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怪异拼图 > 第七十二章 来了
    赵府,夜已深。

    客厅内,只有赵员外、赵秀才、柳毅、刑山以及贾白五人,还得加上柳毅身后的尸奴。

    五人一尸!

    其中三人都是异人。

    只有赵员外以及赵秀才,只是诱饵。

    对,他们就是诱饵。

    柳毅等人就是用赵员外、赵秀才,将异物吸引出来。

    这可能很残酷,但这却是最好的选择。

    曾经柳毅在洛县处理玉簪子事件时,对于安元生牺牲一些丫鬟的性命,心里还颇有微词,于心不忍。

    但现在,柳毅早已经没有了这样的感觉。

    倒不是柳毅真的铁石心肠,而是他明白,一起怪异事件一旦爆发,会造成多么可怕的后果。如果死掉一人能关押异物,解决一起怪异事件,那会很划算。

    当然,当诱饵也不是一定会死。

    刑山显得很紧张,紧紧的盯着客厅外。

    贾白也是一样,虽然表面上镇定,但眼神却一直都望着门外。

    柳毅则想的更多。

    这一次赵府发生的怪异事件,实际上并不复杂。

    和玉簪子事件差不多,都只是发生在一个地方。

    玉簪子发生在柳府,而这一起怪异事件则发生在赵府。

    只要范围没有扩大,那么迟早都能找到异物的线索,可能也就是时间问题罢了。

    即便刑山对时间有要求,柳毅也有很大的把握尽快找出异物。

    他担心的不是能否找出异物,而是找出了异物怎么办?

    就像这一次,如果异物真的来了,要杀掉赵员外、赵秀才,那才是真正麻烦的地方。

    因为,这一次很有可能与异物正面碰撞。

    完全是硬碰硬!

    柳毅有处理怪异事件的经验,但却没有与异物正面硬碰硬的经验。

    玉簪子事件当中,柳毅摸透了玉簪子的杀人规律,根本就没有触发玉簪子的杀人规律,因此找到玉簪子,自然就能关押,不需要正面硬碰。

    至于铜镜事件,铜镜本身就没有那种很强的攻击性,仅仅只是利用人心杀人罢了。只要控制轴内心的贪婪,铜镜也不会造成什么威胁。

    但这一次不一样了。

    柳毅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寻找异物的规律与弱点。

    他只能硬碰硬,强行关押。

    而且,柳毅还看到了仵作验尸。

    那些被异物杀死的人,尸体内的五脏六腑都被碾成了碎片,足见这一次异物的攻击性有多么恐怖。

    不过,这里有这么多人。

    而且还有刑山、贾白。

    到时候也不一定轮到柳毅出手。

    夜已深,赵府客厅内依旧灯火通明,但外面的街道上却已经非常冷清了,没有什么声音。

    “啪”。

    忽然,一声细微的响声传进了柳毅的耳中。

    柳毅的身体虽然不太正常,但感知力却大大的增强了。

    他立刻睁开了眼睛,紧紧的盯着门外。

    其实不止柳毅,刑山、贾白,还有埋伏在客厅外的人,都已经隐隐约约看到了一道身影。

    “谁?”

    赵员外忍不住一声大喝。

    只是,没有任何回应。

    门外那道若隐若现的身影,居然一步一步,一直往前走来。

    方向赫然是客厅!

    “来了!”

    刑山低沉着声音,神情也很紧张,但紧张中却带着兴奋以及一丝丝的期待。

    客厅外的那道身影越来越近了,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向了客厅。只是,这道身影走路的姿势却好像有点问题。

    似乎,有点僵硬。

    外面漆黑一片,只有客厅有光,看不清外面的那道身影。

    只是,随着身影越来越近,众人依稀可以看到身影的模样了。

    “他……他……”

    埋伏在客厅外的人,似乎看到了那道身影的模样,惊呼出声,声音中还带着一丝颤抖。

    “老李头?他不是死了吗?”

    这个时候,客厅内的人也都看清了。

    老李头!

    这道身影居然是老李头!

    老李头已经死了,早已经成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甚至,之前仵作还验过尸。

    老李头光着身子,肚子上到胸口,有一道大大的口子。

    那是仵作验尸划开的口子。

    由于时间问题,仵作甚至都没有把伤口缝合好,导致可以看到伤口里面的破碎的五脏六腑。

    现在这些五脏六腑甚至还随着老李头的行走,一点点的掉在了地上,看起来非常恐怖。

    所有人都能一眼看出来,老李头不是人!

    老李头瞳孔翻白,但却一步一步朝着客厅走来,渐渐靠近了客厅。

    客厅外埋伏的人已经有点按耐不住了,因为心生恐怖,甚至濒临崩溃。

    毕竟,这些人都是第一次碰到怪异事件,第一次见到这么诡异恐怖的事。

    即便是刑山,这个时候也胸膛起伏不定,显然内心很紧张。

    “等一等,外面的人不要贸然动手,让他进来。”

    这个时候,柳毅忽然开口了。

    老李头的尸体诡异的行动了起来,甚至一步步靠近柳毅,这么恐怖的一幕,也只有柳毅似乎还保持着头脑的冷静。

    他在寻找异物。

    老李头身上一定有异物,否则的话,老李头的尸体不可能这么诡异的站起来行动。

    “异物……”

    柳毅从上到下仔细的打量着老李头。

    终于,他看到了老李头身上的古怪。

    鞋!

    老李头脚上只穿了一只鞋。

    而且,还是一个女人穿的绣花鞋。

    看到这个绣花鞋,柳毅感觉很熟悉,鞋子上有一朵如同鲜血浸染过似的鲜红花朵。

    “是芸娘尸体上的那只绣花鞋?”

    柳毅脑海中灵光一闪。

    他想起来了。

    这只绣花鞋不正是芸娘尸体上的那只绣花鞋吗?

    当时柳毅还让人寻找过,但没有找到芸娘脚上上的另一只鞋。

    “不,这不是同一只鞋。芸娘脚上穿着的是左脚的鞋子,而眼前老李头脚上的鞋子是右脚,正好与芸娘左脚上的鞋子配成一双。”

    “但芸娘左脚上的绣花鞋并不是异物,真正的异物,应该是老李头右脚上的这只绣花鞋!”

    柳毅的声音不大,但客厅内外的所有人都听的很清楚。

    所有人都将目光望向了老李头脚上的那只绣花鞋。

    那是真正的异物!

    “动手!”

    异物已经确定,刑山再也按耐不住,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寻找异物的规律与弱点了。

    他只想尽快关押异物。

    于是,刑山一声大喝,客厅外柳州府异人司的人也立刻行动了起来。

    用准备好的铁链、渔网,从各个方向朝着老李头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