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怪异拼图 > 第六十四章 家丑
    柳州赵府内。

    赵员外战战兢兢的来到了偏院当中。

    这处偏院都是下人居住的地方,一般情况下赵员外很少到这些偏院中来。

    但现在,他却不得不来了。

    因为赵府遇到麻烦了。

    “老爷,死了,又死了两人。与老李头一起埋尸的那四个人,这几天时间都死了……”

    在赵员外面前,摆放着一具尸体。

    尸体上盖着白布,没有露出狰狞恐怖的模样。

    但赵员外已经能想象到,白布下的那副恐怖模样。

    他的声音都在颤抖:“该死,还没有找到凶手吗?对了,还有法师呢?”

    “老爷,法师也死了……”

    下人指着屋子里说道。

    很快,屋子里又抬出了一具尸体。

    这具尸体从打扮上看,是一名游方术士,是赵员外专门请来驱邪的法师。

    只可惜,这名法师现在也死在了赵府。

    “老爷,这几天已经死了太多人了,老李头一家人,还有四个下人的一家人,甚至还有法师,总共已经死了十几人了。恐怕赵府真的有脏东西……”

    管家战战兢兢的说道。

    这件事实在太恐怖了,甚至已经引起了巨大的恐慌。

    若不是赵员外为了遮掩“家丑”,恐怕早就报官了。

    只是,这件事太邪门了,而且与赵员外的“家丑”有关,所以才拖到了现在。

    但看这样的情况,继续拖下去只会死更多人。

    赵员外心知肚明。

    这几天死的都是哪些人?

    或许别人不知道,但他能不知道吗?

    从一开始死的是老李头一家人。

    老李头、老李头的妻子还有孩子,统统惨死在偏院的家中。

    赵员外大怒,准备让赵府的人自查。

    毕竟,老李头是他的仆人。

    像这种人命大案,其实应该报官。

    但赵员外却坚持没有报官,而是自己查。

    就是因为他隐约觉得,老李头的死与赵府的“家丑”有关。

    赵员外要是报官,那家丑岂不是弄的满城皆知?

    反正只是死了一些仆人罢了。

    到时候他给些银钱,官府那边自然能压下。

    只是,自查了几天都没有任何线索,反而接连死了人。

    除了老李头一家人,还有剩下的陆续四名下人,甚至四名下人的家人也统统都死了。

    这四名下人,赵员外心知肚明。

    就是当初与老李头一起埋尸的人。

    想到这里,赵员外就感觉仿佛有一股寒气直冲脑海。

    “把那个逆子给我带到客厅。”

    赵员外咬着牙,对着身旁的下人命令道。

    “是,老爷。”

    于是,下人离开了。

    赵员外也来到了客厅。

    很快,下人带着一名相貌英俊,但脸色苍白,双眼无神,看起来很虚弱、颓废的年轻男人来了。

    他就是赵员外的儿子,赵秀才。

    “逆子,这几天你可知道错了?”

    赵员外咬牙死死的盯着儿子。

    若不是他只有眼前这么一个儿子,就赵秀才做出了如此大逆不道,败坏人伦的丑事,他早就将赵秀才乱棍打死了。

    但他不能这么做。

    真要打死了儿子,赵家也就绝后了。

    “错?”

    赵秀才抬起了头,他的眼睛都仿佛散发着一丝冷光,嘴角间露出了一丝嘲讽:“哈哈哈,都说父慈子孝,而你呢?明明知道我与芸娘两情相悦,你却觊觎芸娘美色,把芸娘买来当成你的侍妾,甚至连一个名分都不肯给。”

    “哪怕如此,我与芸娘也恪守礼数。可你呢?老东西,你自己身体不行,却每日里都要折磨芸娘,以满足你那病态的欲望。芸娘遍体鳞伤,她是来向我求救啊,我不救她,她就被你折磨而死了。老东西,我何错之有?错的是你!”

    赵秀才似乎已经彻底豁出去了。

    甚至语气当中都无比冰冷。

    哀莫大于心死。

    生活在赵府,成为赵员外的儿子,也许就是他一生最大的悲哀。

    “少爷,你快别说了……”

    “逆子,你这个逆子还不知悔改,不就是一个女人吗?一个卑贱的丫鬟,我用几十两银子买来的,就算打死了也不算什么。而你呢?堂堂赵府公子,还是秀才公,将来功名有望,结果为了一个丫鬟,一个女人,就与我反目成仇,甚至做出了如此有辱门风的丑事,现在还不知悔改。我真想把你乱棍打死,送你去与那个卑贱的女人见面。”

    赵员外非常愤怒。

    他的儿子,为了一个女人,一个丫鬟,居然和他反目成仇。

    甚至到现在,赵秀才还不知悔改。

    这让赵员外很愤怒。

    “呵呵,好啊,你送我下去正好与芸娘见面,我想芸娘了……”

    赵秀才低声喃喃着。

    “老爷,还是报官吧。这件事太诡异了,不是我们能处理的了,已经死了太多人,甚至您和少爷也……”

    终于,管家忍不住开口了。

    这种时候,甚至都关系到赵家生死存亡了,他这个赵府的老人,不得不开口劝说了。

    “报官?对,报官,一定要找出凶手。就算真是那个贱婢,官府也能让那个贱婢再死一次……”

    赵员外眼睛通红,表情有些狰狞。

    现在他已经顾不得家丑外扬了。

    赵府的事,已经捂不住了!

    赵秀才嘴角却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芸娘,是你回来了吗?对,一定是你回来了,好啊,你杀的好啊,把这些人统统都杀了,最后我才能与你相见……”

    “逆子,逆子啊!来人,把这个逆子拉下去关起来,没有我的命令,绝不能放他出来!”

    赵员外捂着胸口,显然已经气极了。

    他唯一的儿子,如今变成这个样子,他也很愤怒,但更多的却是心痛。

    赵秀才被拉了下去。

    只是,他的笑声却回荡在整个客厅,仿佛无比阴森恐怖,让人心悸。

    “报官,现在就去报官!对了,再多拿些银子去衙门打点。我记得知府大人曾经提到过,在知府衙门里有一个特殊的衙门,叫做异人司,专门处理这些诡异的案子。就算真是那个贱婢回来了,我也能让她再死一次!”

    赵员外眼睛通红,表情因为愤怒而变的扭曲了起来,非常狰狞恐怖。

    管家不敢怠慢,立刻拿了银子急匆匆往知府衙门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