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怪异拼图 > 第九十章 变故
    柳毅走的很快。

    一步、两步、三步……

    柳毅仅仅只用了一个呼吸的时间,就已经赶到了绣花鞋的面前。

    绣花鞋还在地上。

    鞋面上那朵如同鲜血浸染过的鲜红花朵是那么的显眼。同样,在绣花鞋上压着一枚古朴破旧的铜钱。

    但柳毅却不敢小觑这枚铜钱。

    这是一件异物!

    而且,就是这枚小小的铜钱,却让神秘而强大的绣花鞋一动不动,好像这一枚小小的铜钱有万钧重一般。

    柳毅不明白这枚铜钱如何能够让绣花鞋一动不动。

    但既然贾白说了给他争取到了三个呼吸的时间,那就说明,至少这三个呼吸的时间里,这枚铜钱压制住了绣花鞋。

    不过,三个呼吸的时间,贾白大声呼喊以及后撤,再到柳毅打开门差不多就是一个呼吸的时间。

    然后柳毅又用了一个呼吸的时间来到了绣花鞋的面前。

    因此,现在他只有一个呼吸的时间了。

    不过,这时间也够了。

    柳毅看着地上的这只绣花鞋,就是这么一只小小的绣花鞋却非常恐怖,柳毅上次与贾白联手都没能关押。

    不过,这次不一样了。

    这次柳毅准备的这么充分,甚至他现在只需要轻轻一抓,就能够将绣花鞋抓到了手中。

    只是,柳毅还有一个疑虑。

    绣花鞋能直接触碰吗?

    许多异物的杀人规律都是触碰杀人。

    也就是触碰后就自动激发出了异物的杀人规律。

    柳毅知道绣花鞋踩中了影子,就能够发动攻击。但谁知道触碰之下,绣花鞋会不会也发动攻击?

    不过,柳毅早就有了准备。

    “尸奴,抓住这只绣花鞋!”

    柳毅一声令下。

    他身后的尸奴上前一步,毫不犹豫的朝着地上的绣花鞋抓去。

    “唰”。

    尸奴的手已经抓到了绣花鞋。

    尸奴直接与绣花鞋产生了接触。

    柳毅紧紧的盯着尸奴。

    时间一点点过去,尸奴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依旧行动自如,好像她抓住的就只是一只普通的绣花鞋一样。

    尸奴与绣花鞋的直接接触,并没有导致绣花鞋的攻击。

    这说明,绣花鞋并不是那种直接触碰就触发杀人规律的异物,用手直接触碰很安全,绣花鞋只会踩中影子攻击。

    “果然,和推测的一样。当初绣花鞋附着在那些尸体上,也没有让那些尸体崩溃,绣花鞋可以直接触碰。”

    柳毅微微松了口气。

    不过,这种情况他早就想到了,他甚至还准备好了黄金夹子等工具。

    要是绣花鞋不能直接触碰,那柳毅就用黄金夹子直接夹住绣花鞋,让绣花鞋无法瞬移消失。

    所以,这次柳毅为了关押绣花鞋,准备的很充分,几乎将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都预想了一遍。

    “嗡”。

    就在这时,绣花鞋上的那一枚铜钱,微微一震,随后就离开了绣花鞋,重新飞回到了贾白的体内。

    显然,三个呼吸的时间已经到了。

    没有了铜钱的压制,绣花鞋依旧被牢牢的抓在尸奴的手中。

    这个时候,柳毅也不再犹豫,立刻打开了早就准备好的黄金盒子。

    “啪”。

    柳毅将绣花鞋放进了黄金盒子当中,顺利关押了这件异物。

    “成功了?”

    贾白的声音传进了柳毅的耳中。

    虽然贾白承受了绣花鞋的攻击,以及铜钱的反噬,体内五脏六腑都破碎了,正常人早就死了。

    但贾白却没有死,只是看起来有些疲惫和虚弱。

    也许,这与贾白的异物有关。

    “成功了!绣花鞋被关押进了黄金盒子当中,我们的第一步计划成了!”

    柳毅抱着黄金盒子,转身大踏步朝着贾白走去。

    此刻的贾白,看起来似乎很虚弱、疲惫,而且也更苍老,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几二十岁。

    之前的贾白,看起来最多也就二十多岁。

    但现在的贾白,脸上有了皱纹,皮肤松弛,神情疲惫,看起来可能有四十多岁了。

    “贾白,你的这种情况,是刚才动用了异物,压制绣花鞋造成的?”

    柳毅皱着眉头问道。

    其实他已经有所猜测了。

    而且,这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每一个异人,都在承受着异物侵蚀的痛苦,贾白肯定也不例外。

    只是,之前贾白的状态实在是太好了。

    就好像没有异物,不是异人一样。

    也只有贾白变成了现在这样,一下子苍老了二十岁,才会让人觉得贾白也是深受异物侵蚀困扰的异人。

    贾白点了点头道:“对啊,这就是我动用异物需要承受的代价。尽管我已经有了一些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付出的代价还是超出了我的预估。绣花鞋,这件异物太强了,压制这件异物,我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我的样貌倒是不重要,就是看起来老了一些罢了。真正的代价是,异物对我的侵蚀力更深了。”

    “原本在不动用异物的情况下,我的身体状态很好,能活一年甚至两年时间。但现在,估计也就只能活半年左右了。果然,每一件怪异事件都很困难,想要解决,就得付出巨大的代价。”

    柳毅沉默了。

    贾白这一次的确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这个代价相当沉重!

    对异人来说,寿命多么珍贵。

    能多活一个月都是奢望,但这一次贾白却相当于损失了一两年的寿命。

    他的内心肯定很痛!

    柳毅这次比较幸运,他没有动用过一次玉簪子的力量。

    当然,这也是因为柳毅只有一件异物,而且玉簪子的力量有很大的局限性,无法克制绣花鞋。

    “不过,我承受了这么大的代价,终究还是成功关押了这只绣花鞋,也算是值了!柳毅,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难道,你真的相信铜镜里的方法,试图驾驭绣花鞋?”

    贾白目光盯着柳毅,沉声问道。

    显然,就连贾白也觉得铜镜有问题。

    毕竟,一件异物给出的方法,怎么能让人放心?

    “我们还有选择吗?绣花鞋让普通人驾驭,肯定无法成功,它太致命了,普通人根本就扛不住它的杀人规律。因此,只有让异人尝试着驾驭。要不,你来试一试?”

    柳毅的目光也看着贾白。

    不过,贾白却急忙摇了摇头。

    开什么玩笑,他可没有做好现在就驾驭第二件异物的准备。

    如果说,他正面抗住绣花鞋的一波攻击,还仅仅只是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那么尝试着驾驭绣花鞋,那就真的是在生死间徘徊了。

    “先回异人司,是否驾驭绣花鞋,或者,如何驾驭绣花鞋,我会再仔细考虑……”

    柳毅正要带着黄金盒子离开时。

    突然,柳毅浑身微微一震,整个人就好像被定住了一般,僵立当场。

    这时,贾白的眼睛猛的瞪大,仿佛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在柳毅映照在地面上的那一道长长的影子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出现了一只红色的鞋子,鞋面上还有一朵如同被鲜血浸染过的鲜红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