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怪异拼图 > 第十章 有钱能使鬼推磨
    “砍掉手臂……”

    柳毅心中一沉。

    这个办法其实他曾经想过,就连灰叔也提到过,尸斑就宛如毒素一样,趁着毒素还没有攻入心脏,可以将手臂砍掉。

    这就是断臂求生。

    若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情况,柳毅也能狠下心来砍掉自己的手臂。

    只要能活下来!

    只是,现在已经不只是一条手臂的问题了。

    “怪异事件已经蔓延到柳府了,就算砍掉了这条手臂,也躲不过怪异事件,一样是死!清净禅师,你法号清净,但你真的六根清净吗?你因为悔恨、内疚而出家,但整个安家村就只剩下你一个人了,你就没想过传宗接代,为安家村留下子嗣?我可以给你大量银子,助你还俗娶妻生子,你现在才五十来岁,努力一下,还是能有子嗣的,下半辈子你也能衣食无忧。”

    “而我只需要你帮我度过这一次的怪异事件!”

    柳毅说出了他的条件。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是没错的。

    柳毅也得庆幸,他穿越的是富商之子,拥有数之不尽的财富。若是一个普通底层的人,他现在除了拼命而外,别无他法。

    灰叔直接拿了几张银票,放在了清净禅师的身前。

    清净禅师看了一眼银票,他的眼睛也微微一缩。

    不得不说,银子的威力的确很大。

    哪怕是出家人也会动心。

    更何况,清净禅师内心并不清净。

    “阿弥陀佛,施主,你说的对,老衲内心并不清净。老衲是为了逃避而出家,并不是真正六根清净。安家村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死了,安家村就彻底断绝了血脉。只是,柳施主你不应该找我,而应该去找异人司。”

    “你也知道异人司?不错,我当然派人去找异人司了,但异人司在府城,连衙门在哪里都找不到,要找到他们可不容易,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而我已经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所以,我需要清净禅师的帮助,助我解决这一次的怪异事件。”

    清净禅师闻言闭上了眼睛,不再言语。

    整间禅房都显得很安静。

    外面的小沙弥并没有离开,而是朝着禅房里面张望。

    守在门外的护卫,其实也都支着耳朵,听着禅房里的动静。

    他们也清楚,清净禅师也许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

    清净禅师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灰叔握了握手中的大刀,看了一眼柳毅,似在询问他是不是可以动手了?

    之前柳毅与灰叔就已经计划好了。

    如果财帛无法打动清净禅师,那就让灰叔用强。

    银子不管用,那锋利的大刀呢?

    只是,柳毅却摇了摇头,示意灰叔继续等待。

    他还是希望清净禅师能够主动答应,而不是他用大刀逼着清净禅师答应。

    “好,我答应柳施主。”

    良久,清净禅师抬起了头,睁开了眼睛缓缓说道。

    柳毅大喜。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禅师请说。”

    “我在大佛寺出家多年,需要向主持告别,柳施主得向大佛寺捐赠一千两银子。”

    “好说,一千两太少,我捐赠三千两!”

    柳毅大方的说道。

    只要是银子能解决的问题,对他而言就不是问题。

    清净禅师点了点头,随后便离开了禅房,朝着主持的屋子走去。

    很快,众人来到了主持的屋子内。

    大佛寺主持已经很老了,身披袈裟,在屋子里敲着木鱼念诵经文。

    清净禅师来到了主持的面前,恭敬的跪倒在地,轻声说道:“主持,弟子即将下山,特来向主持告别。”

    主持睁开了眼睛。

    老和尚浑浊的眼睛中,这一刻仿佛也变的清澈了起来,他轻抚着清净禅师的脑袋道:“痴儿,你六根未尽,本不该出家。也罢,去吧去吧,下山去吧。”

    “谢主持。”

    说罢,清净禅师站了起来。

    柳毅也立刻上前奉上了三千两银票。

    主持闭上了眼睛,不再言语。

    随后,清净禅师换了一身俗家装束,只有光秃秃的脑袋看起来有点别扭。

    “柳施主,不,柳少爷,走吧,我们赶紧回到柳府。怪异事件越早越可控,如果时间长了,怪异事件就有可能变的不可控,那会酿成大祸。”

    “好,我们下山。”

    柳毅一挥手,众人离开了大佛寺,朝着柳府赶回。

    ……

    柳府,厨娘李王氏正在做饭。

    她的身契都在柳府,甚至全家人的身契都在柳府。因此,不管柳府变成什么样,她都只能呆在柳府。

    哪怕柳府闹鬼!

    柳府上下人心惶惶,但再怎么害怕,人总要吃饭。

    偌大柳府,数十口人,还是得靠她来做饭。

    平时都有丫鬟给李王氏帮厨,大部分时间都是小圆。

    只可惜小圆却死了,而且死相凄惨,还是死于怪异事件当中。

    李王氏也不禁感到有点唏嘘。

    “小圆真是个可怜人啊,她一死,一大家子就没有了例钱,可怎么活?”

    李王氏心软,平时小圆也会偷偷带一些饭菜回家,她也装作没有看见。

    这个世界,底层的人能够吃一口饱饭活下来,便已经非常困难了。

    对小圆的家人来说,失去了小圆的那份例钱,那简直比怪异事件都要可怕。

    李王氏一个人在厨房忙碌,她正要去抱柴火时,脚步一阵踉跄,似乎踢到了什么东西。

    她定睛一看,地上有一个布包。

    “这不是小圆平时带饭菜回家的布包吗?”

    李王氏觉得有点奇怪。

    平时小圆就靠着这个布包“掩人耳目”,但实际上,哪里瞒得过李王氏?

    现在小圆已经死了,没想到这个布包还留在厨房里。

    李王氏打开了布包,里面有一些饭盒等杂物。

    “等等,这是……”

    忽然,李王氏看到了布包里躺着一根精致的玉簪子,看起来非常美丽,仿佛有着无法抗拒的吸引力。

    李王氏忍不住伸手拿出了这根玉簪子。

    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将玉簪子插在了发髻上,对着水缸里的影子一看,李王氏更加满意了。

    “太美了……”

    李王氏并不知道,此刻她的模样非常僵硬,眼神很迷茫,仿佛已经彻底沉浸在了自己的“美丽”当中。

    她轻轻取下了玉簪子,随后高高举起,对着自己的太阳穴,一点一点的插了进去。

    甚至连鲜血流淌也毫不在意。

    只有嘴角间还挂着一丝诡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