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怪异拼图 > 第五十五章 败给了人心
    “张文定,我有一个问题,希望你能如实回答。”

    “大人请问,学生必定知无不答。”

    柳毅点了点头,随即冷冷的问道:“张文定,铜镜会找上你,那说明它已经洞悉了你内心的弱点。正常情况下,你恐怕死也不会交出铜镜。但你现在怎么会愿意将铜镜上交给官府?”

    一件异物,以蛊惑人心为主,利用人心杀人。

    那么它对于人心的把握恐怕超过任何人的想象。

    它选定的人,一定会按照它的陷阱一步步走下去。

    是什么原因促使张文定自愿交出铜镜?

    仅仅只是因为官府的一张告示,说铜镜是邪物?

    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张文定神色有些复杂,他长叹一声道:“大人猜的对,我之前无论如何都不会交出铜镜,哪怕明知道它是邪物,但只要它能让我获得银子,我就一定不会放弃铜镜。毕竟,我需要银子救我的夫人……”

    “真正让我下定决心交出铜镜的原因,其实是因为官府告示上的赏金。一百两银子的赏金已经能让我救活夫人了。只要夫人能活下来,那我还要这害人的邪物干什么?”

    张文定的话语中充满着无奈与自嘲。

    不过,所有人都听明白了。

    不是什么害怕邪物。

    也不是因为妻子的劝说。

    让张文定上交铜镜的原因只有一个,银子!

    官府的一百两银子赏金!

    所有人都很错愕。

    就连知府也是眼神微微一怔。

    当初他仅仅只是想要尽快找出异物,解决这起怪异事件,仅仅只是为了他头顶的乌纱帽罢了。

    所以他才一咬牙,下了血本拿出了一百两银子的赏金,居然发挥出了这么大的作用。

    柳毅也同样明白了。

    铜镜或许知道张文定迫切的需要银子。

    但铜镜并不知道张文定需要银子的真正原因。

    张文定是想给妻子治病。

    铜镜给了张文定二十几两银子,这其实不够。

    铜镜也很能洞察人心,二十几两银子的确不够,但等张文定尝到了甜头,就一定会步入铜镜的圈套当中。

    只是,谁能想到知府衙门拿出了一百两银子的赏金?

    一百两银子与二十几两银子之间的对比。

    毫无疑问,铜镜败了。

    铜镜不是败给了一百两银子,而是败给了人心!

    “这就是人心!没想到铜镜利用人心,操控人心,结果最后还是败给了人心……”

    柳毅嘴角间露出了一丝冷笑。

    这还真是莫大的讽刺!

    如果知府衙门一毛不拔,没有赏金。

    哪怕张文定知道铜镜是邪物,可能会要了他的命,恐怕他也不会轻易交出铜镜。

    人心复杂!

    异物也无法彻底洞悉人心。

    所以,这铜镜栽的不冤!

    “我没有问题了。”

    柳毅对着胡知府点头示意。

    这时,张文定却有些急了,他期待的看着柳毅道:“柳大人,那我的赏银……”

    “这是知府衙门的悬赏,找胡知府。”

    “呃……”

    胡知府有些尴尬。

    不过,现在怪异事件解决了,异物也关押了,他也很高兴。

    于是,胡知府一摆手道:“张文定,你放心,本官立刻就给你赏银。师爷,带张文定下去,把一百两赏银给他,一两银子都不要少!”

    “是,知府大人。”

    于是,师爷带着张文定离开了异人司。

    这时,胡知府也起身,朝着柳毅拱手道:“恭喜柳大人,恭喜异人司了。柳大人刚刚入主异人司几天时间,就解决了一件怪异事件,看来柳大人的确是有大能耐的人。”

    柳毅却没有在意胡知府的恭维,反而冷冷的说道:“我们这类人,能耐越大死的就越快。知府大人,你也别高兴的太早了,这面铜镜是不是异物尚还需要验证。”

    “还需要验证?”

    胡知府微微皱眉。

    在他看来,张文定根本就不敢说谎。

    若铜镜不是邪物,而张文定说谎的话,他这个知府可不是吃素的。一定会让张文定知道,什么才是破家知县,灭门府尹!

    “胡知府请回吧,是不是异物,这两天必定见分晓,到时候我会让异人司的人通知知府衙门。”

    胡知府有心还想多问一番,但看到柳毅冷冰冰的面孔,他也只能无奈的起身,离开了异人司。

    柳毅可不管胡知府有什么想法,他的时间很宝贵,没有必要浪费在与知府虚与委蛇的琐碎之事上。

    尽管柳毅心里有了七八分把握。

    但究竟这面铜镜是不是异物,还得他亲自验证一番才行。

    “刘元,刚才张文定的话都记录下来了?”

    “掌印大人,已经记录下来了。”

    “好,把记录给我。另外,让人守在黄金屋外,我要带着铜镜进入到黄金屋当中亲自验证。”

    “是,大人。”

    灰叔欲言又止,脸上有些担忧。

    尽管到目前为止,铜镜似乎没有表现出什么可怕的攻击性,但毕竟是异物,谁知道会出什么事?

    柳毅也对灰叔说道:“灰叔放心,我只是验证一番。何况,异物的杀人规律其实已经总结出来了,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安排好了一切,柳毅就带着关押了铜镜的黄金盒子,以及刘元的记录进入到了黄金屋。

    “轰隆”。

    黄金屋大门落下,整个黄金屋就只剩下了柳毅一个人。

    不,不止一个人。

    还有一个人,或者说一具尸体,柳毅的尸奴!

    只是,尸奴被柳毅绑了起来,关进了棺材当中,不会对柳毅造成任何影响。

    “啪”。

    柳毅打开了黄金盒子,里面静静躺着一面精致的铜镜。

    在黄金屋里,柳毅才能放心的打开黄金盒子。

    毕竟,铜镜能自行的消失。

    这种能力很诡异。

    但在黄金屋里,四面八方都是黄金,能够阻隔异物的力量。

    所以,黄金屋里,铜镜根本就无法消失。

    望着黄金盒里的这面铜镜,柳毅目光中闪烁着一丝精芒。

    实际上,柳毅要验证这面铜镜是不是异物,压根就不需要亲自冒险。

    他只需要等上几天时间,如果青州府城内没有再出现自杀或者意外死亡的人,那么基本上就能从间接证明铜镜是异物。

    毕竟,异物一旦开始杀人,那就不会无缘无故的停下,必定会继续杀人。

    只有被关押了,异物才会停止杀人。

    那种方法最安全,甚至柳毅都不用打开黄金盒子,直接将黄金盒子焊死放在黄金屋就行了,绝对的安全!

    但现在柳毅却打开了黄金盒子,甚至亲自验证铜镜是不是异物,哪怕事先知道了铜镜的杀人规律,没有多大的危险性。

    但终究不是百分百的安全,他还是在冒险。

    只是这个险,柳毅必须去冒!

    因为,他需要铜镜!

    或者说,他需要铜镜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