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怪异拼图 > 第五十四章 异物现身
    异人司大厅,气氛凝重。

    胡知府端坐在椅子上,在大厅上还站着一名头戴儒巾,身穿长衫,气质儒雅的男子。

    只不过,此刻的儒雅男子情绪有点焦躁,显得有点坐立不安。

    只是胡知府没有说话,他也不敢贸然开口。

    “来了。”

    胡知府睁开了眼睛。

    他看到从外面龙行虎步,急匆匆赶来的柳毅等人,于是起身说道:“张文定,这位就是异人司掌印柳毅大人。”

    “学生张文定,见过柳大人。”

    气质儒雅的男子就是张文定,他本来是去了知府衙门,没想到又被胡知府带到了这个神秘的异人司。

    哪怕在府城这么多年,张文定也没有听说过异人司。

    没想到在知府衙门内,居然还有另外一个衙门。

    而且看胡知府的样子,似乎连知府大人都对这异人司衙门讳莫如深。

    “知府大人客气了。”

    柳毅坐了下来,目光却紧紧的盯在了张文定的身上。

    张文定因为是秀才,可以见官不跪,因此对柳毅只是鞠躬行了个礼。

    柳毅当然不在意这些繁文缛节。

    他在观察张文定。

    这只是一个文弱书生,很普通。

    “张文定,是你要上交邪物?”

    张文定看了一眼胡知府,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毕竟,到现在为止,张文定都不知道这异人司衙门是干什么的。

    胡知府急忙提醒道:“张文定,柳大人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所有关于邪物害人的案子,都由异人司负责,你可明白?”

    “学生明白了。”

    张文定也总算知道了,眼前的这个柳毅才是调查这起邪物害人案件的官员。

    因此,他立刻回答道:“禀大人,是我要上交邪物。”

    “邪物在哪里?”

    柳毅又问道。

    这时,张文定从怀中掏出了一块蓝色布条,紧接着,他将布条渐渐的掀开,露出了里面的一面铜镜。

    柳毅眼睛微微一眯。

    这面铜镜远远看起来非常精美,周围雕刻着各种精美的纹饰,做工这么精致的铜镜非常罕见,看起来像是一些大户人家的用品。

    “没有攻击性,而且张文定一个普通人也能随便拿起铜镜,自身却没有产生任何变化。这件异物应该不是玉簪子这种类型的异物,并不通过接触而触发杀人规律。”

    柳毅只是粗略观察着铜镜,脑海中就已经快速的对这件异物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

    似乎危险性不如玉簪子。

    不过,异物有千万种。

    杀人并不是一定需要接触。

    甚至铜镜杀人更是诡异莫测。

    “你怎么确定它就是邪物?”

    柳毅又问道。

    尽管他心里已经信了七八分,但还是要问清楚。

    “禀大人,这面铜镜是我昨天在屋外的路上无意中捡到的。我把铜镜带回了家,后来在晚上,它居然散发着微弱的光芒,我拿起铜镜仔细一看,却看到铜镜里居然浮现出了一幅幅画面。而这些画面当中,居然直指我家东头的一棵老槐树。后来,我根据铜镜画面的指引,去了东头老槐树下,按照铜镜上显示的位置,我在老槐树下挖出了一个箱子,里面有二十多两纹银。”

    “说来惭愧,学生熟读圣贤书,这等不义之财本不该取出。但学生的夫人身患恶疾,需要银子抓药,我也只能取出银子,给夫人抓药了。”

    “直到今天早上,我在城中看到了官府的告示,这才知道原来这面铜镜是一件邪物。经过夫人的劝说,学生决定把邪物交给官府处置。”

    张文定说完后就双手高高的举起了手中的铜镜。

    只是,柳毅却没有让人去接过来,而是静静的看着张文定。

    实际上,刚才张文定叙述关于铜镜的事,柳毅就一直都在尝试着分析铜镜的杀人规律。

    之前柳毅就有了一些推测。

    异物是利用人心杀人。

    现在从张文定的口中得到证实了。

    铜镜利用了张文定内心对银子的强烈渴望,所以先让张文定拿到一定数量的银子,从而让张文定对铜镜产生信任。

    柳毅推测,如果张文定继续持有铜镜,恐怕铜镜就会显示出其他一些画面,指引着张文定去干其他的事。

    张文定出于对铜镜的信任,肯定会去做。

    但其实那样就中了铜镜的圈套,从而一步一步走上了一条死路!

    “大人,一切都能解释得通了。”

    这时,刘元激动的说道:“九指可能也是因为铜镜给他提供了一些银子,让九指彻底信任铜镜会保佑他在赌场逢赌必赢。所以九指才会去赌场,每一把都把银子全部押上,结果却因为赌输了,连祖宅都输了出去,心灰意冷下自杀而死。”

    “花蕊小姐也是一样。她一定是从铜镜当中得到了养颜秘方,可能第一次秘方是真的,让花蕊小姐尝到了甜头,于是对于铜镜给出的第二种秘方自然深信不疑,结果却因为药方内的药材中毒而亡。”

    “这铜镜似乎能洞悉人内心中最强烈的欲望,从而利用人们的贪婪欲望,先取得普通人的绝对信任,然后再慢慢设计圈套。最终那些人无一例外,统统都被铜镜设计。要么意外死亡,要么就是自杀。”

    刘元总算在异人司没有白呆这么长时间。

    他联系之前的几起案子,基本上已经洞悉了铜镜的杀人规律。

    就是洞悉普通人内心最强烈的欲望,利用人心杀人!

    “刘元,用黄金盒子关押异物。”

    终于,柳毅开口了。

    “是,大人。”

    于是,刘元很快就拿来了一个黄金盒子,从张文定的手中接过了铜镜,放进了黄金盒子中。

    “啪”。

    黄金盒子关上了。

    这也就意味着这件异物被关押了。

    当然,前提是这面铜镜真的是一件异物!

    柳毅皱了皱眉头。

    他之前推测的规律当中,这件异物应该能够自行出现,然后自行消失,不会留下一丝痕迹。

    但现在,铜镜为什么没有自行离开或者消失?

    反而被关押进了黄金盒子。

    一切似乎都太顺利了。

    甚至顺利的有点不正常。

    “难道是因为张文定还没有死,所以铜镜正处于一种激发的状态当中。只要张文定没有死,那么铜镜就不会消失?”

    柳毅看着黄金盒子,心中暗暗猜测。

    只是,柳毅的这个推测需要时间去验证,但不是现在。

    现在柳毅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需要询问张文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