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怪异拼图 > 第六十八章 好人不长命
    “没什么。”

    柳毅摇了摇头,脸色很平静,似乎真的没有看出什么。

    不过,刑山知道柳毅在处理怪异事件上经验丰富,于是继续问道:“柳兄,如果发现什么就说吧,而且你也知道,我并没有处理过怪异事件,经验远远不及你。如果能够早日处理这起怪异事件,关押这件异物,我也能多一个选择。如果一直拖下去,我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柳毅闻言也沉默了一会儿。

    怪异事件,他不想插手。

    尤其是需要动用异物的力量,他更不想插手。

    不过,如果仅仅只是分析,仅仅只是助刑山一臂之力,找出异物的杀人规律,柳毅的确能帮忙。

    许久,他才缓缓开口道:“你们异人司有仵作吧?让仵作去检查一下尸体,看看他们是怎么死的?”

    “好,立刻验尸。”

    刑山立刻下达了命令。

    很快,两名仵作早就准备妥当,立刻开始将尸体抬进去检验。

    大概一个多时辰后,两名仵作走了出来。

    “什么情况?”

    刑山急忙问道。

    其中一名仵作恭敬的说道:“掌印大人,根据我们的初步判断,这些尸体死亡的原因很诡异,都是尸体内部的内脏器官破碎,变成了一块又一块的碎片,但外表却有完好无损。正常情况下,我实在无法想象有什么人能用这种方式杀人。只有拥有诡异力量的异物能做到,这大概率是一起怪异事件。”

    刑山点了点头。

    虽然他一开始就隐隐判断是怪异事件,但没有什么太有力的证据。

    仅仅只是觉得这起案子很诡异,不像一般的案子。

    这时,柳毅开口了:“仵作已经通过验尸确定了这是一起怪异事件,那么现在我们就可以按照怪异事件来处理了。”

    “怪异事件最重要的是什么?规律!异物杀人的规律!没有异物会无缘无故杀人,一定是有人触发了异物的杀人规律。所以才会造成这一起怪异事件,而这起怪异事件当中,其实一直都围绕着一个关键人物——芸娘!”

    “芸娘……”

    刑山立刻转身,对着赵员外说道:“芸娘的房间在哪里?”

    “我立刻带大人去那个贱婢的房间。”

    赵员外立刻带着众人前往芸娘的房间。

    很快,众人来到了房间当中。

    柳毅等人进入到了房间当中,却发现房间里几乎干干净净,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非常简单的一些摆设。

    明显这是有人专门打扫过了。

    “赵员外,这是怎么回事?”

    刑山冷冷问道。

    “大人,芸娘这个贱婢,做出了这等丑事,我一怒之下,命人将她的所有东西都给烧掉了。”

    赵员外小心翼翼的说道。

    他察觉到,眼前的这位“刑山”大人,似乎有点不对劲,仿佛在忍耐着怒火一样。

    一旦刑山发怒,赵员外也不知道对方会做出什么事。

    “看来在这房间里找不出什么线索了。不过,东西可以毁掉,但人却还在。赵员外,你的儿子赵秀才,应该还在赵府吧?他与芸娘如此亲密,许多事问他即可。”

    “啊?那个逆子被我关了起来。”

    “赶紧把赵秀才带过来。”

    刑山冷冷说道。

    随后,赵员外也只能让人将赵秀才给带到客厅。

    没过多久,赵秀才被带了上来。

    不过,赵秀才现在精神状态好像有点不对劲。

    他冷漠的看着赵员外以及刑山等人,甚至嘴角间还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缓缓开口道:“你们不用白费心机了,芸娘回来了,你们统统都要死!哈哈哈……”

    “逆子,真是逆子……”

    赵员外气得浑身发抖,眼睛都红了。

    “来人,掌嘴,让他清醒清醒。”

    刑山可不管赵秀才是什么人。

    他关心的是怪异事件,是异物。

    至于赵秀才,甚至赵员外,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啪啪啪”。

    异人司的人上前,狠狠打了赵秀才几个巴掌。

    把赵秀才的牙都打掉了,脸上立刻就红肿了起来,露出了一丝痛苦之色。

    赵秀才不再疯言疯语了,刑山冷笑道:“看来你还没疯,我对你们赵家的这点破事不感兴趣,我只关心这起案子。所以,我问你答。”

    “芸娘死前可有什么异常的表现?或者,芸娘最近得到过什么特别的东西?”

    刑山问道。

    赵秀才嘴角间流出了一丝鲜血,他面色凄苦,眼神迷茫,犹如行尸走肉一般,缓缓说道:“那日,芸娘又找我哭诉。老东西把她折磨的遍体鳞伤,甚至差点死了,芸娘让我带她离开,永远离开赵府,过我们两个人的日子。”

    “可恨我当时还念着这个老东西的养育之恩,没有答应芸娘,只是宽慰芸娘,让她暂且忍耐一些时日。芸娘强忍着泪水,重新换上了一套衣服。她说那是她一针一线裁剪出的成亲服饰,她只想和我成亲时穿上。芸娘心灵手巧,她裁剪的衣服很美,那一双鞋也很美。可是,就在芸娘穿给我看时,老东西闯了进来。”

    “老东西气急败坏的抓走了芸娘,把我关在了屋子里。后来我才知道,芸娘居然被这个老东西活生生给乱棍打死了……哈哈哈,这是报应,老东西,你的报应来了。这只是开始,你会死,整个赵府的人也都会死!”

    赵秀才恶狠狠的目光盯着赵员外。

    他们已经不再是父子了,为了一个女人,父子之间反目成仇,赵秀才甚至恨不得杀了赵员外。

    “赵员外,你让人打死了芸娘,动手的人是谁?”

    柳毅突然开口问道。

    “是……是老李头。对,就是老李头几人。”

    “他们人呢?”

    “死了,都死了,最先死的就是老李头。”

    说到这里,赵员外眼神当中也不禁露出了一丝恐惧之色。

    柳毅又看向了客厅外的下人,语气平静的问道:“你们都看到老李头等人打死了芸娘?”

    “我……我看见了。不过,老李头其实很善良,他不忍心打死芸娘,下手都很轻,只打了十几棍,芸娘就死了。兴许是身子弱……”

    “对啊,老李头真的很冤。芸娘就算想要报仇,也不应该找老李头,他是个好人。”

    “老李头死的太冤了,好人不长命啊……”

    这些下人居然都为老李头喊冤,足见老李头平日里对待这些下人恐怕很宽容。

    只有赵员外,听到老李头居然阳奉阴违,还想着放过芸娘,他的眼神就阴沉了下来。

    不过,老李头已经死了,而且全家都死了,他也没有办法再惩罚老李头。

    “异物杀人,只看谁触发了异物的杀人规律,与他是否是好人没有关系。”

    这时,柳毅站了起来。

    他目光在大厅内一扫,最后集中在了赵员外的身上,一字一句缓缓开口说道:“赵员外,你觉得老李头他们真的打死了芸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