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怪异拼图 > 第四章 尸变
    宝儿的手很白皙,皮肤很娇嫩,触感非常滑腻,即便死了,她的手也依旧很美丽。

    只是,现在柳毅却丝毫也欣赏不了这种“美”。

    宝儿睁开了眼睛,甚至还一下子抓住了他的手。

    活着的时候,宝儿手无缚鸡之力,但死了,宝儿的手力气却很大。

    柳毅感觉手腕都好像要被宝儿捏断了一样。

    “咻”。

    关键时刻,还是灰叔抽出大刀,一刀砍下。

    “嗤啦”。

    灰叔的力道很大,这一刀砍下,瞬间便将宝儿的手给砍断了。

    随后灰叔一把将柳毅拉到了身后,对着周围的护卫大喝道:“封棺!”

    周围的护卫都战战兢兢,似乎很恐惧。

    不过灰叔手提大刀,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让众人更加害怕。

    于是,众人一咬牙,还是赶紧上来一起将棺木用钉子死死的封住。

    “灰叔,我的手……”

    柳毅看着眼前的这截断手,虽然被砍断了,但还是死死的握着他的手。

    灰叔上来后,一一掰断了手指,这才将断手掰了下来。

    柳毅感觉手很疼。

    他抬起手一看,手腕已经被断手握出了一道血痕,足见刚才这只断手的力量有多大。

    “嘭嘭嘭”。

    突然,装着宝儿尸体的棺木居然在剧烈的响动着,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棺材里拼命的挣扎一样。

    众人脸色一变,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尸变……”

    灰叔一字一句的开口了。

    “少爷,我曾经在江湖当中听闻过一些怪闻。一些人死后,因为种种原因会尸变,一旦尸变就成了不折不扣的怪物了。”

    “那怎么办?”

    “烧,用火烧,将尸体烧成灰烬。”

    柳毅看了一眼棺材,他也不知道棺材能支撑多长时间,于是一咬牙吩咐道:“准备干柴,再准备一些烈酒。”

    “是。”

    于是,下人急匆匆的下去准备了。

    灰叔手提大刀,站在柳毅的面前,死死的盯着棺材。

    如果棺材里的宝儿打破了棺材,那灰叔也会护着柳毅。

    没过多久,下人们已经准备好了烈酒与干柴。

    柳毅指挥着众多护卫,将棺材抬出,放在了空地上,随后堆起了大量的干柴,再洒下大量的烈酒。

    “点火!”

    顿时,棺材熊熊燃烧了起来,火焰在烈酒的助燃之下非常大,哪怕是厚厚的棺材,也迅速的燃烧了起来。

    “咔嚓”。

    棺材裂开,里面的宝儿被烈火迅速的焚烧着,但宝儿却好似不知痛苦一般,依旧尝试着站起来,想要冲出火势。

    灰叔早有准备。

    他直接抡起大刀,将宝儿拦腰砍成了两截。

    宝儿的两截尸体都在挣扎着,只是却无法再站起来了,何况还有熊熊燃烧的大火迅速的将两截尸体都覆盖。

    没过多久,宝儿的尸体就没有了动静。

    火势又整整燃烧了半个时辰,这才渐渐停了下来。

    柳毅慢慢走上前一看。

    不管是棺材还是宝儿的尸体,几乎都成了灰烬。

    “把宝儿的骨灰装起来放在灵堂上。”

    柳毅神色有些复杂。

    宝儿终究已经过了门,不管她是以什么样的方式过门,哪怕是尸体,宝儿在名义上也是他的小妾。

    她既然死了,柳毅就得将她好好安葬。

    何况,不管她的尸体有多么诡异,如今都化成灰了,再怎么诡异也没有任何作用了。

    今天的事,所有人都看到了。

    不管是下人、丫鬟、护卫,还是柳府的帮闲,都看到了这一幕。

    所有人都很恐惧。

    他们知道,这柳府肯定是“闹鬼”了。

    这种事简直骇人听闻。

    若不是柳毅早就下了命令,封闭府门,只怕许多人早就吓的逃出柳府了。

    但即便如此,现在柳府已经人心惶惶,似乎到了崩溃的边缘。

    若是处理不好,偌大的柳府就垮了!

    柳毅当然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

    今天虽然发生了很多诡异,常人难以解释的事,但生活还得继续,柳家不能在他的手上败落。

    于是,柳毅高声说道:“府里每人赏银加三倍!明天一早,我就会去报官,到时候官府会接手这件事,不管是人是鬼,都会调查清楚。但在此期间,你们一个都不能走,都听明白了吗?”

    柳毅虽然也吓的够呛,但他是一府之主,何况这一年下来,他也渐渐有了一些威严。

    因此,听到柳毅的话,众人虽然依旧很害怕,但却也不敢真的擅自逃走了。

    毕竟,那些护卫可是真敢杀人的!

    “好,那今天大家就不要睡了,就在这里过夜,我们有这么多人在,还有灰叔以及护卫队,不会有什么危险。”

    柳毅说完后,手一挥,府里的下人们也都各自找地方坐下休息了。

    柳毅也感觉口干舌燥,抓起水壶里的水就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少爷,你的手……”

    忽然,灰叔的声音带着一丝慌乱。

    柳毅猛的低下头,看到自己的手腕。

    之前被宝儿尸体抓住的手腕,从一条血痕,居然变成了一道漆黑的印记,甚至比之前那道血痕都大了许多。

    “这是……”

    柳毅心中一紧。

    他轻轻摸了摸手腕上的那道黑色痕迹。

    居然没有一丝感觉。

    仿佛麻木了。

    这不是一个好现象。

    柳毅隐隐感觉到,他好像惹到了麻烦。

    “少爷,你应该是被伤到了,明天去找县里的名医给少爷医治。不过,这件诡异的事却一定要解决,否则以后柳府永无宁日。”

    灰叔语气凝重的说道。

    “我知道,明天我就带上银票去县衙。洛县出了这等骇人听闻的事,官府不可能就这么不闻不问,总得拿出一个办法。”

    柳毅一咬牙。

    这个时候他没有了其他办法,只能报官了。

    何况,平时县衙里的那位县令拿了他那么多的好处,他都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也该县令出力了。

    “今晚有劳灰叔了。”

    “少爷放心,有我在,没有人能伤到少爷!”

    灰叔握着明晃晃的大刀,一脸凶悍的模样,但就是这样凶悍的灰叔,却让柳毅心里很放心。

    折腾了一天,柳毅也真的累了,不一会儿就靠在了椅子上,渐渐的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