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问卿心 > 第七章 清水出芙蓉
    这一声惊叫自然也吸引了其他人的目光,大家本就疲累,忽的被打扰了休息,个个揉着惺忪的睡眼数落出声之人。姜清冉和周梅红见此情景,得逞的表情便挂在了脸上,怎么藏都藏不住。

    安素瞪了她们一眼,将整个床铺揭开,便瞧见了一条手臂粗细的濒死蜈蚣,此时正张牙舞爪的在床板上扭动着身躯。难怪薄初若会被吓到,这样大的蜈蚣,普通女子定会害怕,更何况薄初若自从进宫已经连连受惊了。

    但安素并不是普通女子,她还年幼时便帮着父亲下地干活,蛇虫鼠蚁早已见惯了。

    回头望了一眼仍在窃笑的姜清冉,安素便淡定的走到橱柜前,将她和周梅红的碗筷拿了出来。

    “喂!上官安素,你想做什么?”姜清冉的喊声又将大家惊醒了一回,同样收获到了一阵骂声。她赶紧闭了嘴,只用一双眼死死的瞪着安素,但下一秒,她的眼中便出现了惊恐的神色,身边的周梅红也是一样。

    只见安素用她们俩的筷子将蜈蚣夹到碗里,那蜈蚣本就是在濒死之际,此时更是不再挣扎。安素便将碗筷摆到她们俩面前,任凭她们抱着被子缩到墙边,安素只专心做自己手头上的事情。

    “蜈蚣的腿太多,有些人的腿却是太长,总爱伸到不该伸的地方去。”安素用筷子将蜈蚣夹起来,又用另一只筷子一条条扯下它的腿,“蜈蚣腿多的话,卸掉几条就好了,若是人的腿太长,又该怎么办呢?你们来说说看。”

    “拿走!快拿走!”姜清冉压低了声音,语气里却是掩饰不住的慌乱和恐惧。

    “让我来告诉你吧!若是人的腿太长,那就打断好了,免得伸出来绊倒别人,担上冲撞的罪名。”安素将那蜈蚣处理完,顺手将碗筷扣到了姜清冉头上。随着一声凄厉的尖叫,姜清冉晕了过去。

    “大半夜的不睡觉,你们干什么呢!”勤嬷嬷斥责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周梅红正要大喊,安素赶紧抢先一步:“嬷嬷,我们都睡了,是有人做噩梦呢!”

    听着勤嬷嬷的脚步声又渐渐走远,安素又转过身来,朝周梅红露出了一个微笑:“好了,现在可以睡觉了。”但安素知道,周梅红今晚怕是睡不着了。

    次日依旧是学习宫里的规矩,姜清冉和周梅红顶着偌大两个黑眼圈,干活也是有气无力的,惹得勤嬷嬷几番训斥。但二人一瞥见安素,便将滔天的不忿都咽了下去,昨晚那蜈蚣的威慑力于她们而言,不亚于一顿板子。

    反观安素倒是精神大好,她趁着洗衣服的时候,目光炯炯的观察着过路的宦官们。这些得以在宫道上巡逻的,必定是在宫中待了有一段时日的,少君若是初入宫中,大约不会在其中。但她身在宫女所,能去到的地方不多,要寻找弟弟,还得借助他人的力量才行。

    “你们两个,跟我去昭阳殿给落雁夫人送糕点。”

    安素的思绪被勤嬷嬷的一声呼唤拉了回来。原本初入宫女所的家人子是不必到主子们面前做事的,但偶尔遇上内务繁忙,也会挑几个机灵的帮把手。显然,安素和初若便成了勤嬷嬷挑中的机灵宫女。

    先前各宫的布局已经让她们记熟了,但现下跟随勤嬷嬷,不必她们费心认路,安素便用余光瞟向两旁。宫墙高大得足以让每一个初见者震惊,所用的皆是红砖,天晴时还好,一遇到下雨天,色彩便格外鲜艳起来,像极了死囚们奔赴刑场的颜色。

    旁边的宫人们皆是匆匆而过,宫女宦官们都低着头,目光所及之处仅存前方的道路。只有宫里的主子们才有资格抬头挺胸,可以自由自在的看天空,云朵,看远方的大殿,看望眼欲穿也出不去的宫外。

    安素想,这世上果真还是公平的,要做得娘娘,受人伺候、跪拜,就得终生被囚禁在这华丽的牢笼。而做得宫女,虽说在主子面前低眉顺目,到了年岁却能出宫去,有的是以绿水青山为伴,不必在这四方天地付了一生。

    又行了几步,远处一个打扮素净的女子被人簇拥着走来,匆匆行走的宫人们都停下行礼。勤嬷嬷提醒了她们一声,安素和初若便也有样学样的唤一声:“许姬娘娘长乐无极。”

    安素虽微低着头,目光却悄悄往许美人身上飘去。她向来不是爱凑热闹的性子,只是这许美人的打扮与旁的娘娘大不相同,便留心多瞧了几眼。先前听勤嬷嬷提起过,许美人闺名唤作“秋怡”,便是人如其名,清丽怡人。她进宫不过三两月,便得了皇上的喜爱,恩宠几乎能与娥眉夫人相较。

    “哎呀!”许美人一行人走到安素面前时,她的贴身侍女脚下突然一个踉跄,似是被石子绊了一下,直挺挺的摔了下去。虽说是无意摔跤,但侍女在主子面前失仪可是大事,在场的人无不倒抽一口凉气,心中为那侍女默哀。

    谁知许美人却帮着将那侍女扶了起来:“陌裳,没事吧?”

    “娘娘,奴婢失仪,请娘娘责罚。”陌裳倒是很懂规矩。

    许美人报以一笑:“好了,下次看着点脚下,你的腿擦伤了,回去记得拿伤药膏擦一擦。”

    安素也缓缓勾起了嘴角,在这深宫之中,这样宽宏大量的主子倒是少见。她低垂着头,忽的瞥见了方才陌裳倒下的地方,掉落了一只乳白色的香囊。这香囊上的纹饰很特别,一看就是高位嫔妃才拿得出来的样式,看起来倒是很配许美人这身素净的衣裳。

    “许姬娘娘,方才陌裳姑娘摔倒遗下了香囊。”安素捡了香囊递过去,忽的瞧见那香囊边角破了一个小孔,便又提醒道,“香囊底部有破损,姑娘拿着当心些。”

    许美人先陌裳一步接过香囊,朝安素笑道:“谢谢你。”

    这倒是让安素惊讶不已,她还是头一回见到有主子向宫人道谢的,或许这个许美人性子的确和传言中一般好。

    方才隔得远,只能看到许美人着一身清雅的衣裳,配饰也戴的不多。现下离的近了,才有机会细细看清她的样貌。虽算不上美若天仙,但也是容颜清秀,颇有一种恬静之美。安素看着许美人的笑容,便觉清风拂面,让人神清气爽。

    许美人离开之后,宫道上的人们才又恢复先前的行色匆匆。安素眼尖的发现,那香囊掉落的地方,似乎留下了一些黑色的东西。她拿手帕拈了一些,看上去像是干花,还有一些褐色的小颗粒。

    这干花看起来很是熟悉,二弟长君幼时偶无法安眠,便是用与此相似的干花放在枕下助眠。安素拿起来嗅了嗅,不会有错的,这气味的确是曼陀罗花。但这花虽有助眠的功效,却也是有毒的,稍有不慎便会损害自身。

    方才看许美人和陌裳的神色,都不像是受失眠困扰之人,为何会随身带着曼陀罗花制成的香囊呢?且旁边那些细小的颗粒又是何物?此事虽与自己无关,安素还是留了个心眼,她用帕子将干花和小颗粒一同收了起来,回去弄弄清楚,以后或许能派上用场。

    “还愣着干嘛?落雁夫人那儿还等着呢!”勤嬷嬷斥了一声,安素和初若才又疾步跟了上去。

    “上官姐姐,刚刚那位许美人好温柔啊!”薄初若一脸憧憬。

    安素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刚放好的手帕,由衷的点点头:“是啊!希望她能平安。”

    落雁夫人的昭阳殿离宫女所稍远,她们走到的时候,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勤嬷嬷嘱咐着,见主子之前,一定要把自己整理一下,若是仪容不佳惹了主子心烦,轻责重罚都是有可能的。

    但越是整理着,勤嬷嬷头上的汗却越是多了,安素觉着有些不对。勤嬷嬷脸上痛苦的表情愈发明显,她止不住的弯下腰去,双手颤巍巍的扶在宫门上。

    “嬷嬷,您这是怎么了?”

    “腿疾,不碍事的,歇会儿就好了。”安素和初若搀着勤嬷嬷在宫门旁边坐下。在这宫里,许多年岁渐长的宫女宦官们都有腿疾,常年累月见着主子要下跪行礼,时间久了任凭铁打的腿也是撑不住的。

    说是歇会儿就好,但歇了好一会儿,勤嬷嬷还是疼得厉害,试了几次都没办法直起身来。

    “嬷嬷,先让初若扶您回去休息。”安素把糕点拿了过来,“这些糕点,我给落雁夫人送过去吧!”

    现下已经到了昭阳殿大门附近,不用担心找不着方向,勤嬷嬷便嘱咐了安素几句,让她在主子面前小心着应对。

    昭阳殿是后宫里难得的安静之处,落雁夫人不喜太多人伺候,得了皇上的允许,便只留了她挑中的宫人,其余的全部打发去了别处。不过,即使昭阳殿里的宫人被打发走了近一半,殿里的内务还是被打理的井井有条。安素一进殿门,看到的便是修理的整整齐齐的一片花圃,旁边还蹲了一个洒水的宦官。

    那宦官活干的利索,安素侧眼瞟了几下,迎面就撞上了一个步履匆匆的宫女,还好赶紧护住了糕点,没有误了差事。这宫女像是刚从昭阳殿里出来的,面上有些惧色,但更多的是苦恼,她的身上似乎有一种熟悉的气味。

    安素在她走过之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倒是巧了,这小宫女身上带着的,竟也是曼陀罗花的味道。但她来不及细想,便已经踏进了昭阳殿。在内殿门口稍作等候,终于出来了一个小宫女,安素赶紧迎上前去。

    “这位姐姐,奴婢是御膳房派过来给文姬娘娘送糕点的,烦请姐姐通传一声。”

    “真是不巧,文姬娘娘不在殿内,你把糕点给我就好。”小宫女说话还算客气。

    安素便依她所言,将糕点递给了她。只是方才等候之时,她分明听见了内殿里有人说话的声音。不过偌大的后宫,每个人都有秘密,安素知晓在这里生存,就须得少说少问。她遂装作一切如常的样子,对那小宫女客气了几句,便赶着回宫女所去了。

    出了昭阳殿往回走,路上又遇到几位年迈的宦官给主子行礼,跪完便只能扶着腿起身,安素便又想起了勤嬷嬷的腿疾。

    若是要寻找弟弟的线索,凭她够得着的人物,勤嬷嬷无疑是最佳的人选。但无缘无故的去找她打听,或许会得个冷脸。勤嬷嬷对她有些欣赏是不假,但安素深知,这点欣赏还远没有达到可以打听幼弟去向的程度。若是自己可以想办法缓解勤嬷嬷的腿疾,或许

    一路上想着这件事,安素竟不知不觉的走进了一条岔道。这岔道和该走的那边十分相似,旁边红砖砌成的宫墙也如出一辙,安素走了许久才隐隐察觉到。

    收回思绪抬头望去,方才路过的地方是欢宁殿,便是许美人所居住的地方。现下已经走到了避风台,再往前去倒不知是何处了。先前勤嬷嬷的教习,便是只讲到了主子们居住的宫殿,这前面约莫就是宫人们的居所了。

    “听说啊,最近进宫的这一批宦官里,有不少姿容极美的,咱们哪日得了闲,也偷着去瞧瞧?”旁边走过的两名宫女见四下无人,便悄悄说起闲话来。

    “是啊,我也听说了。只是再美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进宫做了宦官,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两位姐姐,我想向你们打听一下,那前面是否就是宦官的居所?”安素听她们提起新进宫的宦官,便正好上前询问一番。

    两人将安素上下打量了一遍:“是啊,你也想去瞧瞧?”

    安素想了想,答道:“我刚进宫没多久,少不了觉得孤单,听说新进的宦官里有个同乡,这便过来寻一寻。若能寻到,也好相互有个照应。”

    “你要寻人现在可来的不是时候,大白天的他们都当着差呢!”其中一个宫女指点安素道,“要来就得晚上,除了值夜巡视的以外,晚上大部分新进宦官都在住处待着。”

    “原来如此,那便多谢姐姐指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