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怪异拼图 > 第八十五章 信息
    贾白脸色一沉,紧紧的盯着铜镜里的字,那个大大的“死”字,让他感觉好像是一种无声的嘲讽。

    这是被一件异物给嘲讽了吗?

    “柳毅,这就是你说的办法?”

    贾白忍不住开口说道。

    柳毅皱着眉头。

    他并不觉得这是铜镜的嘲讽。

    他很清楚,铜镜是一件异物,它只会按照某种既定的规律行事,有点类似于某种“程序”一样。

    铜镜之所以出现这个“死”字,其实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包括张文定在内,所有人的脸色都很难看。

    柳毅缓缓开口:“铜镜是一件异物,它的规律一旦被触发,那就会给出解决的答案。但现在铜镜却给出了一个‘死’字,这并不是玩笑,这其中至少透露出了两点信息。”

    “第一点信息,铜镜里显示一个‘死’字,意思就是没有可能活下去。但实际上我们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躲进黄金屋当中,这是我们最后的倚仗。铜镜难道不知道有黄金屋吗?不,它一定知道,但它却没有让张文定躲进黄金屋,也许就意味着黄金屋并不是绝对的安全。血火是全面覆盖整个柳州城,很有可能就算是我们躲进黄金屋内,也无法幸免。因此,躲进黄金屋,也许并不是一个安全的选择。”

    “第二点信息,这次是张文定触发的铜镜规律,而且,张文定内心最大的期盼是如何能够活着离开柳州城?但铜镜显示的是一个‘死’字,这是不是意味着,这起怪异事件对普通人来说就是必死的绝境,没有任何活下来的可能。但如果是异人呢?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听了柳毅的分析,众人也觉得眼前一亮,陷入到了深深的沉思当中。

    “第二点信息,其实可以验证一番。再找个普通人,拿着铜镜,看看会出现什么画面?最后再找一个异人,拿着铜镜看看出现什么画面?”

    贾白也明白了柳毅的意思。

    “我来吧,我现在最大的期盼也是希望能够活着离开柳州城。”

    柳三主动开口了。

    “好,柳三,你试一试。”

    于是,柳毅将铜镜交给了柳三。

    柳三双手握住了铜镜,深吸了口气,平复了激动的心绪,随后沉声问道:“铜镜,我该怎么才能活着离开柳州城?”

    所有人都紧紧的盯着柳三手中的铜镜。

    这一次,铜镜没有让众人等太久。

    铜镜散发出了一丝丝微弱的光芒,随后铜镜里出现了画面。

    画面当中,依旧一片漆黑。

    紧接着,又出现了屋子,随后又是微弱的烛光,一本学字经。

    和之前张文定手持铜镜时出现的画面一样,最后铜镜里整个画面内都只有一个大大的“死”字。

    看到这一幕,贾白说道:“看来柳毅的推测是正确的,对铜镜而言,普通人根本就无法活着离开柳州城。甚至,就算是躲在黄金屋里也不行,面对血火与流沙组成的拼图,黄金屋也不安全。”

    贾白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这次是真的麻烦了。

    实际上,贾白肯定有资格进入黄金屋。

    而且,他也做好了准备。

    如果真的无法解决这起怪异事件,大不了他就往黄金屋里一躲,争取躲上两三个月,到时候也许就有人从外面进入到柳州城,从而解决这一起怪异事件。

    到时候他就能离开了。

    异人如果遇到解决不了的怪异事件,那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保证自己能够活下来。

    只是,现在铜镜给出的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黄金屋也不安全。

    就算是躲在黄金屋里,也无法对抗流沙与血火组成的拼图。

    依旧会死!

    这无疑是非常糟糕的消息。

    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似乎也不算坏事。

    尤其对于柳州城的普通人来说,这甚至还算得上是好事。

    因为柳毅与贾白都没有了选择,躲在黄金屋里也会死,那就只能拼命解决这起可怕的灭城级怪异事件了。

    柳毅看了贾白一眼:“普通人拿着铜镜,只会有一个答案,那就是死。不过,如果异人询问铜镜,会不会有不同的答案?贾白,你要不要试一试?”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贾白的身上。

    贾白目光微微闪烁,他对于铜镜当然很好奇。

    铜镜似乎无所不能,询问什么就回答什么。当然,必须是自己内心最大的欲望,铜镜才会给出答案。

    只是,这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柳毅说没有代价,那就真的没有吗?

    会不会连柳毅都没有看出铜镜的一些潜在的危险?

    毕竟是一件异物,贾白不敢轻易尝试。

    于是,贾白摇了摇头道:“我还是不试了,我心神不宁,也许什么都试不出来。柳毅,这是你的异物,不如你来试试?”

    贾白当即拒绝使用铜镜。

    显然,贾白拒绝的理由仅仅只是托词,他是顾忌铜镜。

    任何一件异物,哪怕看起来无害,但谁知道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当然,可能还有更重要的一点。

    贾白恐怕也怕铜镜透露出他的秘密。

    毕竟,一旦触发铜镜,那铜镜几乎就能知道任何秘密。

    哪怕是异人也是一样。

    每一个异人都有秘密,尤其是他们体内的异物,那更是牵涉到许多秘密。

    贾白不敢公诸于众。

    万一铜镜透露了秘密,对他而言不是什么好事。

    柳毅也没有在意,他从柳三的手中接过了铜镜。

    对于这面铜镜,柳毅可谓是再熟悉不过了。

    他曾经与这面铜镜斗智斗勇,最终关押了这面铜镜。而且,他还测试过铜镜很多次,甚至他都觉得铜镜的规律改变了,呈现的画面当中有陷阱。

    只是,现在他遇到了必死的危机,却不得不再次使用铜镜。

    柳毅深吸了口气,心里也不再犹豫。

    他闭上了眼睛,审视了一下自己内心深处最大的欲望。

    他现在内心最大的欲望是什么?

    也就是说,他现在最想干什么?

    是和张文定、柳三柳四等人一样,活着离开柳州城?

    “唰”。

    柳毅猛的睁开了眼睛。

    他已经审视了自己的内心。

    他想活下来。

    可是,却和张文定、柳三柳四等人有点不一样。

    他不仅仅想活下来,他现在更想彻底解决这一起怪异事件!

    活下来与解决怪异事件,这还是有区别的。

    当然,柳毅也不会把他内心深处的想法说出来。

    他不再犹豫,从柳三手中一把接过了铜镜。

    随后,柳毅双手握住铜镜,紧紧的盯着铜镜的镜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