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怪异拼图 > 第六十一章 埋尸
    异人司,张文定夫妇来了。

    张文定的妻子容颜秀丽,举止得体,看着张文定的目光也很温柔,这是一个温柔贤惠的女人。

    也难怪张文定会那么爱他的妻子。

    “见过柳大人。”

    张文定看到柳毅后,两人都跪倒在地。

    柳毅记得张文定是秀才,可以见官不跪,上一次张文定就没有跪。

    这次居然还带着妻子一起来到异人司。

    “张文定,你们夫妇这是何意?”

    柳毅开口了。

    张文定急忙说道:“柳大人,这次我们夫妇是真诚过来感谢大人救命之恩。我们听知府衙门的人说了,若没有柳毅大人出手的话,我恐怕就被邪物给害死了。一旦我死了,妻子的病恐怕就更好不了了。所以,大人是救了我们一家人,学生夫妇自当感谢!”

    两人又再次一拜。

    柳毅受了他们这一拜。

    别看铜镜好像不如玉簪子恐怖,但实际上呢?

    铜镜已经杀了几十人了。

    如果没有柳毅让尸体开口,死的人还会更多。

    具体到张文定夫妇,也的确是柳毅救了他们一命。

    “张文定,你接触过邪物,你觉得要是我没有救你,邪物会怎么害你?”

    柳毅忽然朝着张文定问道。

    刘元也目光闪烁。

    他知道,这是柳毅在考验张文定。

    张文定有些犹豫,但他看了柳毅一眼,随后一咬牙道:“我听知府衙门的人说过,那件邪物很邪门,持有邪物的人会被诱惑,最终不是自杀就是死于意外。如果是我的话,我当时已经绝对信任邪物了。如果邪物上显示出其他画面,让我去做什么,我也一定会照做。很可能那就是陷阱,我会死在邪物的圈套当中。”

    柳毅笑了,他对着一旁的刘元问道:“刘元,你觉得张文定如何?”

    刘元此刻却隐隐有些震惊。

    别看张文定的回答好像很简单,实际上并不简单。

    张文定紧紧只是持有铜镜一天的时间,然后经过一些道听途说,就推导出了铜镜的杀人规律。

    这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至少,就算是刘元自己,如果处在张文定的处境下,恐怕也无法推导出这么多的信息。

    也许,这才是真正的人才,最适合异人司的人才!

    想到这里,刘元长叹一声道:“恭喜大人了。”

    柳毅嘴角间露出了一丝笑容,对着张文定说道:“张文定,你应该也知道异人司是什么样的衙门了。你能上交邪物,乃是大功一件。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你是否愿意加入异人司?”

    “加入异人司?”

    张文定微微一怔。

    他其实根本就没有想过加入异人司。

    但现在柳毅提出,他立刻就心动了。

    原因很简单,异人司是衙门!

    他虽然是秀才,但实际上早就熄了科举的心思,早早成为私塾夫子,目的就是为了养活一家人。

    异人司是公门,甚至连知府在柳毅面前都非常客气,这肯定是好事。

    至于危险。

    异人司肯定有危险,但偌大青州府,几年都不一定碰到一件邪物作祟,相对而言,其实也很安全。

    “相公……”

    妻子有些担忧。

    她是聪明人,自然知道有危险。

    “不要着急回答,先回去考虑一下。我可以告诉你,异人司目前为止加上我在内,只有十人,每一个人都有大用,这里不是混日子的地方,你可明白?”

    “大人,学生明白。”

    “好,下去吧。”

    柳毅一摆手,张文定夫妇就离开了异人司。

    看着张文定夫妇离开,刘元笑着说道:“大人,张文定是个聪明人,他一定会来。”

    柳毅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刚才他说异人司只有十人,实际上就是在告诉张文定,若是来到了异人司一定有大用,甚至能有一番作为。

    毕竟,偌大的异人司衙门仅仅只有十人,那说明很缺人才。

    稍微有点信心的人,也会知道这绝对是一个机会。

    “刘元,派人去告诉胡知府吧,怪异事件已经解决,让知府衙门发个公告,消除青州府城内的紧张气氛。”

    “是,大人。”

    刘元离开了,大厅里只剩下了柳毅一个人。

    异人司内的人,也渐渐的收拾好了行囊,纷纷离开了异人司。整个异人司也渐渐的冷清了起来。

    偌大的异人司,算上柳毅只有十人,看起来空荡荡的,十分冷清。

    不过,柳毅并不在意。

    别看只有十人,但其实这就是异人司真正的框架。

    他已经搭好了框架。

    以后再招收一些如张文定这样的人充实异人司,那么异人司也就能成为柳毅的助力,甚至即便柳毅不在,都能单独解决一些类似于玉簪子事件的怪异事件。

    只是,这都需要时间。

    柳毅也不知道,他还有没有时间看到异人司能真正独当一面。

    毕竟,柳毅最大的问题还是体内异物的问题。

    他要活下来,还想活更长的时间,暂时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驾驭第二件异物。

    只是,要想找到一件非常合适的异物,与玉簪子互相制衡,又谈何容易?

    ……

    柳州府,从赵府侧门急匆匆的出来了几名下人。

    这些下人推着一辆两轮车。

    车上放着一捆席子,用黑布胡乱的遮盖了起来。

    几名下人有些惊慌。

    “走走,赶快出城。要是晚了,城门一关,我们今天就回不来了。”

    为首的老李头急匆匆的朝着城外走去。

    一行五人推着两轮车迅速的离开了城外,一直到了城外的一处荒林。

    荒林里隐约有一股非常难闻的恶臭味,隐隐像是尸臭。

    这里是乱葬岗,

    许多无名尸体都被仍在了这里,经常有一些野狗在乱葬岗里啃食着腐烂的尸体。

    “呼……”

    刚刚走进乱葬岗,就有一阵凉风吹来。

    老李头抬头望了望天,发现黑云密布,这是要下雨了。

    “赶紧把尸体埋了,这天怕是要下雨,要是不抓紧时间就回不了城了。”

    老李头刚刚说完,天上果真就下起了雨。

    雨并不大,但要是感染上了风寒,那就麻烦大了。

    “老李头,反正这里是乱葬岗,谁也不会来,要不我们就把尸体仍在这里吧?被野狗吃了,不就什么都没有了?”

    “对啊,现在这雨不大,我们还能赶路,要是呆会下大了,我们怎么回城?”

    几名下人不想挖坑埋尸体。

    老李头也在犹豫。

    两轮车上的席子里实际上裹着一具尸体。

    是赵员外的一名丫鬟,叫做芸娘。

    说是丫鬟,但实际上属于侍妾,已经被赵员外纳入了房中,只是没有给名分罢了。

    但赵员外最近发现芸娘居然与自家儿子有染。

    赵员外勃然大怒,命人活生生打死了芸娘,然后又让他们将芸娘的尸体拖到乱葬岗埋了。

    “芸娘也是苦命,被她父母卖给了赵老爷。即便她死了,但也不能让她暴尸荒野,被野狗啃食。挖,至少得挖一个坑给埋了。”

    老李头心里有点可怜芸娘,于是一咬牙,带头挖了起来。

    剩下的人看到老李头都开始挖了,于是也都纷纷动手。

    很快,几人挖出了一个大坑。

    “把尸体抬下来。”

    老李头来到马车前,正准备将尸体抬下马车。

    “轰隆”。

    忽然,一阵雷声,响彻天际,将众人吓了一大跳。

    尤其还是深处乱葬岗中。

    “快,赶紧把尸体埋了。”

    老李头心里也有些发毛。

    众人将席子一起扔进了大坑。

    “扑通”。

    席子扔进了大坑,但尸体却从席子里滑落了出来,露出了芸娘的尸体。

    芸娘的尸体血肉模糊,连模样都看不清了,这是被活生生乱棍打死,死相无比凄惨,看得老李头等人心中发毛。

    不过,老李头却发现了芸娘的脚上,居然只有一只鞋子。

    鞋子上绣着一朵仿佛被血浸染过的鲜红花朵,特别显眼。

    而另外一只却是光脚,一只鞋不见了踪影。

    “鞋,尸体上的鞋呢?告诉你们,死人身上的东西可不能拿。”

    老李头目光扫了一眼几名下人,冷冷问道。

    “老李头,哪里有什么鞋?我们就算要拿,也不会拿鞋子,你看尸体上还有耳环都没有人拿,怎么会拿鞋子?”

    老李头仔细一看。

    的确,尸体上还有耳环,根本没必要拿鞋子,而且只拿一只。

    老李头又在两轮车上找了找,没有找到鞋子。

    “兴许是掉在路上了。不管了,赶紧填土,填完土回城。”

    几人更加卖力,很快就把大坑给填满,再也看不见尸体了。

    老李头收拾好工具,随后恭敬的在地上给芸娘磕了个头,口中念念有词道:“芸娘,我们也是听命行事,但也没有让你暴尸荒野,你就在地下好好安息吧。”

    说完,老李头立刻起身,带着众人急匆匆的离开了乱葬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