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怪异拼图 > 第五十二章 “玉簪子事件”卷宗
    安静的黄金屋内,柳毅奋笔疾书。

    他已经穿越到这个世界有一段日子了,毛笔书写也没有任何问题,充其量只是慢一点罢了。

    不过,柳毅书写的文字却有一点点不同。

    他用的是记忆当中另一个世界的文字。

    两个世界的文字一脉相承,但另一个世界却是简体字。

    柳毅用简体字书写,速度也就快了许多。

    一个时辰后,柳毅停了下来。

    他写完了。

    “简体字瞒不了这个世界的人,只要联系上下文,多半能猜到内容。不过,那也需要时间,想要看懂我书写的怪异事件卷宗,也不是那么容易。”

    这也算是柳毅弄出的一点点小难度。

    他固然不会将卷宗保密,但后来人要想捡便宜,也没有那么简单。

    这算是一个小小的“考验”。

    如果有耐心“破解”他的简体字,那说明后来人对怪异事件很上心,至少不会让他付出了心血留下的卷宗蒙尘。

    柳毅的卷宗,是以“日记”的方式写下来的。

    他几乎完完全全将当初洛县柳府发生的怪异事件记录了下来。

    这种以“日记”的方式书写的卷宗,实际上更容易让人理解怪异事件,并且熟悉怪异事件的规律。

    柳毅一共写了十几页。

    在这个过程中,柳毅几乎将玉簪子事件也完完整整的回忆了一遍,实际上柳毅也不乏一些收获。

    他在卷宗的最后特地标注了玉簪子事件当中的一些没有解决的疑问。

    比如,赠予如霜玉簪子的那个神秘人究竟是谁?

    神秘人又为何要将一件关押的异物送给如霜这样一个普通人?

    如果对方是异人,究竟有什么目的?

    甚至,异人非常重视异物,怎么会轻易将异物送出去,而且还送给一个普通人?

    这是柳毅在玉簪子事件当中没有解决的疑问,至今也没有任何头绪。

    不过,有了卷宗,柳毅可以时常回顾。

    也许未来某些时候,会有一些线索。

    “啪”。

    柳毅站起身来,合上了手中的“玉簪子事件”卷宗。

    随后,柳毅来到了空荡荡的书架前。

    书架上就只有一本安家村事件的卷宗,看起来孤零零的,对比着偌大的书架,有点太空荡荡了。

    柳毅将“玉簪子事件”的卷宗放在了书架上,就挨着安家村事件卷宗。

    青州府异人司成立了那么长时间。

    就算发生的怪异事件很少,但也一定有,不至于只有安家村事件一起怪异事件。

    县志记载的并不是全部。

    有许多看起来波及范围很小的怪异事件并没有被记载在县志当中。

    但那些怪异事件也没能留下卷宗。

    柳毅的看法与这个时代的人都有很大的不同。

    这个时代的人,或许因为局限性,或许因为其他什么原因。比较隐秘的事,尤其是关于怪异事件,就总是遮遮掩掩。

    甚至连卷宗都没有留下。

    时间一长,那就一点痕迹都没有了。

    柳毅也知道保密,但他也不会因为保密,就连卷宗也不留下来。

    柳毅看的很开,他也很清楚。

    在他活着的时候,这些书架上的卷宗其实都很保密,没有人敢进入他的黄金屋。

    可要是他死了,那保不保密实际上都和他无关了。

    可如果他还活着,那么这些卷宗就有可能在怪异事件当中起到作用。

    柳毅又看了一眼书架上安家村事件的卷宗。

    他从怀中掏出了一颗石头。

    这颗石头是柳毅从安家村的地下挖出来的,一根指骨非常诡异的插进了石头当中,甚至还引起了柳毅体内玉簪子的动静。

    这颗石头肯定不简单。

    只是柳毅并不知道石头的作用,也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

    但他能肯定,这颗石头与安家村的怪异事件有关。

    甚至,与黑棺有关!

    柳毅将石头放在了安家村事件卷宗的前面,甚至他还拿下了卷宗,又在后面添加了一句话,特地标注上了这颗石头的来历。

    做完了这一切,柳毅离开了黄金屋。

    他可不想休息的时候还有一具活尸待在旁边。

    尽管这具活尸很美丽,但那终究是一具尸体!

    ……

    青州府城内,一大早就有大量的官差出动。

    在城内的各处张贴着告示。

    而且还专门派了人宣扬告示上的内容。

    告示上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说最近城内有邪物作祟,专门利用人的贪婪之心,引人上钩,最终却被邪物害死。

    至今已经死了几十人了。

    这件邪物已经给知府衙门的人给查出来了,是一面诡异的铜镜。

    凡是有人得到铜镜,一定要立刻交给知府衙门。

    到时候,知府衙门还会拿出一百两银子重赏给上交铜镜邪物的人。

    这引起了整个府城的轰动。

    原因很简单,邪物之说基本上都在民间,官府公开说邪物害人,这非常少见。

    更何况,这一次知府衙门似乎还下了血本,居然肯拿出一百两银子赏赐给上交铜镜的人。

    这简直就是破天荒的事。

    衙门向来都是只进不出,想要衙门拿银子给普通小民,那几乎不可能。

    不过,告示上的内容白纸黑字,张贴在整个府城,肯定不会有错。

    一时间,众人都议论纷纷。

    “什么铜镜,居然是邪物,而且害死了那么多人?”

    “听说前阵子接连有人自杀或者意外死了,原本以为是普通的案子,没想到居然是邪物害人。”

    “要是我能得到那件邪物,一定将其送到知府衙门。毕竟,那可是一百两银子啊,衙门张贴了这么多告示,总不会赖账吧?”

    这样的议论在府城内各处上演着。

    至少,关于邪物害人的消息,几乎已经传遍了整个府城。

    这件事已经成了如今青州府城内最大的“热闹”了,茶楼酒肆都在谈论着这件事,整个府城鲜少有人不知道邪物的事。

    人群中,一名身材有些单薄,头戴儒巾的男子看到告示上的内容后,脸色突然变的苍白了起来。

    他几乎不假思索,立刻掉头就往家中走去。

    并且口中还不断在念叨着:“怎么会是邪物?那东西怎么会是邪物?”

    只是,男子说话的声音很小,而且一路疾驰,也没有人听到他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