中,并没有宝儿的贴身丫鬟。

    这有点奇怪。

    宝儿很受柳毅的重视,因此专门划拨了两个丫鬟给宝儿,专门服侍宝儿的起居生活,但现在却没有看到那两名丫鬟。

    “我们迎亲时见到了两名丫鬟,但在搀扶新娘坐进花轿中后,似乎就没见到过两名丫鬟了。”

    “对,我仔细想过,好像还真是这样。新娘上了花轿,两名丫鬟就好像失踪了一样。”

    “难道她们还留在宝儿小姐的宅子里?”

    一时间,众人都议论纷纷。

    甚至,许多人都心生恐惧了,已经有了一些不好的传闻。

    柳毅知道,事情再发展下去,就难以收拾了。

    必须得尽快查出真相。

    那两名失踪的贴身丫鬟,也许就是关键!

    “你们下去召集人手,我亲自去一趟宝儿的宅子。”

    柳毅吩咐过护卫,又对着陈仵作说道:“这件事还请陈仵作暂且保密。”

    “这是当然。”

    “送陈仵作回去。”

    柳毅一挥手,让陈仵作离开。

    他不吝啬银子,这次给了陈仵作一大笔银子,相信短时间内,陈仵作还是能管住嘴的。

    目送着陈仵作离开,柳毅的脸色更加阴沉。

    “少爷,这件事要不要报官?”

    下人们有些担忧的问道。

    这件事实在太诡异了,许多人心里都很害怕。

    “报官?”

    柳毅摇了摇头道:“还不到时候。何况,就衙门那帮人,只知道死要钱,你让他们查案?一个月也别想查出什么头绪。”

    事关宝儿,更事关柳毅自己,因此,柳毅自然想尽快查个水落石出,那就只能由他动手去查。

    何况,现在也有了线索。

    宝儿的宅子!

    这就是线索,而且宝儿的贴身丫鬟还失踪了,一切似乎都透着一丝诡异。

    “来人,准备棺木,把宝儿的尸体整理好放进棺木,尸体一定要好好保存。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打开棺木。”

    “是,少爷。”

    今夜,柳府注定不平静。

    “轰隆隆”。

    天还没黑,但却已经乌云密布,顷刻间就下起了大雨。

    “少爷,一切都安排下去了。”

    “好”。

    柳毅立刻起身。

    他望着屋外漆黑的夜空,大雨倾盆似乎也浇不灭屋内的一丝闷热。

    柳毅对着众人沉声道:“那就出发吧,去宝儿的宅院,一定要找到宝儿的两名丫鬟!”

    说完,柳毅带着一部分柳府的护卫,顶着大雨,在天色越来越黑的情况下离开了柳府,朝着宝儿的宅子赶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