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怪异拼图 > 第九十四章 开始
    “也许真的没有陷阱。或者,陷阱不在铜镜给出的办法里,而是其他地方。”

    柳毅目光中微微闪烁着一丝精芒。

    铜镜的规律,柳毅已经摸得很透了。

    一般情况下,铜镜的画面中肯定有陷阱。

    甚至第一次画面也有可能就有陷阱。

    但这个陷阱埋的很深很深,想要在短时间内找出其中埋藏的陷阱,非常困难。

    如果有其他选择,柳毅不会尝试驾驭绣花鞋。

    但没有其他选择。

    其实柳毅也想过,绣花鞋可不可以给其他人驾驭?

    比如,一些普通人。

    只是,柳毅舍弃了这个想法。

    要想驾驭绣花鞋,对普通人而言已经不是十死一生了,而是百分百会死。

    原因很简单,绣花鞋的特点就注定了几乎没有普通人能够驾驭。

    绣花鞋的异力侵蚀下,会让人的五脏六腑都瞬间破碎。

    哪个普通人能抗住这样的伤害?

    除非,不是人!

    柳毅同样想到了尸奴。

    尸奴就不是人,她是一具活尸,不怕绣花鞋的异力侵蚀。

    甚至,如果能够让尸奴驾驭绣花鞋,而尸奴又不怕绣花鞋异力的侵蚀,柳毅还能用玉簪子控制住尸奴,岂不是就能完美控制住绣花鞋了?

    但这只能是美好的想象罢了。

    事实上,尸奴无法驾驭绣花鞋。

    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尸奴没有意识。

    人之所以能够驾驭异物,除了本身身体的压制,实际上更大的原因就是拥有自己的意识。

    是意识加身体,才能够压制住异物。

    如果没有意识,那岂不是说随便什么东西都能驾驭异物,比如一块石头,一捧泥土。

    然而事实上,那些石头、泥土等等死物,没有任何意识的死物,是无法驾驭异物的。

    所以,要想驾驭绣花鞋,还是得靠柳毅这样的异人。

    柳毅拿出了另一个黄金盒子。

    盒子里关押的是绣花鞋。

    柳毅反反复复,回想着铜镜给出的驾驭绣花鞋的办法,甚至是每一个步骤他都仔细分析过。

    没有问题。

    真的没有任何问题。

    至少柳毅看不出任何问题。

    他能考虑的,铜镜显然都考虑到了。

    这件异物,真的很可怕。

    虽然没有攻击性,不像绣花鞋、玉簪子这么直接,但柳毅却觉得,铜镜比玉簪子以及绣花鞋都更加可怕。

    铜镜给出的驾驭绣花鞋的办法,柳毅反复分析,应该没有问题。

    驾驭异物,并不是真的靠运气。

    不是每一次都赌命。

    其中一定有某些规律。

    只是,这个规律非常难以寻找。

    哪怕最顶尖的异人,驾驭异物都是小心翼翼。

    柳毅刚才分析了铜镜给出的方案,的确很完美。

    没有任何遗漏。

    一旦真正实现,那柳毅体内的两件异物,一定能处于一种平衡的状态,成功驾驭第二件异物,也就是驾驭绣花鞋的概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

    当然,这是铜镜给出了驾驭异物的方案。

    如果要自己慢慢去想驾驭异物的方案,那就非常困难了。

    所以,这一次铜镜的确是给了柳毅很大的帮助。

    但也不排除意外。

    若是真的出现了意外,柳毅也不是毫无准备。

    他来到了黄金屋,甚至连印玺都带进了黄金屋,从外面根本就无法打开黄金屋。

    这其实就是给自己上了一层保险。

    就算他真的驾驭失败,有黄金屋在,他体内的玉簪子以及绣花鞋,都只会困在黄金屋里,无法造成一起又一起怪异事件。

    这也是柳毅能够想到的唯一一个“保险”手段。

    至于生还是死,柳毅反而不太看重了。

    如果驾驭不成功,哪怕他还活着,也没有任何意义。

    血火覆盖之下,没有绣花鞋,他也会死,整个柳州城的人都会死,没有任何侥幸。

    所以,柳毅其实已经没有了选择。

    “啪”。

    柳毅打开了黄金盒子。

    在盒子打开的一瞬间,柳毅就用手抓住了盒子里的绣花鞋。

    他没有忘记,绣花鞋拥有瞬移的能力。

    用手直接接触绣花鞋,并不会触发绣花鞋的杀人规律,所以很安全,还能够限制住绣花鞋瞬移消失。

    绣花鞋在柳毅的手中很安静,鞋面上绣着一朵鲜红的花朵,看起来就如同被鲜血浸染过似的,隐隐带着一丝诡异的感觉。

    柳毅脑海中又冒出了一个念头。

    这只绣花鞋是怎么产生的?

    或者,是谁曾经穿着这只绣花鞋?

    还有玉簪子,这也是女人戴在头上的。

    甚至还有贾白的铜钱,也是一种流通的货币。

    怎么这些东西,统统都变成了恐怖的异物?

    异物的背后究竟代表着什么?

    柳毅不清楚。

    异人总部呢?

    兴许也不清楚。

    这恐怕牵涉到异物背后的秘密了。

    这只是柳毅的一个念头,他并不想深究。

    他现在只想成功驾驭绣花鞋。

    “嗡”。

    下一刻,柳毅调动了玉簪子。

    一根碧绿的玉簪子出现在了柳毅的手中。

    这是柳毅体内的异物,也是他身上出现尸斑的原因。

    正是因为这件异物,柳毅受到异力的侵蚀,只能活几个月的时间。

    一切都因为这件异物才开始。

    “哗啦”。

    柳毅干脆一把掀开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在他的身上,密密麻麻到处都是尸斑。

    胸口、小腹都是诡异而恐怖的尸斑。

    这是因为玉簪子异力的侵蚀,柳毅的身体才变成了这个样子,成了一具活尸。

    如果柳毅没有驾驭第二件异物,那就算侥幸度过了这次危机,四个月后,柳毅也同样会死在玉簪子异力的侵蚀之下,变成一具真正的尸体。

    “尸奴。”

    柳毅召来了尸奴。

    尸奴从柳毅的手中接过了绣花鞋。

    随后,柳毅将手中的玉簪子放在了烛光下,在地上映照出了一道长长的影子。

    柳毅深吸了口气,随后也不再犹豫,控制着尸奴将手中的绣花鞋慢慢放在了玉簪子的影子上。

    “轰”。

    当绣花鞋踩在了玉簪子影子上的那一刻,柳毅感觉浑身一震,体内仿佛在轰鸣一般。

    玉簪子不受控制在轻微的颤动着,仿佛在挣扎。

    绣花鞋反而没有任何动静。

    只是,柳毅明显能够感受到,体内仿佛多出了一股阴冷的力量,一下子覆盖在了所有玉簪子的异力之上。

    两种异力在柳毅的体内不断的纠缠、碰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