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怪异拼图 > 第五十一章 尸奴
    黄金屋内,灯火通明宛如白昼。

    整个黄金屋只有一人一尸。

    柳毅静静的站在花蕊小姐的尸体旁,花蕊的尸体虽然变成了活尸,但却非常安静。

    不过,柳毅依旧没有解开花蕊身上的绳子。

    他慢慢掀开了自己的衣服,裸露出了上半身。

    柳毅的上半身,从胸口到腹部,现在已经长满了密密麻麻的尸斑,看起来狰狞恐怖,宛如地狱爬出的恶鬼一般。

    按照现在尸斑的这种情况,柳毅粗略估算了一下,他最多还能活五个月,甚至都不到五个月。

    这就是动用一次玉簪子力量的代价。

    “动用一次玉簪子制造了一具活尸,让我的身体状况恶化了不少,体内有种隐隐的躁动,那是玉簪子在躁动,仿佛要破体而出一样。只能支撑五个月,甚至不到五个月了……”

    柳毅知道动用玉簪子会付出很大代价,但一下子损失了差不多“一个月”的寿命,还是让他感到有点意外。

    按照这样的速度。

    他岂不是只能再动用五次玉簪子的力量?

    柳毅轻轻蹲了下来,他心念一动,用玉簪子的力量控制住了活尸花蕊小姐。

    这时候,柳毅发现他身上尸斑几乎没有生长。

    或许在生长,但速度很慢很慢。

    几乎不造成什么太大的影响。

    哪怕他一直控制着花蕊的活尸,实际上也不会让他的身体加速恶化。

    至少短时间内不会。

    “这么说,控制一具活尸,实际上对身体基本上没有太大的负担?”

    柳毅心里大概有数了。

    他重新穿上了衣服,看着地上被捆得紧紧的活尸,柳毅直接拿出了剪刀。

    “嗤”。

    柳毅剪断了花蕊尸体身上的绳子。

    这是一具活尸,人人都恐惧的活尸,甚至普通人一旦被抓伤,那就会长出尸斑,相当于被可怕的病毒感染了一样。

    会慢慢死去,最后也同样变成活尸。

    但柳毅不怕。

    他身上已经有了尸斑,哪里还怕一具活尸?

    何况,这具活尸还是他“制造”出来的。

    柳毅将花蕊尸体上的绳子都剪断了,但花蕊却依旧一动不动。

    “站起来”。

    柳毅对着花蕊说道。

    实际上,柳毅现在一直都在动用着玉簪子,控制着花蕊尸体内的异力。

    所以花蕊很听话的立刻就站了起来。

    柳毅又试了试。

    无论他命令花蕊做任何动作,花蕊都会执行命令,就仿佛成了柳毅的傀儡一样。

    这其实是非常可怕的。

    玉簪子可以将人变成活尸,甚至能够控制,那柳毅要是能控制成千上万,甚至更多,岂不是能组成活尸大军了?

    当然,控制一具活尸,对柳毅没有什么负担。

    但若是控制很多具活尸就不行了,对柳毅来说,肯定身体无法负担。

    可是,如果完美驾驭了玉簪子,动用玉簪子的力量而不用承受任何负担,那岂不是就能控制住无数的活尸?

    这才是玉簪子真正可怕的地方。

    没有一件异物是没有用的。

    如果能够将异物的力量完整的发挥出来,那每一件异物都将造成难以想象的灾难。

    柳毅试了很多次,花蕊的尸体都没有任何变化。

    没有他的命令,花蕊的尸体只会安静的站着。

    当然,这只限于柳毅在花蕊尸体的身边,他可以随时用异力控制住花蕊的尸体。

    只要他离的时间太长,或者离开的距离太远,那么花蕊的尸体就又会不受控制,按照“本能”行事,变成如红袖、绿竹那般的活尸。

    柳毅重新坐了下来。

    他看着花蕊的尸体,脑海中也在衡量。

    如果就这么烧了,似乎有点太可惜了。

    这样一具活尸,完全听从他的命令,而且力大无穷,完全没有任何畏惧,在某些怪异事件当中,也许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至少,放在柳毅身边当个“护卫”也不错。

    只是,花蕊虽然美丽,但毕竟是个死人。

    现在也只是一具尸体罢了。

    她的脸色苍白,表情狰狞扭曲,一看就不是活人。

    就这么跟在柳毅身边,肯定会引起一些麻烦。

    不过,这也难不倒柳毅。

    他让异人司找了个面纱,再让花蕊带着个黑斗篷,这样一来就看不到她的模样了。

    甚至,柳毅给花蕊也换上了紧身的衣服,方便在外活动。

    “以后你就叫尸奴吧。”

    柳毅给花蕊的活尸重新取了个名字。

    像花蕊这样,变成活尸被柳毅控制,不就如同奴仆一般吗?叫尸奴,名字倒也很贴切。

    而且,对尸奴的使用方法,柳毅也有了计划。

    需要尸奴时,可以带在身边。

    不需要时,大不了就捆起来放进棺材里封死,一具活尸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不过,尸奴也仅仅只能做一些简单的事。

    比如让她去杀人,这个可以。

    让她去接触异物,这个同样可以。

    可是,让尸奴写字等等,那就别想了。

    柳毅看了一眼黄金屋内空荡荡的书架,上面只有安家村事件一册卷宗。

    或许是因为青州府以前本来就很少发生怪异事件,所以几乎没有什么卷宗。

    但最近,柳毅却隐隐感觉到不同了。

    十三年前是安家村事件。

    十三年后洛县又发生了玉簪子事件。

    现在青州府又发生了一起怪异事件。

    这有点不正常。

    青州府发生怪异事件的概率,似乎越来越大了。

    或者说,青州府发生的怪异事件越来越频繁了。

    柳毅不知道这是不是个例。

    也许是个例,也许以后还会发生更多的怪异事件。

    在这样一个危险的世界,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不过,还是有必要未雨绸缪。

    怪异事件最重要的是什么?

    异人?异物?或者人手?黄金?

    柳毅觉得都不是。

    怪异事件最重要的是什么?

    其实是规律!

    是经验!

    而经验是需要总结的。

    甚至,怪异事件的规律,其实最好也要记录下来。

    比如,安家村事件黑棺的规律,虽然罗人杰解决了安家村事件,也关押了黑棺,甚至付出了难以想象的巨大代价。

    罗人杰也记录了卷宗。

    可是,最关键的是黑棺的杀人规律,罗人杰却并没有记录下来。

    是罗人杰疏忽了吗?

    柳毅觉得并不是这样。

    也许,罗人杰在保密。

    这是人的局限性,尤其是这个时代人的局限性,一起怪异事件的规律都需要保密,那有什么用?

    其实根本没有意义。

    何况,异人还活不长。

    “怪异事件的规律不应该被保密,就算再保密,也一定要记录下来。也许对于以后处理怪异事件能有一些帮助。”

    柳毅准备自己建立卷宗了。

    而第一份卷宗,自然是柳毅遇到的第一起怪异事件。

    于是,柳毅拿起了笔,开始了记录。

    “玉簪子事件。兴元六年,正月二十一,洛县柳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