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问卿心 > 第六章 幽怀莹冰雪
    想着幼弟的事情,安素直到深夜才勉强入眠,睡了没多久,便听见公鸡打鸣的声响。适时,勤嬷嬷也一早就来叫她们起床了。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不曾学过什么规矩,来到宫中便要从头教起。

    今日的任务向来是新进宫的家人子们最喜爱的,便是游览各宫。说是游览,实际上她们需要在这一天之内,将各宫的方位,以及住着什么人都记清楚。将来给主子们送东西,若是出了差错,那可是要受罚的。

    勤嬷嬷一大早便带着她们从东六宫开始游览,一边给她们讲解各位主子的住处。

    “嬷嬷,昨日给咱们送酥饼的落雁夫人,她也是住在这里吗?”人群中有人问了一声。

    勤嬷嬷虽然嫌弃她们叽叽喳喳的,但她还是挺乐意回答她们的问题。一来是为了让他们多了解一些宫里的情况,避免以后犯错,二来也是想彰显一下自己深厚的资历。

    “落雁夫人的昭阳殿还要往前走些。”勤嬷嬷指了指前方的一处宫殿。

    “那落雁夫人是皇上最宠爱的妃子吗?”

    “皇上的圣意我等岂敢揣测。”勤嬷嬷横了问话的家人子一眼,又接着说道,“不过,按照位份来说,在落雁夫人上头,还有皇后娘娘和娥眉夫人两位,同为夫人位份的还有一位齐夫人,只是不像娥眉夫人和落雁夫人一样有封号,便排的靠后些了。”

    “嬷嬷,不如您给我们一起说说宫里的妃子们吧!”小丫头们进宫最爱听这些,勤嬷嬷这么多年也习惯了,便跟她们一一道来。

    “皇上刚登基不久,妃嫔不多,在目前来说,位份较高的有皇后,娥眉夫人,落雁夫人,齐夫人,还有一位胡八子。近来皇上新纳了一位许美人,也是宠爱有加。除此之外,还有祝美人,钱良人,吴少使等等。其中要数娥眉夫人,胡八子和许美人伴驾最多。”

    “那皇后娘娘呢?”

    “皇后娘娘年幼,也不爱管后宫之事,皇上并不常召见。”勤嬷嬷回答的模棱两可。

    偏有不识相的追问道:“我听说皇后娘娘是皇上的亲侄女啊,是真的吗?这不是乱”

    “放肆!”勤嬷嬷怒斥一声打断了她的话,“皇后娘娘岂是尔等敢议论的,如此不知死活,小心回去挨板子!”

    被斥责之后,大家都不敢再吭声,只默默的随着勤嬷嬷的步伐往前走,见着主子再有样学样的行礼。走到中门长廊时,迎面见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了过来,看样子是一些宦官,但和其他宦官又有些不同,似乎地位要更高一些。为首的那个面色不太好,走上两步便要咳嗽几声。

    路过他们身边时,安素依着规矩垂下头,恍然间却看见前面伸出了一只不合时宜的脚。若是继续往前走,身旁的薄初若一定会被绊倒。安素正要出言提醒,队伍猛的停了下来,已经来不及了。

    薄初若果然被那只脚绊倒,随着惯性往前扑过去,正好撞到了为首的那名宦官。这一下子来的猝不及防,那名宦官便被扑倒在地,摔得十分狼狈。

    安素循着那只作恶的脚往上看,便瞧见了姜清冉幸灾乐祸的一张脸。安素此前便知人心可有极恶,此番亲眼所见,心中不免惶惶。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冲撞倪总管,你该当何罪!”站着稍后些的一名宦官赶紧把人扶起来,冲着薄初若的小腿就是一脚,“贱婢!”

    安素的眉头颤了颤,这宫墙内恃强凌弱竟已到了这般地步,薄初若此番两面受敌,不知她是否有法子脱身。

    “倪,倪总管,我错了,下次绝对不敢了。”薄初若直起身来便赶紧磕头。

    “下次?你还想有下次?”倪总管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拿拂尘指着薄初若,“如今的家人子是一届比一届差了,什么样的歪瓜裂枣都能召进宫来!”

    “那倪总管,您看这丫头该如何处理?”勤嬷嬷瞥了薄初若一眼,无视了她求助的眼神。

    “杖责八十,扔出宫外。”倪总管一甩拂尘,身后便有两个人上前来抓薄初若。

    其他的家人子们也是战战兢兢,更怕下一个就会殃及自己,有的更是往后连退两步,只求能离薄初若远一点,和她划清界限。勤嬷嬷皱了皱眉头,嘴唇动了一下,但终究还是没能说出话来。

    “我错了,倪总管,我错了,不要救救我,你们谁来救救我?”薄初若颤抖着的声音钻进耳中。安素不忍的望向她,这个满脸泪水的小丫头,昨日曾高高兴兴的捧给她一块酥饼,也曾甜甜的唤她上官姐姐。

    “且慢!”安素终于忍不住站了出来。

    “干什么呢!站回去!”勤嬷嬷瞪着安素,不断的对她使着眼色。现下已经惹怒了倪总管,可不能再火上浇油了。

    “你又有何咳咳有何事?”倪总管一脸的不耐烦。

    “奴婢见倪总管面色涨红,咳嗽不止,定是患了咳疾。奴婢知晓总管当差辛苦,时常劳累,便想将家中祖传下来的药方献给总管。”安素从怀中摸出一条手帕递过去,“此方不仅能医治咳疾,还有消除疲劳,强身健体之效,总管请笑纳。”

    倪总管将信将疑的接过手帕,拿给身边的宦官看了两眼,待他点过头之后,脸色才逐渐缓和起来。

    “你倒是有心思。说吧,想要什么?”

    安素看了跪在一旁的薄初若一眼,轻声道:“奴婢的小妹初到宫中,未曾见过如总管这般气宇轩昂之人,一时看迷了眼,才无意冲撞,还望总管能高抬贵手,饶过她这一次。”

    倪总管盯了安素许久,在众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时,他竟然露出了笑容。倪总管拿拂尘指向安素,对勤嬷嬷说道:“这丫头倒是不错,可以好好提点着。”

    说完又斜眼看向还跪着的薄初若:“咱家就饶过你这一次,回去好好跟你姐姐学着。”

    薄初若连连应声,又连着磕了几个头,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她的衣襟已经全都汗湿了。等到倪总管一行人走远,她才敢慢慢站起身来。

    “初若,没事吧?”安素扶了她一把。其他人都还站的远远的,生怕沾染上薄初若的晦气。倒是勤嬷嬷过来搭了把手,言语上却硬生生道:“丫头你可别怪嬷嬷,咱们在这儿全归那倪总管管着,谁得罪了他都没好果子吃。”

    见薄初若不敢答话,安素便帮着道:“不怪嬷嬷,这宫里每一个人生存下来都费了很大劲,遇事能帮则帮,若是帮不了还将自己搭进去,岂不更糟?”

    勤嬷嬷眼中的认同一闪而过:“哦?既然如此,你为何要帮?”

    “自然是有能帮的把握。”安素抬眼一笑。

    勤嬷嬷也回她一笑:“如此甚好。你们都回到队伍里去吧!”

    薄初若方才被踢伤了腿,只能被安素搀扶着走,在路过姜清冉身边时,安素停下了脚步。她盯着姜清冉看了良久,终于面无表情的吐出四个字:“下不为例。”

    队伍里一切恢复如初,除了薄初若由安素搀扶着,走在了队伍最后面。这样倒也好,省得夹在队伍中间,还要时时刻刻担心遭人暗算。

    “上官姐姐,刚才谢谢你救了我啊,你可真厉害。”薄初若走了好长一段路,才慢慢缓和过来,脑子里不再是一团混沌了。

    “初若,以后要小心一点。”

    “嗯,我以后一定会注意的。”薄初若使劲点头保证,过了一会儿又悄悄问道,“上官姐姐,你会医术吗?竟然还随身带着药方?那药方真有那么神奇吗?”

    安素知道她会问起,便如实摇了摇头:“不会,那不过是最最普通的风寒药方而已。我弟弟幼时身体不好,便找医师开了这副药方,正好图方便记在了手帕上,需要时便可直接去抓药。”

    “什么?!那,那倪总管要是发现,会不会?”薄初若又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放心吧!倪总管的咳嗽不过是天气变换造成的,即使不用药,过几天也会自行转好。”安素狡黠一笑,“那药方上的药材都没问题,若非医师是看不出医治何疾病的。宫里的太医只能替主子医治,倪总管若是要抓药,只能托人偷偷出宫去抓,自然是接触不到任何会医术之人的。”

    “可是,上官姐姐,我还是害怕。”薄初若许是刚进宫就连遭几番惊吓,胆子变得忒小了些。

    “别怕,既来之,则安之。”安素这句话像是在安慰薄初若,又像是在对自己说着。

    在宫里走了一天,大家都十分疲累,几乎是一到入寝的时辰便钻上床去了。但还是有几个例外,姜清冉和周梅红不仅没睡,还假装着在说话,眼神却时不时的瞟向安素那边。这个细节安素自一进门便察觉到了,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两人一定又在谋划些什么。

    安素先不往床上去,坐在桌子旁观察她们的动静。倒是薄初若见着安素进来,顺手帮她把床铺整理了。

    “上官姐姐,床已经整理好了,你快过来啊!!”话说到一半,薄初若一声惊叫,好似床铺底下有什么骇人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