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怪异拼图 > 第六十七章 索命
    刑山很兴奋,发自内心的兴奋。

    他虽然是异人,甚至都快要死了,但却依旧没有遇到过一起怪异事件。

    柳州府整体上比青州府安全多了。

    这么多年,连一起怪异事件都没有发生过。

    好奇肯定有。

    不过,刑山这么兴奋可不仅仅是因为好奇。

    “柳毅,你都听到了吧?怪异事件,柳州府居然发生了怪异事件,这可真是幸运啊。”

    “幸运?”

    柳毅摇了摇头道:“一旦发生怪异事件,若是解决不了,那就会酿成一场灾难,这可不是什么幸运,是诅咒!”

    柳毅解决过两次怪异事件,因此,他很清楚怪异事件有多么难缠。

    想要解决,没有那么容易。

    甚至就算是异人,稍有不慎,也会死在怪异事件当中。

    何况,还是刑山现在这种状态。

    只怕动用一次异物的力量,身体就会崩溃,从而死去。

    这种情况下,刑山还怎么去处理怪异事件?

    不过,刑山却摇了摇头道:“柳毅,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如果平常的时候出现怪异事件,那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但于我而言,尤其现在这种时候,这却是大大的好事。”

    “我现在就等着驾驭第二件异物救命。可申请总部的异物,也仅仅只有一次机会,能不能成功先不说,但我连一点选择的余地都没有。现在柳州府爆发了怪异事件,一旦处理了这一起怪异事件,关押了怪异事件当中的异物。那至少我驾驭的第二件异物就有了选择,说不定这起怪异事件当中的异物就很适合我,是能救命的异物!”

    柳毅明白了。

    刑山这么兴奋,是因为怪异事件的发生,有可能得到一件异物。

    对于刑山这种快要死亡,必须驾驭第二件异物的异人来说,多一件异物可不仅仅多一个选择那么简单。

    有可能就是多一个活下来的机会!

    所以刑山才会这么激动。

    “柳毅,你解决了两起怪异事件,经验丰富。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刑山邀请柳毅一起去查看怪异事件。

    实际上,发生在柳州府的怪异事件,那就得柳州府异人司去处理。

    柳毅目光微微闪烁。

    “好,我也去看看。不过,我只是去看看,要是情况不对,我会立刻撤离。”

    柳毅明白怪异事件的可怕。

    平白无故,他不会替别人处理怪异事件。

    毕竟,他现在的情况也远远算不上好,动用一次玉簪子的力量,那他能活着的时间就越短。

    真要是怪异事件有危险,他可不会死磕,他会第一时间撤离。

    “那是自然,若真有危险,你尽管离开便是。”

    刑山不以为意。

    他虽然帮了柳毅一把,但也不会指望柳毅搭上性命也得帮他。

    那根本就不可能!

    “好,事不宜迟,现在就去赵家查看,先确定究竟是不是怪异事件。”

    “是,掌印大人。”

    于是,刑山开始召集人手。

    柳州异人司的人,现在都是刑山的班底。

    因此,倒是很迅速就出动了。

    柳毅也是第一次看到其他异人司处理怪异事件。

    因此,他也没有说话,而是默默的召集了柳三柳四以及张文定,还有尸奴,一起跟在刑山的身后,朝着赵府赶去。

    赵府距离异人司有一段距离。

    大概走了小半个时辰,这才来到了赵府。

    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街道上也非常冷清。

    不过,赵府内外却是灯火通明。

    早就有人守护在大门处了,看到异人司的人到来,赵府下人急忙打开了大门,并且飞奔似的去向赵员外禀报了。

    很快,赵员外亲自迎了出来。

    “是异人司的大人吗?老夫有失远迎,望各位大人见谅。”

    赵员外脸上堆满了笑容,眼神中精芒闪动,一副精明圆滑的模样。

    “这是我们异人司掌印大人。”

    “见过掌印大人。”

    赵员外恭敬的向刑山行礼。

    即便刑山模样非常狰狞恐怖,赵家的一些下人、丫鬟望着刑山的眼神都有些害怕,但唯独这赵员外却好像没有任何恐惧之色。

    这份定力的确相当不错。

    “赵员外,是你上知府衙门报案,说是有古怪的案子?”

    “对,是我让管家去报案的。最近几天,我们赵府死了十几人了,而且人人死相凄惨,实在是古怪之极……”

    赵员外开始向刑山介绍赵府发生的怪事。

    “带我去看尸体。”

    “是,掌印大人。”

    于是,刑山等一群人跟在了赵员外的身后,来到了赵府的偏院。

    此刻,偏院里的地上摆放着十几具尸体,一些尸体甚至已经腐烂,发出了阵阵恶臭,看起来已经死了几天的时间了。

    “为什么现在才报案?”

    刑山问道。

    “本来以为是有仇家对付我赵家,于是就先调查了一番。结果却接连有人死去,我这才觉察出不对劲,所以去衙门报案。”

    赵员外早就想好了说辞,对答如流。

    “说吧,你们自己知道点什么?不要有任何隐瞒,如果被我知道你们隐瞒,后果会很严重!到时候,就算是知府也保不了你们。”

    刑山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只是,这丝笑容却好像恶鬼一样,令人心生恐惧。

    哪怕一直都很镇定的赵员外也忍不住心中一跳。

    “我……我不敢隐瞒。但这是我赵家的一桩丑事,我实在难以启齿……”

    不过,看到刑山那副恶鬼般的面孔,又想到最近几日赵府接连死人,赵员外一咬牙,下定了决心,沉声说道:“事情还要从那个贱婢说起。我从一农户家中买下了他们的女儿芸娘,并将其抬举成了侍妾,谁曾想却惹下了泼天大祸……”

    赵员外一五一十,将赵府的这一桩“丑事”说了出来。

    “这么说,有可能是芸娘的死触发了异物的杀人规律,继而演变成了一起怪异事件?”

    刑山没有在意赵员外的尴尬。

    是不是丑事,与他无关。

    他现在就想确定,这是不是一起怪异事件?

    如果是怪异事件,那么异物又是什么?

    “掌印大人,一定是芸娘那个贱婢,她离间我们父子,搅得整个赵府不得安宁。哪怕死了,她的鬼魂也要找我们索命。”

    赵员外心中其实也在害怕,甚至声音都在颤抖。

    “鬼魂索命?”

    刑山冷笑一声道:“这个世界上没有鬼魂,只有异物!无知的人将怪异事件当成了鬼魂,实在可笑之极!”

    这时,刑山看到柳毅已经揭开了尸体上的白布,正一具具尸体的仔细查看。

    “柳毅,你发现了什么?”

    刑山心中一动,冲着柳毅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