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怪异拼图 > 第七十八章 异物“流沙”
    刑山的身影已经被血火淹没了,并且血火还在不断的向外膨胀。

    显然,血火已经失控。

    刑山无法再压制这件恐怖的异物了。

    这是突发的情况,在计划之外。

    本来在柳毅、刑山的计划当中,虽然刑山现在的状态很不好,但应该能再催动一次异物的力量。

    到时候将刑山送回异人司就行了。

    哪怕真的失控了,在异人司里也有足够的办法关押刑山体内的异物。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刑山的情况这么恶劣。

    或者说,刑山体内异物居然这么恐怖,刑山现在就已经压制不住了。甚至他们连靠近都是一种奢望。

    至于动用异物的力量压制血火。

    柳毅做不到,贾白的异物是一枚铜钱,面对失控的血火,也无可奈何。

    “不,绝对不能让刑山死在这里。一旦死在了这里,刑山体内的血火就会彻底挣脱束缚,到时候我们要对付的就不是一件异物了,而是两件。何况,刑山的这件异物这么霸道,见血必死,一旦造成怪异事件,那将极其恐怖,后果极其严重!”

    贾白的语气很凝重,神情肃然的盯着刑山。

    只是,现在能有什么办法?

    “我们还有唯一的办法。”

    这时,柳毅开口了。

    “什么办法?”

    贾白问道。

    他自问无法压制住此刻刑山的异物,难道柳毅的异物能压制血火?

    或者,柳毅有办法压制血火?

    “贾白,要想避免刑山的异物失控,从而造成一起难以挽回的可怕怪异事件,那就必须让刑山自己压制血火。哪怕仅仅只是短暂的压制,到时候我们也能将刑山带回异人司,送进黄金屋里。”

    “刑山自己都这种状态了,怎么压制血火?”

    贾白摇了摇头。

    他当然也想过这个道理。

    但血火失控,其实也就意味着刑山无力再压制血火了。

    “贾白,办法就在你的身上。难道你忘了你这次来到柳州府的目的?你是给刑山送第二件异物的。如果刑山能够在这里驾驭第二件异物,两件异物形成了短暂的平衡,到时候危机自然就能解除了。”

    柳毅说出了办法。

    贾白闻言微微一怔,但随即摇了摇头道:“不行,这实在太冒险了。一般情况下,要驾驭第二件异物,都会在黄金屋里进行。那样就算是失败了,失控的异物也无法离开黄金屋,不会对外界造成任何影响。”

    “可要是在这里,万一刑山驾驭失败,那就有可能让两件异物都失控,造成两起怪异事件。再加上还有绣花鞋事件,到时候柳州府的怪异事件就会彻底成为一场灾难。这个代价太大了,后果太严重了,我不敢赌!”

    “可这是唯一的办法。如果不这样做,那可以肯定,血火会失去控制,到时候我们再想关押血火,那需要付出多少代价?可要是刑山尝试着驾驭第二件异物,你们总部既然给刑山第二件异物,那就应该有一些把握。就算没有驾驭成功,能用异物遏制住血火的蔓延,那也能给我们争取时间,将刑山送回异人司的黄金屋里。”

    柳毅的话,让贾白陷入到了沉思当中。

    他在衡量得失。

    这是一个重大决定,他必须考虑清楚。

    “给我,把异物给我。我就要在这里驾驭异物,贾白,这是我唯一的机会,否则你无法想象血火一旦失去控制有多么恐怖,见血必死。到时候,不出三天时间,整个柳州城的人都会死,这样的后果,总部能承受吗?”

    刑山的声音从血火当中传了出来。

    他的状态虽然差到了极点,但还没有死。所以,柳毅说出的办法,他也听到了,这也是刑山唯一“活下来”的机会。

    本来他还想关押住绣花鞋后,在绣花鞋与总部的异物之间做一个选择。

    但现在看来,他已经没有选择了。

    贾白还在衡量。

    可是,刑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的身体已经快被血火给烧成灰了。

    “好,刑山,我把第二件异物给你。就算你无法驾驭成功,也希望你能利用两件异物的力量,形成短暂的平衡,让我们有时间将你送回异人司的黄金屋里。这样也能尽量避免在柳州城酿成一场可怕的灾难。”

    “我答应你。”

    刑山说话的声音都很勉强,他显然已经到了极限,身上的血色火焰再度膨胀了一圈,甚至引动了柳毅、贾白体内的鲜血,仿佛体内的鲜血要燃烧起来一般。

    贾白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巧的黄金盒子。

    他慎重的看着黄金盒子,随即使劲朝着刑山一扔:“刑山,接住它。我给你带来的这件异物叫做流沙。它的杀人规律就是不能触碰,一旦触碰,流沙就会进入体内杀人。你曾经提到过,你的异物是火,所以总部也有充分的考虑,给了你这件流沙。流沙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克制火焰,因此,也许能让你平衡体内的血火,从而提升驾驭第二件异物的几率。”

    “啪”。

    从血火当中猛的伸出了一只干枯的手。

    手掌上满是血色火焰,甚至都可以看到火焰的灼烧,手掌正在一点点的被烧成灰烬。

    “流沙……”

    刑山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期望。

    这个时候,他也没有时间去考虑慢慢驾驭了。

    流沙对血火可能会有一定的压制作用,这仅仅只是总部的推测。

    刑山这个时候也只能相信总部的判断。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打开了黄金盒子。

    在黄金盒子里,有一团细沙。

    看起来好像很普通,静静的躺在黄金盒子里。

    但它是异物,一件可怕的异物。

    刑山伸出满是血色火焰的手,直接往黄金盒子里的这团流沙一抓。

    当刑山的手与黄金盒子里的流沙触碰的那一刻,流沙的杀人规律被触动。

    它不再静静的躺在黄金盒子里,而是立刻就变成了一件恐怖的异物,开始杀人了!

    “轰”。

    黄金盒子内的那团流沙迅速暴涨,仿佛一下子膨胀了几十倍,化为一团巨大的流沙。

    并且,这团流沙迅速的包裹住了刑山,从刑山的嘴巴、眼睛、鼻子,甚至身上受伤的伤口等地方疯狂的钻进了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