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怪异拼图 > 第三十四章 宝镜显灵
    青州府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九指满脸失魂落魄,浑身又饿又冷的回到了家中。

    “怎么又输了?今天太倒霉了……”

    九指还有点耿耿于怀。

    他早上就去了赌场,三十八文铜钱,除了吃饭花了三文外,还剩下三十五文。

    他将三十五文铜钱都拿去赌场赌。

    刚开始运气还好,赢了一百多文。

    只是后来太贪心,三把就把所有铜钱都输光了,晚上连饭都没得吃,淋着雨,饿着肚子就回来了。

    “对了,我还有宝镜。也许宝镜还能让我捡到铜钱或者银子,明天也就不用发愁了,甚至还能去翻本!”

    想到宝镜,九指精神一振。

    于是,他从干草里找出了宝镜,还是和早上一样,宝镜没有任何变化,看起来十分精美。

    九指有一个猜测,这宝镜每一天只会显灵一次。

    那么,就只能等到今晚上了,看看宝镜会不会显灵?

    于是,九指就默默的等待。

    只是,枯等很难熬,九指又饿着肚子,更难熬。

    他干脆躺在破棉絮上,什么也不想,闭上了眼睛,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呼……”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屋外吹来了一阵冷风。

    九指浑身一激灵,他被冷风吹醒了。

    九指迷迷糊糊一看,屋内漆黑一片,也不知道现在是几更天了。

    于是,他的手在干草堆里搜寻着。

    很快,他找出了铜镜。

    此刻,这面铜镜居然在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宝镜显灵了!”

    九指一下子就清醒了,没有了一丝睡意。

    他死死的握住了铜镜,他很清楚,这面宝镜也许就是他翻身的唯一机会了。

    “宝镜宝镜,快点显灵。告诉我,怎么才能发财?”

    九指对着铜镜低声祈祷。

    铜镜上的光芒很微弱,但在黑暗中却很显眼。

    随着九指的祈祷,铜镜的镜面上居然真的开始产生了变化,一丝丝光芒就如同水的波纹一样慢慢的扩散开来。

    随后,镜面上渐渐浮现出了一副画面。

    看到镜子内的画面,九指很激动。

    昨天宝镜就是这样浮现出一幅画面,然后他才见到了一串铜钱。

    今天是不是又能捡到铜钱,甚至银子?

    镜子内的画面似乎在晃动,而且在不断的变幻着,就仿佛有人拿着镜子在跑动一样。

    很快,镜子内出现了一座建筑。

    看到这座建筑,九指却感觉有点眼熟。

    “这是……”

    九指眼睛慢慢睁大。

    当镜子画面当中出现了一个大大的“赌”字后,九指立刻就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

    赌场!

    这里是赌场!

    九指虽然不识字,但他天天进赌场,对于“赌”这个字却是印象深刻。

    这可能也是他唯一认识的一个字了。

    “这是城里最大的赌场,叫长乐坊。但宝镜显示出长乐坊干什么?莫非长乐坊外有掉落的银子或者铜钱?”

    九指又继续盯着宝镜。

    只是,宝镜内的画面似乎不再变化了。

    画面内,就只有长乐坊那个大大的“赌”字。

    很快,铜镜上的光芒就消失了。

    屋内又陷入到了黑暗当中。

    不过九指却转动了念头。

    “宝镜里的画面指向了长乐坊,指向了赌场。莫非,宝镜让我去赌?”

    想到赌,九指立刻就兴奋了起来。

    宝镜很神奇,是一件非常奇特的宝贝。

    自从上一次捡到铜钱后,九指就很相信宝镜了。

    既然宝镜让他去长乐坊赌,那就一定对他有好处。

    “只是,一文钱都没有,怎么赌?”

    九指陷入了沉思。

    “等等,我还有房契。这是我的祖宅,虽然破了点,但有房契抵押,肯定能从长乐坊借一点银子。”

    只是,九指有点犹豫。

    他是烂赌鬼没错,他将家里的东西都变卖了,唯一没有卖的就是这座祖宅。

    他也很清楚。

    祖宅还在的话,他就算再落魄,也终究还有一个落脚的地方,总不会流落街头被冻死。但如果连祖宅也没了,他很可能活不过今年的冬天。

    “我有宝镜保佑,赌的话一定十拿九稳。何况,我一开始还可以小心谨慎一点看看情况,如果情况不对,我就立刻不赌了。”

    九指一咬牙,心里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

    下半夜,九指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好不容易等到了天亮,九指眼圈漆黑,看了一眼窗外。

    雨已经停了,赌坊已经开门。

    想到这里,九指把宝镜藏好,立刻起身离开了祖宅。

    九指一路来到了长乐坊,

    长乐坊坐落在城中最豪华的地段,即便是早上也有许多赌徒进入到了赌场。

    九指是长乐坊的熟客了,他轻车熟路的来到了赌坊。

    里面好生热闹。

    看着赌桌上众多赌徒红着眼睛大喊,九指也忍不住心中火热。

    他立刻来到了柜台,拿出了房契,直接问道:“我这张房契能换多少银子?”

    “房契?”

    赌场的人一看是九指,立刻就明白了。

    这个烂赌鬼这是要将祖宅也输掉。

    只是,赌场开门,不管对方是谁,只要有抵押物那就能借钱。

    “能抵十两银子。”

    这其实已经很黑了。

    虽然九指的祖宅是破了点,但却很宽敞,至少也值二十两。

    不过,九指现在自信满满,也不讨价还价,点了点头道:“那就给我拿银子,记住拿点铜钱。”

    很快,十两银子到手,而且还有一些铜钱。

    九指揣好了银子,只拿出了一些铜钱来到了赌桌上。

    他最喜欢的就是押大小。

    桌面上已经连开了九把大,许多人都押了小。

    不过,九指衡量了片刻,他虽然相信宝镜,但这毕竟是他的祖宅,不能有任何闪失,他还是非常小心谨慎。

    于是,九指押了一文钱的大。

    结果第十把,依旧是大,九指赢了一文钱。

    接下来,九指又尝试了十几次。

    要么连续几把押大,要么连续几把押小,或者一把大一把小。

    总之,不管他怎么押,只要他下注,他就能赢!

    连赢十几把,各种各样的下注方式都尝试过了。

    这一下,九指已经彻底放心了。

    他知道,一定是宝镜在“保佑”着他,让他赌运亨通,在赌坊里所向披靡,大赢特赢。

    不管他赌什么,最后一定是他赢。

    想到这里,九指已经不再谨慎了。

    他开始把自己身上所有银子都一把押了上去。

    结果没有任何意外,十两银子变成了二十两。

    “哈哈哈,宝镜果然让我赌运亨通,赢,我一定要大赢特赢!”

    九指眼睛都红了。

    他仿佛已经在憧憬,靠着赌场赢的钱拿去置地买房,娶妻纳妾,过上一生的舒坦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