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怪异拼图 > 第二十二章 解决尸斑的唯一办法
    “为什么?”

    安元生冷笑了一声,他抬起头,咬着牙,死死的盯着柳毅:“当然是为了异物!”

    “你永远也无法想象,当初的安家村事件是怎样的恐怖,怎样的惨绝人寰?当初我在那名异人身边,只能无助的看着一个个亲人死去,看着熟悉的人消失。那个时候,我是多么的无助,多么的绝望。”

    “我也想成为异人,成为拥有神奇、诡异、强大力量的异人!哪怕异人曾经说过,异人的力量是诅咒,并不是幸运,哈哈哈,但我就是想要这样的诅咒。只可惜,我一直都没能等到机会,怪异事件也不是那么容易遇到,直到柳少爷你们的到来,让我看到了希望。”

    “柳府的这起怪异事件,如果是普通人,那就算再多人,也必死无疑,没有人能够解决这一起怪异事件。但实际上,这起怪异事件的规律还是比较简单,也更容易找到,只要洞悉了怪异事件的规律,一切就都变的简单了。”

    柳毅闻言也点了点头。

    的确,这起怪异事件一开始毫无头绪,人心惶惶,没有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只知道不断的有人死去。

    但安元生下山,找出了怪异事件的杀人规律,一下子就让柳毅条理清晰,甚至能在老宅中很快找到异物并且关押异物。

    怪异事件没有找到规律时,那几乎就是无解的存在,只能等死。但只要找到规律,那就能找到异物并且将其关押,从而解决怪异事件。

    而这一切,安元生功不可没!

    “所以你答应跟我回柳府,并不是被金银所打动,也不是为了帮助柳府,而仅仅只是想借助柳府的力量,谋夺这一起怪异事件当中的异物?”

    柳毅已经明白了安元生的目的。

    “不错,我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异物。只可惜,居然被你发现并破坏了,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柳毅没有回答安元生的问题。

    他在想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关系到他生死的问题。

    “我身上的尸斑,其实根本就没有办法解决吧?”

    柳毅沉声问道。

    “不错,你倒是想通了,的确没有办法。你是被异物的异力侵蚀了身体,无药可治,就算关押了异物也无济于事。唯一的办法,或许就是砍断手臂了,也许那样还能活下去。”

    安元生这个时候也没有隐瞒,他也没有必要隐瞒了。

    “断臂……”

    柳毅没有说话。

    实际上,只有他自己清楚。

    这个时候就算砍掉手臂也无济于事了。

    因为,他的尸斑可不只是长在手臂上,连肚子上都长出了一大块,砍掉手臂还能活下来,但若是尸斑长在肚子上,难不成还能剖开肚子?

    现在的柳毅,断臂也无法求生了。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

    柳毅猛的抬起头,目光炯炯的望着安元生,一字一句沉声说道:“安元生,我知道还有一个办法能解决我身上的尸斑,那就是驾驭异物,拥有异力!你下山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谋夺异物,从而驾驭异物,拥有诡异的力量吗?”

    这个时候,安元生嘴角间反而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是啊,驾驭异物,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那些异人之所以能拥有神奇的力量,也都是因为驾驭了异物。柳少爷,我就知道你挡不住这样的诱惑。只是,你也不用问我如何驾驭异物,其实你自己都已经有了一些猜测,不是吗?我只能告诉你,驾驭异物九死一生,能不能成,全靠运气。”

    “全靠运气……”

    柳毅知道安元生的意思。

    其实安云生获得异物,也是要赌命。

    因为能不能成功的驾驭异物,他自己也不清楚,他纯粹就是赌!

    当然,也不是毫无根据的乱赌。

    “说吧,如果你得到异物,会怎么驾驭它?”

    “柳少爷,你都猜到了何必问我?你既然都能猜到异物杀人规律,那就应该很清楚,我们只需要反其道而行之就行了。”

    “反其道而行之,违背异物杀人规律?”

    “不错,这件玉簪子,它的杀人规律,大体就是只杀女人,从太阳穴洞穿脑袋。那我就反其道而行之,你是男人,自然就违背了它的杀人规律。它洞穿脑袋,那你就洞穿心脏或者其他要害。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你必须用你的身体压制住它,让异物为你所用。”

    “用身体压制它?”

    “异物不是生命,但它有一种本能,以本能行事,其实就是我们总结出来的杀人规律。要驾驭它,就得压制住它的本能。实际上,这些都是我从那名异人口中得知,那名异人是个好人,可惜这么多年了,他大概已经死了很久了吧?好人总是死的快……”

    柳毅沉默了。

    他的直觉告诉他,安元生说的是实话。

    “柳少爷,就算你按照我说的做,驾驭成功的可能性也很小,有很大的可能你会死。你有偌大家业,何必冒险?你只需要砍掉一只手臂就能活下来,照样有数十年的舒适日子,何必冒险驾驭一件异物?异人都说了,异物是诅咒,并不是幸运。你不如把异物给我,我已经身无长物,孑然一身了,我没有任何牵挂,我可以冒险!”

    “如果成功,我答应以后柳府遇到什么事,我会帮助柳府度过难关,如何?”

    其实,安元生至始至终也没有对柳家造成什么威胁。

    就算他想要异物,那也是在解决了怪异事件之后,对柳府而言是一件好事。

    安元生一心想要驾驭异物,驾驭这么危险的东西,甚至甘愿冒着死亡的风险,那是因为他心中有仇恨,有恐惧。

    更多的是安元生已经孑然一身,了无牵挂了。

    他可以去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

    但柳毅不用冒险。

    他有偌大的家业,以后还有娇妻美妾,这么冒险实在是不值得。

    只是,所有人都不知道,柳毅已经没有选择了。

    “带着安元生回去。”

    柳毅没有再询问安元生,他怀里揣着黄金盒子,又再看了一眼老宅,随后便毅然离开了。

    怪异事件是暂时解决了,但他身上的危机却还远远没有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