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怪异拼图 > 第六十二章 柳州府的信
    “老爷,都办妥了。”

    老李头回到了赵府,小心翼翼的向赵员外禀告。

    这件事是家丑。

    儿子与父亲的女人有染,这绝对是惊天丑闻。

    所以赵员外很愤怒。

    赵员外打死了芸娘,但他只有一个儿子,就算再愤怒也不可能将儿子也打死,只能暂时将儿子锁在了屋里。

    “老李,下去吧。让下人们都管好嘴,否则有一丝风声传进我的耳中,那就别怪老爷我不近人情了!”

    赵员外语气冰冷的说道。

    “是,老爷,我知道该怎么做。”

    老李头急忙说道。

    这样的丑闻,下人们若是敢乱说话,那绝对是找死。

    “好了,下去领赏吧。”

    赵员外挥了挥手,老李头退了下去,从管家手里领了十两银子,这也算是封口费加辛苦费。

    其他一起埋尸的下人也同样有赏银。

    老李头又召集了一起埋尸的几名下人,神情严肃,低沉着声音警告道:“记住了,今天的事,半个字都不能说,都把嘴巴给闭上,就算你们的婆娘也别说半个字。要是走漏了半点风声,老爷可不会留情,免得落得个弃尸乱葬岗的下场。”

    “是,是,我们不敢乱说。”

    下人们也都清楚这件事有多严重,再三保证不敢乱说。

    老李头警告完后,也就让他们各自回家。

    老李头也回家了。

    他的家就在赵府,因为全家都把身契卖给了赵府,所以深得赵员外的信任,单独给了赵府里的一座偏院。

    外面还下着雨,老李头浑身也湿漉漉的很不舒服。

    他赶紧回家,准备换了这一身冰冷的衣服。

    “老婆子,赶紧出来给我拿上干衣服。这雨可不小,全身都淋湿了……”

    老李头刚刚回家,就扯着大嗓门对自家的婆娘喊道。

    屋里点着灯,昏黄的灯光下,映衬着老李头那长长的影子,似乎有点太安静了。

    “难道老婆子还没回来?”

    老李头有些疑惑。

    一般都这个时候了,自家婆娘肯定已经回来了,甚至早就给他做好了饭菜。

    怎么现在桌子上一点吃的都没有。

    甚至屋子里都没有一声动静?

    老李头走进了里屋,一边走一边喊:“老婆子?”

    依旧没有动静。

    “兴许真的没回来。”

    老李头摇了摇头,干脆从屋子里拿出了干净的衣服,开始自己换下已经湿透的衣服。

    换好衣服后,老李头就走了出去。

    准备进厨房看看有没有东西吃。

    刚刚走进厨房,老李头就看到了自己婆娘,似乎正在厨房里,背对着自己,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老李头心下气恼道:“老婆子,原来你在家,你不赶紧做饭在干什么?我今天忙了一天,早就饿了……”

    只是,老李头自顾自的说着,但自家婆娘却好像没有一点反应。

    老李头皱了皱眉头,立刻向前走去。

    只是,刚刚走了两步,老李头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地面上,自家婆娘脚上似乎只穿了一只鞋。

    “你怎么鞋都没穿好?”

    老李头还有些埋怨。

    自家婆娘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难道被夫人训斥了?

    其实这也正常。

    他们这些当下人的,有时候不仅会被主家训斥,甚至还会挨打。

    正当老李头准备安慰婆娘几句。

    突然,他看到了自家婆娘那只鞋子的鞋面上,隐隐约约似乎有一朵花。

    这朵花就如同被鲜血浸染过似的,无比鲜红,栩栩如生。

    但就是这朵花,让老李头浑身一僵,似乎想到了什么。

    “这只鞋子……”

    老李头脑海当中瞬间就闪过了乱葬岗的一幕。

    芸娘尸体上只有一只鞋子。

    那只绣花鞋上的那一朵如同鲜血浸染过的花朵,似乎已经深深的刻进了老李头的脑海当中。

    而现在,在他的妻子脚上,居然出现了芸娘尸体上的那一只鞋子。

    是巧合吗?

    老李头脑海一片空白,甚至浑身都开始无法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害怕!

    恐惧!

    种种负面情绪,占据了老李头的脑海。

    “逃……”

    几乎不假思索,老李头第一时间就向外跑去。

    只是,他刚一动,之前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动静的婆娘,却居然缓缓转过身来了。

    老李头看到了自家的婆娘,脸色苍白的可怕,甚至只有死人才有这种苍白的面孔。

    而且,自家婆娘嘴上还挂着一丝诡异的笑容,一步一步朝着老李头走来。

    “不,芸娘,不是我害死你啊……”

    老李头亡魂皆冒,哪里还敢在这里待着,整个人疯狂的朝着屋外跑去。

    昏黄的灯光,将老李头的影子拉的长长的。

    老李头似乎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婆娘正一步一步,穿着绣花鞋的那只脚已经踩到了他那长长的影子上。

    顿时,正在狂奔想要逃出屋外的老李头浑身一僵,整个人就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就好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无论他如何挣扎,身躯都无法动弹分毫。

    甚至,老李头感觉到浑身五脏六腑被一股阴冷的力量侵入。

    他的耳朵、鼻子、眼睛等等,开始流出了鲜血。

    一滴一滴滴落到了地上。

    “扑通”。

    老李头似乎想要挣扎,似乎内心不甘,他的表情狰狞扭曲,如同恶鬼一般,脸上被鲜血覆盖,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鲜血流淌在地面上,老李头不再挣扎了,身躯也没有了任何动静。

    屋子里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道,而地上的血泊当中则多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

    青州府异人司。

    一大早,张文定就来到了异人司。

    “见过大人。”

    看到柳毅后,张文定立刻行礼。

    “张文定,你有决定了?”

    “大人,我愿替大人效犬马之劳!”

    “很好,刘元,就由你安排张文定吧,先去熟悉一下异人司。”

    柳毅心里对张文定还是很满意的。

    毕竟,经历了怪异事件,甚至还曾经得到过异物,却最终没有被异物杀死。能够活下来的人,都不一般。

    尽管张文定能活下来,的确有些侥幸。

    但怪异事件当中,谁又能没有点侥幸?

    “少爷,外面有人送来一封信,是从柳州府送来的。”

    这时,灰叔拿着一封信来到了柳毅的面前。

    “柳州府的信?”

    柳毅接过了信,拆开仔细一看。

    顿时,柳毅脸色渐渐变的凝重了起来。

    “刑山快撑不住了吗?”

    柳毅若有所思,低声喃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