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怪异拼图 > 第三十五章 邪门
    九指信心十足,他继续押注,而且每一次都是全部押上。

    四十两、八十两、一百六十两……

    短短时间,九指已经赢了上千两银子。

    这自然引起了赌坊的注意。

    赌坊老板叫刘老疤,脸上一道长长的刀疤,看起来非常凶悍。

    他在二楼看着楼下的九指,脸色很不好看,质问着赌场的人:“下面这个烂赌鬼怎么能赢这么多?难道你们没用机关?”

    “老板,我们用了机关。但今天很邪门,我们就算用了机关,结果还是这个烂赌鬼赢钱,真是太邪门了。”

    “真有这么邪门?”

    刘老疤干脆下去亲自查看,甚至还亲自动了赌桌上的机关,结果居然还是九指赢。

    这一刻,刘老疤也觉得九指有点邪门了。

    这个时候,九指已经赢了两千多两银子。

    他也觉得该见好就收了。

    于是,九指对刘老疤说道:“刘老板,今天时候也不早了,我就赌最后一把了,我全押了!”

    刘老疤脸皮微微一抖。

    他有心想让九指离开,但众目睽睽之下,他若是不敢赌了,以后谁还来赌坊玩?

    “好,最后一把!”

    刘老疤心里在滴血。

    大不了再输两千多两银子,先打发走九指,等以后有机会再收拾这个烂赌鬼。

    最后一把,九指随便押了个大。

    刘老疤这一次没有动手脚,他知道动手脚也没有任何用处,甚至都做好了再输银子的准备了,因此也就随便摇了摇色盅。

    “开了!”

    色盅打开,里面的色子居然全都是一点。

    也就是说,最后一把开出了小。

    “什么?”

    九指愣住了。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可能?

    他有宝镜的保佑,刚才连赢了那么多把,怎么会输?

    “不可能,这不可能……”

    九指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嘿嘿,九指,输就是输。”

    刘老疤让人一把将赌桌上的银子都收了起来。

    “对了,你借赌坊的十两银子怎么说?”

    “我……我过几天还。”

    “好,就给你三天时间去筹钱。三天后要是还没有十两银子,我就收了你的房子。”

    刘老疤冷笑着说道。

    反正房契在他的手上,他不信九指三天能凑齐十两银子。

    九指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家中,他的脑海一片空白。

    一想到祖宅就要被刘老疤给收走了,他就心如死灰。

    他很清楚,祖宅要是被收走,他就会流落街头。

    一旦流落街头,那这个冬天他绝对熬不过去。

    “宝镜,对,我还有宝镜!”

    九指立刻找出了宝镜。

    这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他相信,只要有宝镜,他就一定能翻身!

    于是,九指一直等到了天黑,等着宝镜再次为他“指明”一条发财之路。

    九指甚至都没有睡觉,手里一直都抱着镜子。

    只是,整整一晚上,一直到了天亮,镜子都没有任何变化。

    仿佛铜镜真的成了一面普通的镜子。

    九指一整天都没有吃东西了。

    他又熬了一个通宵,整个人看起来非常颓废。

    这个时候,九指甚至浑身都在颤抖。

    他在害怕,更是恐惧。

    他现在已经隐隐明白了,这面铜镜恐怕不是什么宝镜了。

    是这面镜子让他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怎么会这样?这面该死的镜子,这不是宝镜……”

    九指内心充满了愤怒。

    他举起宝镜,朝着地上狠狠一摔。

    “嘭”。

    镜子狠狠的被摔在了地上。

    只是,九指拿起来一看,镜子依旧完好无损。

    九指发疯似的捡起了一块砖头,疯狂的砸在了镜子上,但镜子无论怎么砸,都完好无损,甚至连一丝划痕都没有。

    九指放弃了。

    他随手丢下了镜子,望着空荡荡的祖宅,心如死灰。

    九指在祖宅里找出了一根绳子,绑在了悬梁上,他没有任何留恋,将头伸进了绳子上。

    “哗啦”。

    九指用脚踢倒了砖头,他上吊了。

    没过多久,九指舌头半露,眼睛瞪的很大,整个人却没有了任何动静。

    九指死了!

    只剩下地上一面精致的镜子,似乎散发着一丝微弱的光芒。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九指的尸体甚至变的冰凉,隐约还有尸水滴落在地上。

    地面上的铜镜,隐约间在轻微的震动。

    “唰”。

    下一刻,镜子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空荡荡的屋子里挂着一具上吊的尸体。

    ……

    青州府异人司。

    胡知府又找上门来了。

    “刘元你看看,又死人了,而且还死了三人。”

    胡知府身后的衙役们还抬着三具尸体。

    “又死人了……”

    刘元心中一沉。

    实际上这段时间,异人司已经开始着手调查这些案子了。

    只是越是调查,反而越没有头绪。

    一点头绪都没有。

    这些案子都太普通了,基本上都是自杀或者意外死亡,看不出任何问题。

    但越是这样,就越让人觉得诡异。

    一个小小的府城,有那么多意外吗?

    现在更是又死了三人。

    “把卷宗给我看看。”

    刘元这次没有推辞。

    从衙役的手中接过了卷宗,三人当中有两人都是意外死亡。

    而只有一人是自杀,是一个叫做九指的人,在自己的家里自杀了。

    九指也是刚刚才死亡不超一天的时间。

    “嗯?这个九指曾经去过赌坊,甚至运气好到有点邪门,连赢了很多把。甚至连赌坊动了手脚也依旧赢了,只有最后一把输了,并且输掉了祖宅,心灰意冷下,从而自杀。”

    刘元在异人司呆了很多年。

    因此,他一眼就看出这个叫做九指的卷宗有问题。

    一个人的运气能好到那种程度?

    而且,赌场动了手脚的情况下依旧能赢,这已经不是运气的问题了。

    赌场觉得邪门是有道理的。

    这事的确很邪门。

    但最终九指还是死了。

    刘元隐隐觉得,这个九指身上也许有线索。

    “知府大人,这些案子的确有问题,只是总部依旧没有派异人接任掌印,只怕我们也无能为力……”

    正当刘元解释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马蹄声。

    紧接着,一名黑衣人急匆匆的闯入了异人司。

    “总部的命令到了!”

    刘元立刻上前接过了黑衣人手中的信,拆开信件一看。

    顿时,刘元眼神一亮。

    他抬起头,对着知府说道:“胡知府,总部有命令下来了,已经确定了接任掌印的人选。”

    “谁是新一任掌印?”

    “掌印大人目前就在洛县,我会亲自去请掌印大人到府城。所以,知府大人且放宽心,这些案子,也许我们异人司很快就能接手了。”

    说罢,刘元立刻召集了人手,急匆匆的离开了异人司。

    “洛县也有异人了?”

    胡知府望着匆匆离开的刘元等人,低头沉吟了起来。

    “把这些死者的所有卷宗都放好,尸体也暂时不要埋了,等异人司接手!”

    胡知府心中也松了口气。

    只要异人司肯接手这件案子,那他也就可以放心了。

    只是,不知道那个异人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