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怪异拼图 > 第五十六章 未知的变化
    黄金盒子内,静静的躺着一面精美的铜镜。

    柳毅伸出了手,一把抓住了铜镜。

    这是直接接触异物。

    如果不是特别了解异物杀人规律的话,贸然触碰异物,那绝对是自寻死路。

    不过,柳毅似乎并不害怕,因为他已经完全了解了这面铜镜的杀人规律。

    当然,现在柳毅还在验证铜镜是不是异物。

    除了之前柳毅想到的两种办法而外。

    其实还有一种办法可以间接验证铜镜究竟是不是异物。

    异物无法损坏。

    这一点,当初柳毅在获得玉簪子时就知道了。

    柳毅拿出了铜镜,入手处有点冰凉。

    铜镜上的各种纹饰都非常精美,看起来美轮美奂,做工非常的精致。

    但也仅此而已。

    似乎和一些大户人家的铜镜也没有多大的区别。

    但下一刻,柳毅几乎毫不犹豫,直接抓住铜镜朝着地上狠狠一砸。

    “嘭”。

    铜镜被狠狠摔到了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柳毅重新将铜镜捡了起来。

    没有丝毫的损伤。

    甚至连一丝磕碰的痕迹都没有。

    这显然不正常。

    柳毅又用了很多种办法测试,结果铜镜完好无损。

    这其实已经可以确定,铜镜就是异物了。

    “异物不可损伤,但我的玉簪子却拥有无坚不摧的特性。不知道玉簪子能不能刺破这面铜镜?”

    柳毅目光中闪烁着一丝丝的异芒。

    他有点跃跃欲试。

    不过,柳毅最终还是按耐下了内心的躁动。

    这种测试当然可以,但不是现在。

    尤其是柳毅身体每况愈下的情况下,再次动用玉簪子的力量,却仅仅只是为了测试,这并不划算。

    若是他的身体状况好一点,那自然可以试,却绝不是现在。

    柳毅现在已经基本上可以确定,铜镜是一件异物。

    只是,他拿在手中,为什么铜镜却没有任何变化?

    “难道还没有到天黑?或者说,铜镜没有杀死张文定,那么就不会有任何反应?”

    柳毅有两个猜测。

    于是,柳毅又拿来了刘元的记录。

    上面详细记录着之前张文定说的话,几乎每一句话都详细的记录了下来,没有任何遗漏。

    显然,刘元也知道张文定的重要性。

    柳毅仔细推敲着张文定的每一句话。

    其中张文定提到过,铜镜晚上会散发出微弱的光芒,然后铜镜内就会出现一幅幅画面。

    那应该就是铜镜利用张文定内心深处的欲望,从而显示出画面,引诱张文定步入圈套当中。

    不过,还有一个细节,可能连刘元、张文定等人都没有注意到。

    柳毅也没有提到过这个细节。

    那就是铜镜要操纵人心,那首先得让人进入圈套,就必须让人对铜镜信任。

    那么往往铜镜第一次显示出的画面,就是人内心深处最渴望的东西。

    而且铜镜往往能够给出正确的画面或者办法。

    这个细节,柳毅早就注意到了。

    花蕊想要养颜,保持容颜的美丽,铜镜就给出了正确的秘方,让花蕊更加美丽。

    张文定迫切的想要银子,于是铜镜就给出了一个藏银的地址,让张文定成功的从地下挖出了二十几两银子。

    而柳毅呢?

    他对外说是要验证铜镜是不是异物。

    但实际上,他心里早就确定,铜镜一定是异物了。

    他真正的目的,其实就是想要铜镜这种神奇的能力。

    他内心最渴望的是什么?

    完美驾驭!

    对,柳毅就是想要完美驾驭异物,从而活下来!

    这是他现在内心深处最大的渴望,也是最大的执念。

    铜镜依旧没有反应。

    柳毅只能继续默默的等待。

    时间一点点过去。

    很快,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天黑了!

    柳毅坐在凳子上,紧紧的盯着桌上的那面铜镜。

    甚至,柳毅也没有将铜镜放进黄金盒子里,就这么将铜镜放在了桌子上。

    柳毅耐心的等待着。

    但他心里甚至在渴望着,希望这面铜镜来“诱惑”他。

    “来吧,诱惑我,利用我内心的欲望,给我最想要的东西……”

    即便是一直都很平静、冷漠、镇定的柳毅,这个时候似乎心绪也乱了,眼睛死死的盯着铜镜。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外面的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连带着黄金屋里也陷入了一片黑暗当中。

    柳毅没有点燃灯盏。

    就这么静坐在黑暗的黄金屋内,整个黄金屋里无比寂静,落针可闻。

    “嗡”。

    忽然,寂静的黑夜当中隐约出现了一团光芒。

    “来了!”

    柳毅死死的盯着桌面上的那面铜镜。

    此刻,散发着光芒的正是那面精美的铜镜。

    在着漆黑一片的黄金屋内,铜镜哪怕仅仅只是散发出微弱的光芒也十分显眼。

    柳毅记得很清楚,张文定说铜镜在晚上会散发出微弱的光芒。

    那就是铜镜即将“激发”的特征。

    柳毅几乎不假思索,猛的伸出了手,一把抓住了铜镜。

    入手处已经冰凉。

    柳毅慢慢拿起了铜镜,在寂静的黑夜当中,这样的场景有点诡异。

    但柳毅此刻内心深处却没有一点害怕、恐惧。

    反而带着一丝激动,有点忐忑,慢慢的将铜镜翻转上来,眼睛死死的盯着镜面。

    铜镜的规律就是利用人内心最强烈的欲望,从而操控人心。

    柳毅现在内心深处,几乎不加掩饰的强烈欲望。

    他的脑海当中同样有一个强烈的念头。

    “告诉我,完美驾驭异物的办法!”

    柳毅缓缓开口了。

    声音中出了冷漠而外,还带着一丝颤抖。

    那是因为激动而颤抖。

    哪怕柳毅再镇定,这个时候他也无法保持平静。

    任何人都有欲望。

    欲望如果那么好控制,那就不是欲望了。

    柳毅同样有欲望。

    他想要完美驾驭异物,想要活下去,这就是他最大的欲望。

    随着柳毅说出了他的渴望。

    甚至他内心深处的欲望也更加强烈了。

    他手中握着的铜镜,却依旧好像水的波纹一样,不断的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却始终都没有出现画面。

    时间一点点过去。

    铜镜就好像“难产”了一样,柳毅一直期待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为什么没有出现画面?是因为铜镜还处于张文定事件当中,而张文定没有死,却被我接触了,从而发生了不可测的变化?”

    “还是说我内心深处的欲望,让铜镜也无法给出答案?”

    柳毅脑海当中很快就闪过两个念头。

    这是两种猜测,似乎都有道理。

    不过,柳毅觉得不太可能是第一种情况。

    原因很简单,如果铜镜的杀人规律,仅仅只是因为上一次锁定的目标人物没有死亡,铜镜就不会继续杀人,那岂不是太简单了?是不是只要保证张文定一直不死,那铜镜就不会继续杀人,相当于间接“关押”了铜镜?

    柳毅觉得没那么简单。

    真要是那么简单,铜镜早就被关押了。

    柳毅隐隐感觉应该是第二个原因,铜镜无法给出他想要的答案。

    因为,他是异人!

    想要完美驾驭异物的方法,太难了,甚至压根就没有,铜镜也不一定能给出答案,所以才造成了现在铜镜迟迟没有显示出画面的缘故。

    “嗡”。

    没过多久,铜镜上的光芒越来越盛,到了最后,这面铜镜居然开始剧烈的颤动了起来,仿佛想要挣脱出柳毅的束缚。

    这种情况在张文定的叙述当中并没有发生过。

    显然,此刻铜镜在柳毅的手中已经产生了未知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