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怪异拼图 > 第四十七章 中毒
    “对了,九指是什么时候死的?”

    柳毅正在往楼上赶去,似乎想到了什么,朝着一旁的刘元问道。

    刘元微微一愣,但立刻反应了过来,回答道:“两天前。”

    “间隔是两天时间么?如果九指死后到现在花蕊之死,期间异物没有杀人的话,那就说明异物杀人时间或许是两天。”

    柳毅若有所思的说道。

    这一次柳毅没有吩咐,但刘元却立刻掏出了毛笔与纸张开始记录。

    甚至,他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激动的神采:“规律,掌印大人,您这么快就找到了规律?”

    柳毅却摇了摇头道:“异物杀人规律有很多,只要仔细寻找、思考,都能找到一些规律。到底是不是两天时间,回去再看一看之前那些死者的卷宗就知道了。”

    “是,大人。”

    刘元心中也很佩服。

    间隔两天时间,异物就开始杀人。

    这看起来好像很简单,甚至翻看卷宗就能知道。

    但为什么之前偏偏就没有人能发现这个规律呢?

    并不是他们蠢,可能这就是洞察力的区别。

    如果没有这样敏锐的洞察力,柳毅如何能处理一件怪异事件?

    柳毅来到了花蕊小姐的门外。

    外面有一些知府衙门的捕快。

    这些知府衙门的捕快自然是认识异人司的人。

    因此,看到是异人司,都毕恭毕敬的行礼:“见过异人司的各位大人。”

    刘元沉声道:“这是我们异人司的掌印大人。这件事与怪异事件有关,由我们异人司接管,这里没你们的事了,都走吧。”

    捕快们面面相觑。

    居然与怪异事件有关,甚至连异人司的掌印都出动了。

    他们也是心有戚戚,感到有些后怕。

    毕竟,他们在知府衙门,自然知道异人司是做什么的,也同样知道怪异事件。

    异人司的掌印,那可是异人,驾驭着异物,拥有神奇而诡异的力量。

    对这类人,捕快都非常敬畏。

    “是,是,那这里就交给异人司了,我们走!”

    捕快们没有一丝犹豫,立刻撤退,生怕走的晚了卷入了怪异事件。

    柳毅走进了屋内。

    里面没有血腥味,反而有种浓郁的香味。

    这种香味,似乎与熏香以及女人香气又有所不同。

    似乎是一种药材香味。

    “死者在哪里?”

    柳毅直接问道。

    这时,一名浓妆艳抹,上了年纪的女人走了过来。

    “这位大人,花蕊的尸体被我们收敛了,放在楼下。”

    “抬上来。”

    柳毅冷冷的说道。

    “啊?尸体已经放进了棺材,这……”

    老鸨有些不愿意。

    没等柳毅说话,刘元挥了挥手,立刻就有几名异人司的人去了楼下。

    老鸨之前看到那些捕快灰溜溜的走了,她在青楼之地久了,察言观色的能力自然很强,因此知道眼前的人惹不起。

    只能勉强笑着说道:“大人,花蕊是意外死的,我们这里没有发生凶杀案。”

    柳毅没有理会老鸨。

    他绕着整个屋子走了一圈,最后鼻子微微一动,他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药香味。

    是从一个大木桶里散发出来的。

    “这个水桶怎么回事?”

    柳毅看向了老鸨。

    老鸨解释道:“这是花蕊沐浴的地方。”

    “里面的药材呢?”

    “这是花蕊让丫鬟去买的,据说是养颜秘方。”

    “花蕊的贴身丫鬟在哪里?”

    “小玉,快进来。”

    很快,一名丫鬟走了进来,低下了头,似乎很畏惧。

    “小玉,你家小姐购买这些药材沐浴有多长时间了?”

    “只有这两天时间,小姐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这些养颜秘方,所以才让我去买了这些药材。”

    “最近两天?”

    不仅柳毅心中一动,就连刘元也敏锐的抬起了头。

    他一边记录,一边也在思考。

    “两天”这个时间有点特殊。

    毕竟之前柳毅似乎就找出了这起怪异事件当中异物杀人的其中一个规律,就是间隔两天时间异物就会杀人。

    难道,花蕊真是卷入到了怪异事件当中?

    “剩下的药材在哪里?”

    “就在柜子里。”

    小玉将柜子里剩下的药材都拿了出来。

    “刘元,异人司有辨识药材的人没有?”

    “大人,我们异人司有专门的仵作,能辨识各种药材。”

    “好,让他来看看这些药材吧,顺便再检查一下尸体怎么死的?”

    刘元点了点头。

    很快,尸体被异人司的人抬了上来。

    仵作揭开了白布,露出了花蕊的尸体。

    花蕊已经被穿上了衣服,只是,脸上的表情却一直保持着临死前的痛苦模样,显得有些扭曲。

    但即便如此,花蕊的容貌也极为美丽,比起柳毅曾经准备纳入房中的小妾宝儿还要美艳。

    只可惜,已经死了,没有人在意花蕊的美丽了。

    仵作简单检查了一番,随后笃定的说道:“大人,死者是中毒而死。”

    “中毒?”

    “对,应该是某种药物中毒。”

    “你再去看看柜子里的那些药材,可有具备毒性的药材?”

    仵作又去检查了一番,随后禀告道:“大人,这些药物都有一些轻微的毒性,单独使用,根本就不致死。不过,如果结合在一起,会产生一种剧毒,会瞬间进入血液,进入心脏,从而死亡。”

    “啊?小姐是因为这些药材而死?”

    小玉这个时候失声喊道。

    柳毅上前一步,紧紧的盯着小玉道:“小玉,你家小姐是从哪里得到的药方?”

    “我也不知道,小姐最近也没有和什么人接触过,一直都在迎春楼。对了,这是小姐给我的药方。”

    小玉急忙掏出了一张药方递给了柳毅。

    柳毅看了一眼将其递给了仵作。

    仵作点了点头道:“没错,就是这些药材。只是,这个药方我闻所未闻,根本就不是治病的药方,更不是什么养颜秘方,而是毒方!”

    刘元在一旁奋笔疾书,记下了今天发生的一切。

    他已经很适应这种“记录”了。

    “应该没错了,这就是一起怪异事件。和九指的案子极其相似,都是突然得到了某件异物,然后开始了反常的行为,最终却死了。

    “关键是死者这几天甚至都没有离开过迎春楼一步,没有和陌生人接触,那只能是异物作祟。可是,她又是从哪里得到的异物?而她死后,异物又去了哪里?”

    柳毅脑海中在不断的思索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