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怪异拼图 > 第六十五章 你还行不行?
    临近黄昏,柳毅一行人终于进了柳州府城内。

    街上有些冷清。

    其实青州、柳州虽然毗邻,但论起繁荣,柳州府还比不上青州府。

    柳毅等人直接来到了知府衙门前。

    一般各地的异人司衙门都在知府衙门里。

    通报了身份,很快就有一名中年文士模样的男子来到了柳毅的面前,恭敬的说道:“见过柳大人。我家掌印大人现在身体有些不太好,所以让我来迎接柳大人。”

    “带路。”

    柳毅也没有在意这些繁文缛节,现在他只想看看刑山的状态。

    于是,一行人进入到了知府衙门里,又转了个弯,来到了异人司衙门。

    刚刚走进异人司衙门,柳毅就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端坐在客厅内。

    “柳毅,你终于来了。”

    “刑山,你的情况比我想象中更严重。”

    柳毅看到客厅内的刑山后,眉头紧皱。

    现在的刑山,状态很不好。

    当初刑山在来到洛县时,虽然也之剩一层皮了,但身上至少还有生气。

    而现在呢?

    刑山的身体死气沉沉,甚至隐隐约约还有一股恶臭味,宛如腐烂的尸体一样。

    这是只有尸体才会出现的特征,如今居然都出现在了刑山的身上,足见刑山现在的情况有多么的糟糕。

    “是啊,没想到我的身体会恶化的这么快。”

    刑山摇了摇头。

    两人坐了下来,客厅里的气氛一时间有点沉闷。

    “刑山,你还没有驾驭第二件异物?”

    “我已经向总部申请了第二件异物,总部派出的人还在路上,应该就在最近一两天就能到柳州了。不过,我其实已经不抱希望了,向总部申请的异物,驾驭成功的又有几人?据我所知,很少有成功的,大部分都失败了。”

    柳毅也沉默了。

    他知道,刑山说的是事实。

    基于第二件异物,并没有那么简单。

    甚至,驾驭每一件异物,都是在生死之间徘徊。

    尤其是刑山已经驾驭了第一件异物的情况下,要驾驭第二件异物,必须得考虑与第一件异物是否冲突等问题。

    只有互相冲突,但又互相制衡,这样的异物才算是最合适的。

    否则的话,哪怕驾驭成功也只会让自己死的更快。

    这才只是第二件异物,以后的第三件、第四件、第五件甚至更多的异物,要想驾驭,那是难上加难。

    因为那个时候考虑的就不仅仅只是一两件异物的问题了。

    刑山向总部申请异物,或者其他异人向总部申请异物也是一样,完全就是赌运气。

    总部送来的异物,就算不合适也没有办法,只能强行驾驭。

    机会只有这么一次,不成功就是死。

    所以,最好的选择,其实是自己寻找合适的异物。

    只是,柳州府这么多年来也没有发生过怪异事件,比青州府都要安全。甚至连刑山也从来没有处理过一次怪异事件,上哪去寻找异物?

    也难怪刑山会那么悲观了。

    看着气氛有些沉闷,刑山平静的说道:“其实我早就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了,我们异人不就是这样?哪怕驾驭了第二件异物,无非也就是多活几个月时间罢了。我成为异人几个月时间,该享受的也都享受了,还见识到了许多常人没有见识过的东西,知足了。”

    刑山的语气很平静,甚至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看起来很释怀。

    只是,刑山真的释怀,真的知足了?

    没有人愿意死去。

    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

    刑山只不过是故作洒脱罢了。

    能不能活下来,根本就不是刑山自己能掌握的。

    柳毅看着刑山,心中也有些感同身受。

    因为几个月后,也许他就会和刑山一样,面临这样的难题。

    生死都无法掌握。

    “好了柳毅,不谈这些事了。先跟我回家一趟吧,在我家里吃些便饭,有些事我还要拜托你。”

    柳毅没有询问刑山究竟什么事。

    刑山大老远找他来总不会是单纯为了叙旧,有什么事,刑山一定会说。

    “好。”

    柳毅没有多问。

    于是,在刑山的带领下,一行人离开了异人司。

    刑山的家距离异人司没有多远,大概只隔了一条街。

    没过多久,就已经到了刑山的家门。

    刑山的家是一座气势恢宏的建筑,外面有下人守着,大门紧闭。看到刑山后,立刻就打开了大门。

    走进大门,里面亭台楼阁,廊桥清水错落有致。

    光是这个庭院,就比柳毅在洛县的柳府要气派奢华许多。

    “老爷”。

    来到了客厅,几名美艳女子走了出来,目光落在了刑山与柳毅的身上。

    “柳毅,你带来的人也累了、饿了,让他们下去吃饭歇息一番,我都安排好了。”

    刑山缓缓开口道。

    “好,你们下去吧。”

    柳毅目光中闪过一丝精芒。

    随后,柳三、柳四以及张文定都下去了,唯有尸奴还留在柳毅的身旁。

    刑山看着尸奴凹凸有致的窈窕身材,嘴角间微微露出了一丝笑容道:“柳毅,不愧是年少风流啊,还带着一名侍妾在身边。”

    “你是说尸奴吗?”

    柳毅认真的看着刑山道:“她不是人。”

    “呃……”

    刑山面皮微微抽动。

    这个时候他才仔细看着尸奴,浑身上下死气缠绕,的确不像是一个活人。

    不是活人,难道是死尸?

    只是,死尸又怎么能跟随在柳毅的身边?

    刑山没有多问。

    没一个异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无需刨根问底。

    反倒是客厅内的一些美艳女人,听到柳毅说尸奴不是人,一个个的脸上都带着一丝害怕的表情,但也尚算镇定,并没有惊慌失措。

    “这些都是我的妾,是我成为异人后才纳入房中。可笑,我没有成为异人之前,仅仅只是一个每天在城内厮混的小民罢了,哪里能住得上这样的大宅子?哪里能得享齐人之福?”

    “只是,我快死了。我死了之后,这一切都享受不到了。柳毅,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的一双儿女。”

    “爹爹”。

    就在这时,两名四五岁的孩子从外面跑了进来,似乎丝毫也不害怕刑山这副模样。

    “你的孩子?”

    柳毅目光闪烁道:“你只有这两个孩子,都四五岁了,是你没有成为异人前就有了。那你成为异人后纳了那么多妾,没有人怀孕?”

    “怀孕?我们这类人身体都遭受异力的侵蚀,想要留下子嗣何其艰难?”

    顿了顿,刑山似乎想到了柳毅的年龄。

    他面色古怪的问道:“柳毅,你实话告诉我,你还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