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怪异拼图 > 第五十九章 第二件异物(本卷终)
    柳毅闭上了眼睛。

    整间黄金屋又陷入到了如死一般的沉寂当中。

    “唰”。

    许久,柳毅睁开了眼睛。

    “人心……”

    柳毅低声喃喃着:“哪怕我知道铜镜给出的完美驾驭异物的办法很有可能是一个陷阱,但我依旧无法彻底放弃这种可能性。万一是真的呢?”

    “这就是人性的弱点。人心的贪婪并不会因为风险太大而放弃,甚至明知道是死,也依旧会那样做。”

    柳毅实际上已经想的很清楚了。

    在绝对冷静,绝对的理智下,他想的很清楚。

    驾驭黑棺,恐怕会非常危险。

    甚至干脆就是九死一生,自寻死路。

    铜镜给出的方法,也极有可能是假的。

    根本就没有完美驾驭的办法。

    但柳毅依旧不会放弃。

    他依旧会去试一试。

    这就是人心!

    只要柳毅还有作为一个人的意识,他就无法摆脱人性的弱点。

    不过,柳毅不放弃这种办法,并不代表着他立刻就会去驾驭黑棺。

    这只是一种可能性。

    柳毅会去尝试,但绝不会是现在。

    就算真要尝试,柳毅也要找到黑棺的规律,有了一点驾驭黑棺的把握才会去尝试。

    不过,柳毅还得继续尝试,摸清楚铜镜的规律。

    比如,假如有人没有被铜镜诱惑,那么第二天,铜镜又会有什么变化?

    柳毅没有离开黄金屋,而是就在黄金屋内静静的等待着。

    反正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就算几天不吃不喝也没有任何问题。

    很快,一天时间过去了。

    到了第二天的晚上。

    柳毅盯着手中的铜镜。

    夜幕降临,柳毅手上的铜镜也微微散发着一丝微弱的光芒。

    “嗡”。

    这一次,铜镜没有发生意外,镜面上再次出现了画面。

    “嗯?”

    柳毅紧紧的盯着铜镜上的画面。

    只是,这一次铜镜上的画面居然还是黄金屋。

    最后画面也是定格在了黄金棺材上。

    很快,铜镜的光芒消失了。

    柳毅面色平静,沉默不语。

    但他脑海当中已经闪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念头。

    心里也有了许多的推测。

    “铜镜画面没有变化,是因为我内心深处最强烈的欲望依旧是希望完美驾驭异物么?这铜镜,并不是我想怎样,它就能给我答案,它依旧遵循着规律……”

    实际上柳毅本来也想试试,是不是铜镜能够给他其他驾驭异物的办法?

    只是,没有用。

    柳毅内心最强烈的欲望没有改变,那铜镜就只会按照柳毅内心最强烈的欲望,从而显示出画面。

    并不能随意的改变。

    “如果我驾驭了铜镜……”

    柳毅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铜镜的能力很诡异。

    所以能够操控人心,而且能够给出任何答案。

    但这个答案是正确还是错误,那就很难说了。

    有时甚至还是死亡陷阱。

    如果柳毅驾驭了铜镜呢?

    到时候,动用铜镜的力量会不会获得完美驾驭异物的办法?

    柳毅有点心动。

    只是,他还是按耐住了内心的躁动。

    这只是他的猜测罢了。

    仅仅因为猜测就贸然去驾驭异物,何其不智?

    真要那样,再强的异人也死了。

    何况,就算想要驾驭铜镜也得先知道驾驭的办法。

    这个倒是不难。

    因为铜镜的规律,基本上都被柳毅摸清楚了。

    他如果一定要驾驭,那的确可以尝试驾驭。

    但柳毅现在是异人。

    他体内还有一件异物,玉簪子!

    玉簪子与铜镜之间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柳毅不清楚。

    如果能相互冲突、制衡,那自然更好。能让柳毅的身体状况好一些,能活更长的时间。

    可如果仅仅只是相互冲突,没有制衡的效果,反而会让他的身体状况更差,有可能死的更快。

    这其实就是冒险。

    因此,驾驭第二件异物,一定要慎之又慎。

    最好是能够找到一件能够明确与玉簪子相互克制,相互制衡的异物,那才是柳毅驾驭第二件异物的最佳选择。

    何况,这铜镜的规律非常特殊。

    哪怕不驾驭,其实铜镜依旧能够给柳毅带来帮助。

    只要保证铜镜不会消失就行了。

    而要想保证铜镜不消失,方法也很简单。

    那就是将其关押,铜镜就无法自行消失。

    柳毅带着铜镜,重新将铜镜关押进了黄金盒子中。

    “啪”。

    柳毅关上了黄金盒子,并且锁上盒子。

    柳毅打算将铜镜放在黄金屋里,有黄金盒子加上黄金屋的双重保险,铜镜不可能消失。

    “第二件异物!”

    柳毅看着眼前的黄金盒子。

    里面关押着一件异物。

    如果加上柳毅体内的玉簪子的话,那柳毅就关押了两件异物。

    只是玉簪子被关押进了柳毅的体内,而铜镜则被关押进了黄金盒子里。

    两件异物,代表着两起怪异事件。

    柳毅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居然接连解决了两起怪异事件。

    回想这一起怪异事件,柳毅并没有碰到危险。

    但并不意味着这一起怪异事件就很容易解决。

    实际上,这起怪异事件其实相当麻烦。

    铜镜能自行出现,又自行消失。

    还擅长利用人心。

    想要找到异物的一丝线索都是千难万难。

    如果不是柳毅恰巧用玉簪子制造出了尸奴,又让尸体开口,知道了异物就是铜镜,从而制定了关押铜镜的办法。

    就算花费再长的时间,也不一定能够找到铜镜,更别说关押了。

    每一起怪异事件,都不简单。

    即便没有危险性的铜镜事件,也让柳毅动用了一次异物的力量,从而身体恶化了许多。

    “我的身体只能坚持五个月,甚至不到五个月的时间了。如果找不到完美驾驭异物的办法,那就只能尝试着驾驭第二件异物。”

    柳毅现在很清楚的知道目前的处境。

    他只是一个短命的异人。

    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事。

    要想活下来,就得驾驭第二件异物。

    但无论是黑棺还是铜镜,都不适合当成柳毅驾驭的第二件异物。

    柳毅其实还有一个渠道获得异物。

    那就是向异人司总部申请。

    每一位掌印都能申请获得总部的一件异物。

    这也是很多异人加入异人司最重要的原因。毕竟,不是谁都像柳毅一样,能遇到怪异事件,甚至还能解决怪异事件,从而获得异物。

    许多异人可能到死都没有碰到过一件怪异事件,自然就无法获得第二件异物。

    因此,许多异人只能向异人司总部申请。

    只是,异人向总部申请异物,那也是赌运气。

    总部给的异物,并不一定就合适。

    何况,现在柳毅还远远没有到一定要驾驭第二件异物的地步。

    他还有时间!

    柳毅将关押铜镜的黄金盒子放在了桌上,并且坐了下来。

    他铺开了纸张,准备了笔墨纸砚,开始写第二起怪异事件的卷宗。

    铜镜事件,柳毅已经彻底解决了,连铜镜都关押了。

    那这卷宗自然也得写下来。

    只有不断的总结经验,才能在遇到其他怪异事件时,快速的找到怪异事件的规律,从而活下来,甚至关押异物!

    每写一次卷宗,实际上就是柳毅在总结着在怪异事件当中的经验教训。

    于是,柳毅提笔疾书。

    “铜镜事件。兴元六年正月二十八,青州府城死亡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