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怪异拼图 > 第八十四章 铜镜里的字!
    “你有办法离开柳州城?”

    贾白眼前一亮。

    不过,他有些不太相信。

    流沙就是他自己送到柳州城的,他也很清楚流沙的恐怖。

    尤其还是与刑山的异物组成了一块拼图,那就更让流沙仿佛蜕变了一般,变成一件更加强大恐怖的异物。

    在这件异物的包围之下,就算是贾白想要强行离开柳州城都办不到,柳毅能有什么办法?

    柳毅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黄金盒子。

    这个黄金盒子不算大,而且封的死死的。

    “啪”。

    柳毅打开了黄金盒子,他从黄金盒子内拿出了一面铜镜。

    看到这面铜镜,贾白目光微微一闪,随后紧紧的盯着柳毅。

    “异物?”

    “不错,这是一件很特殊的异物。只要你心中有欲望,而且是最大的欲望,手持这面铜镜,在黑夜当中,铜镜里就会给出一些满足你欲望的办法。”

    “所以,你是想动用这件异物?”

    “张文定,你拿着铜镜。对这面铜镜,你应该很熟悉了。”

    柳毅直接对张文定说道。

    “我?”

    张文定看到铜镜后,眼睛微微一缩。

    他当然认识铜镜。

    这是一件异物,当初他甚至使用过了一次异物。

    而且最近张文定也渐渐知道了一些铜镜的规律,于是,张文定问道:“我现在使用铜镜,算不算第二次使用铜镜?”

    张文定的意思是铜镜里的画面可能有陷阱。

    “不知道,是不是陷阱,先看看铜镜怎么显示再说。”

    柳毅没有给自己使用。

    他很清楚,现在他内心的欲望,依旧是完美驾驭异物,铜镜也只会给出驾驭黑棺的画面,无法帮助柳毅离开柳州城。

    “那我试试。”

    张文定接过了铜镜,随后就紧紧的盯着铜镜。

    贾白没有仔细询问,但他也有一些猜测。

    比如,想要铜镜给出离开柳州城的办法,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他不会真的相信柳毅所说,铜镜随随便便就能给出解决办法。

    铜镜既然是异物,那么使用铜镜就一定会付出代价。

    只是,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或者其中有什么蹊跷,柳毅没有细说的意思,贾白自然也不会刨根究底。

    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离开柳州城的办法,至于其他的事都是次要。

    “告诉我,如何才能活着离开柳州城?”

    张文定对着铜镜说道。

    这也是他现在内心深处最大的欲望了,他想要活着离开柳州城!

    毕竟,他还有深爱的妻子,他不想死在柳州城。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铜镜上没有任何反应。

    “是时间没到吗?”

    柳毅皱着眉头,天已经黑了。

    但他仔细回想,铜镜每次浮现出画面,似乎都是在深夜。

    至于铜镜能不能白天就出现画面,柳毅也不清楚。

    忽然,外面传来了一阵阵杂乱的脚步声。

    “大人,外面有很多人在冲击知府衙门,一旦冲进了知府衙门,只怕我们异人司衙门也会受到冲击。就连刑山大人的家眷都被堵在了知府衙门外。”

    异人司的人急匆匆赶来向柳毅禀报。

    柳毅看了一眼张文定手中的铜镜,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他便对着贾白说道:“贾白,我们出去看看吧,不能让异人司衙门混乱。”

    “好,出去看看。”

    这种情况下,“民变”是很常见的。

    毕竟,灭城级怪异事件,动静实在是太大了。

    哪怕普通人不知道有怪异事件,但看到那么诡异的血火扩张,甚至还有流沙笼罩在整座柳州城,所有人自然都知道,柳州城发生了巨大变故。

    这个时候,他们自然第一时间就会来找衙门的人。

    柳毅带着尸奴,与贾白一起离开了异人司衙门,来到了知府衙门外。

    此刻,知府衙门外,聚集着大量的民众。

    还有知府衙门的捕快、衙役等人。

    至于官员,却一个都没有看见,显然都躲在了后衙。

    这帮官员现在可不敢面对愤怒的民众。

    柳毅看到大门的确被围的水泄不通,但那些民众还是害怕衙役捕快们手中明晃晃的大刀,不敢真的冲进知府衙门。

    因此,在衙门外对峙了起来。

    柳毅皱了皱眉头,随即来到一名衙役面前,冷冷的说道:“让知府妥善处理这件事,衙门不能乱,更不能被这些人冲进衙门。否则,他这个知府也就不用当了,自己伸长脖子抹了吧。”

    柳毅的话可没有丝毫的客气。

    而且,他也不是威胁。

    因为,他真的会这样做。

    他不会浪费时间在外面那些民众的身上。这个时候,他说什么,外面的民众肯定都不会相信。

    何况,安抚民众也不是异人司衙门的职责,这是知府的职责。

    要是知府做不好,柳毅也不介意砍了知府,换一个更合适的人来处理。

    衙役自然知道柳毅现在掌管了异人司,因此不敢怠慢,迅速的跑进了后衙。

    很快,后衙中走出了知府等人。

    知府之前对柳毅的做法与态度不满,因此,脸色也不太好看。

    柳毅却没有理会,而是直接了当的说道:“知府,我现在正式通知你。柳州府发生很严重的怪异事件,现在异人司将会接管柳州府,知府衙门要全力配合异人司处理怪异事件。衙门外的人,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让他们离开。知府衙门不能受到冲击,异人司衙门更不能受到冲击。”

    “你不能做到,那我就换一个能做到的人上来!”

    柳毅眼神冰冷,话中的意思毫不留情。

    但知府此刻除了愤怒,更是心中一凛。

    他知道,柳毅的话不是随便说说,而是真准备这样做。

    发生了怪异事件,异人司就有权利命令任何衙门,就算他这个知府也得听从异人司的命令。

    “是,掌印大人。”

    最终,知府低下了头。

    柳毅离开了知府衙门。

    他让人从人群中把刑山的家眷都接了过来,一共也就三人。

    至于刑山的那些小妾,柳毅可没打算将她们也接到异人司。

    刑山的妻子与孩子都很害怕,望着柳毅,目光中带着一丝恐惧。

    柳毅直接说道:“刑山已经死了,不过,他把你们托付给了我。这次柳州城发生了严重的怪异事件,非常危险。不过你们放心,你们可以进入异人司的黄金屋,只要我没有死,那就会保证你们的安全。”

    “谢谢大人……”

    刑山妻子强忍着泪水向柳毅跪谢。

    刑山已经死了,柳毅完全可以不遵守承诺,但柳毅将她们接过来了,这就是恩情!

    “柳毅,血火又扩大了,已经不仅仅只是笼罩赵府了。难怪已经激出了民变,现在整个柳州城恐怕都彻底混乱了。”

    贾白神情凝重的望着远处的天空。

    柳毅也放眼望去。

    的确,他看到远处漫天都是血色火焰。

    “走吧,先回去。”

    柳毅带着刑山的妻子与孩子回到了异人司。

    刚刚回到异人司,柳毅一眼就看到了客厅内,张文定手上的铜镜居然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显然,铜镜被触发了。

    于是,柳毅与贾白迅速的走了过去。

    张文定声音有些干涩的说道:“掌印大人,你回来的正好,刚才铜镜散发出光芒,恐怕快出现画面了。”

    柳毅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几人都紧张的盯着铜镜的镜面。

    此刻,铜镜镜面散发出的光芒,居然如同水一般,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铜镜,告诉我,怎么活着离开柳州城?”

    张文定又问道。显然,他心里有些紧张。

    实际上,不仅他紧张,就算是柳毅也紧张,其他人全都很紧张。

    也许,铜镜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了。

    哪怕是贾白,心里有些不太相信,但也希望能有奇迹。

    毕竟,铜镜是一件异物。

    而异物,就代表着无限的可能,谁也不知道异物有多么诡异而强大的力量。

    “嗡”。

    铜镜内终于出现了画面。

    画面有些黑,似乎是在黑夜。

    然后,画面不断的拉近,来到了一间屋子里。

    屋子里点着一盏烛火,只是烛光昏黄,屋子里的摆设有些模糊。

    “屋子?”

    柳毅与贾白互望了一眼,都有点疑惑。

    难道离开柳州城的办法在这间屋子?

    只是画面转的太快,对于屋子的特征并没有显示的太清楚,因此要想找到这间屋子也相当困难。

    很快,画面再次拉近。

    在屋子里的桌子上,有一本书。

    在烛光下,这本书倒是看的很清楚。

    “学字经?”

    柳毅看到后,眉头皱的更深了。

    学字经仅仅只是这个世界的启蒙书籍罢了,里面的内容都很简单。

    可是,离开柳州城与这本学字经有什么关系?

    他知道,铜镜不会无的放矢。

    既然铜镜画面当中显示出学字经,那或许里面就真有离开柳州城的办法。

    画面又继续拉近。

    这一次看的很清楚了。

    学字经已经翻开了几页。

    画面一次次的拉近,学字经里的字迹也变的很大,显示的很清楚。

    “字?”

    柳毅、贾白都很期待。

    也许,离开柳州城的办法就在这些“字”当中。

    很快,铜镜里的许多字迹都消失不见了,渐渐只剩下了一个字。

    “死!”

    张文定睁大了眼睛,紧紧的盯着铜镜里的这个字。

    一个“死”字,随着铜镜画面不断的拉近,字体变的很大很大,几乎占满了整个铜镜里的画面。

    一时间,众人眼睛瞪得很大,浑身一动不动的僵立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