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问卿心 > 第十一章 溪云初起时
    “你什么意思?”姜清冉听到“作证”二字,忽的有些紧张起来。

    安素将碗里的最后一口饭送到嘴里,细嚼慢咽之后才说道:“宫里所选的家人子,都要求是良家女儿,切不可以家中奴仆代替良家女儿送进宫中。姜老爷分明称初若为他的女儿,你却口口声声说她是你的下人,难不成是姜老爷犯了欺君之罪?”

    “你胡说!”姜清冉将药瓶重重的放在桌上,吓得薄初若一个激灵,安素却依旧淡定的很。

    “清冉姐姐,家人子的参选的确有这条规矩,姜伯父也的确是给了薄初若姜家女儿的身份啊!”周梅红心知这是大事,赶紧在一旁提醒。

    “好,姜家女儿就姜家女儿,让你占了这个便宜也就算了。”姜清冉把药瓶推到薄初若面前,“我是长姐,妹妹伺候长姐也是应该的。”

    “上个药而已,正好我闲着,我来帮你。”安素见初若被她闹的吃不好饭,便一把抓起那药瓶。

    “你想做什么?”姜清冉吓得后退一步。

    “还能做什么?帮你上药啊!”安素话音一落,便飞快的伸出手去,拧住姜清冉受伤的那只手,将瓶子里的药往上倒了一大半。霎那间,整个屋子里都回荡着她凄厉的尖叫声。

    “你最好忍着些,若是惊扰了过路的主子,另一只手恐怕也得上药了。”安素将药瓶一还给她,姜清冉便噙着泪跑了出去。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倒是让安素有一瞬间觉着,自己是不是做的过分了些。但转身看着惊魂未定的薄初若,便也觉得姜清冉是活该了。

    平和过了几日,姜清冉手上的伤也好了个大概,许是受到了教训,这些天便一直没再为难薄初若。但安素总觉着以她的性子,受了这样的责罚,必不会善罢甘休。薄初若也是一样的忧虑,她在姜家待了几年,姜清冉是怎样的性子她十分清楚。

    “上官姐姐,你一定要小心清冉,上次的事情她不太高兴。”薄初若胆子小,但还是忍不住抽空提醒安素。

    “放心吧,她闹不出什么风浪来。”

    “好了,都安静下来,今日有一件大事要宣布。”安素刚和初若说了两句话,勤嬷嬷便极其严肃的走了进来。

    “咱们这儿是宫女所,除了教会你们宫中的规矩,还得看看你们各自的能耐,按照每个人擅长的方面,分到不同的地方当差。会些医术的到太医院或御药房,会做吃食的到御膳房或是主子们宫里的小厨房,会唱曲跳舞的去乐坊,会刺绣的去绣坊什么都不会的,除了被哪宫主子指明过去侍候,都得去做最粗使的活。”勤嬷嬷说到这儿,眼神从众人身上一一划过,“所以若是有机会,你们有技在身的就得好好把握住,眼下就有一个机会了。”

    勤嬷嬷挥了挥手,后面便有一个传信的宦官走上前来:“柳姬娘娘三日之后要在玉凉台同众妃嫔赏花,御膳房将几味糕点拨给宫女所的小厨房来做,虽是由御厨们主厨,也须得你们在一旁帮衬着。都听懂了吗?”

    “诺。”

    安素在家经常做的是家常菜,对糕点一类倒是没什么想法,便把这个机会让给了旁人。虽说有三日的期限,但御厨们办事熟练,只在次日下午,便将所需的糕点都做了出来。这些糕点和旁的不同,并非一出炉口感最好,而是要放上一两天再食用为佳。

    御厨们奔忙,将糕点做好之后便回了御膳房,存放之事则由宫女所负责。初入宫不久的家人子们哪里见过这样精巧的点心,一个个都围绕着糕点看个不停,直到晚饭时才渐渐消停下来。

    安素并不去凑这个热闹,那点心再精致,也是只有娘娘们才吃得到的。只能看不能吃的糕点,何必去招惹,倒引得自己日思夜想。她只静静的坐在旁边,等待真正属于她们的晚饭。

    但初若倒是和旁人一样兴奋,来来回回跑了好几趟,才挤进人群中瞧了那糕点几眼。一回到安素身边,又叽叽喳喳个不停:“上官姐姐,你看过那点心了吗?听说其中有一个叫芙蓉翠玉糕的,看起来真的太好吃了。要是我能吃上一口,我宁愿一个月都不吃晚饭了。”

    安素被她馋嘴的样子逗得一笑:“那是只有各宫主子们才吃的上的糕点,不过偶尔有奴才得了主子欢心,也会被赏赐几块的。”

    “真的吗?那我希望能遇上一个爱吃芙蓉翠玉糕的主子。”初若顿时高兴起来,她摇了摇安素的胳膊,“不过上官姐姐,你都没有过去看一看,你不馋吗?”

    安素摇头:“不馋。”

    “上官姐姐,你这么聪明,以后一定会得到主子的很多赏赐的,说不定能吃到各种各样的点心呢!”初若说起来便有些羡慕。

    “我以后若是被赏赐了点心,就全都送给你吃怎么样?”安素随口哄她一句。

    “可以吗?上官姐姐你太好了!”初若抱着安素的胳膊激动的摇了几下。从前在家里时,幼弟少君想吃点心的时候,也是这般摇着她的胳膊。现如今也不知他身在何处,有没有饿着,会不会有人给他点心吃。

    又闹了一会儿,便到了放晚饭的时候。宫女们的晚饭比主子们的点心逊色了许多,连盛放的用具都很是不一样。两个木桶分别装着饭和汤,晚上是没有别的菜的,只能就着汤吃些饭,填一填肚子便好。

    许是方才盯着糕点看饿了,众人盛饭都快得很。安素依旧不紧不慢,只等她们闹完再上前去。但今日姜清冉却有些奇怪,她往常在放饭时,总是头一个去盛,今日却一直候在旁边。安素觉着怪异,用余光注意着她的动作,稍稍留着个心眼。

    待到安素盛完饭和汤回来时,必定要路过存放糕点的地方,姜清冉便是看中了这一点。她在安素走到糕点旁边时,飞快的将腿伸出去,此举若是将她绊倒,碗里的汤汁必定会洒在糕点上。到时候糕点交不出去,娥眉夫人怪罪下来,就算是勤嬷嬷有意护着,她也是难逃此劫了。

    可惜姜清冉多年养尊处优,动作哪能有常年下地干活的安素快。她刚一伸出腿,安素便猜出了她的意图。只是此时踏出去的腿已无法收回来,安素便顺势而为,一脚重重的踩在了姜清冉的脚上,直把她疼得呲牙咧嘴。但事情还没有完,姜清冉伸出一条腿去,本就重心不稳,被安素这样一踩,更是没了方向,竟直挺挺的倒在了大家的餐桌上,顿时汤汁米饭落了一地,整个屋里一片狼藉。

    “姜清冉,你干什么呢!你自己不吃,我们大家还要吃饭呢!”的确如安素所说,这里不是姜家,由不得姜清冉乱来。她触怒了大家,便会有人站出来指责。

    从前在清河郡时,姜清冉便最爱打扮,身上头上挂着的首饰不计其数,更别说衣裳得时刻保持干净了。现下被汤汤水水洒了一身,便有些受不了,哪还有心思回应大家的指责。

    “都干什么呢?吃个饭也能吵嚷成这样!”勤嬷嬷也刚用完晚膳,趁着这时来看看给娥眉夫人准备的糕点,谁知刚一进门便听见了里面的嘈杂声。

    “勤嬷嬷,是姜清冉,把咱们的晚饭都给弄洒了。”

    屋里的混乱把勤嬷嬷吓了一跳,她懒得理会她们,首先冲到糕点面前细细检查了一遍。还好,屋里虽然乱着,糕点倒还是完好无损。确认了这一点,勤嬷嬷才有心思转过身来向她们发难。

    “姜清冉,前段日子才警醒过你,宫女所不容许生事,上次的十下戒尺打的还不够吗?”勤嬷嬷拣了个干净地儿坐下,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震得大家心中一颤。

    “勤嬷嬷,我”姜清冉正要辩解,却被站上前来的安素打断。

    “嬷嬷,咱们进宫这么些日子,还是头一次给主子们做糕点,不免兴奋了些。大家相互打闹着,便弄翻了晚饭,下次绝不会再犯了。”安素回过头给大家使了个眼色,“我们马上把这里收拾干净,还请嬷嬷原谅。”

    勤嬷嬷叹了口气:“罢了,赶紧把屋里弄干净,要是还有下次,我饶不了你们!”

    “那嬷嬷,咱们还有晚饭”薄初若怯生生的缩在安素身后,但肚子里叫唤得厉害,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只是话还没问完,便被安素晃了晃胳膊,初若才悻悻的闭了嘴。

    勤嬷嬷横了她一眼,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初若,咱们宫女所的晚饭都是有定量的,一人一碗,洒了便不能再有了,问也没用。”待勤嬷嬷走远,安素才解释道。

    “可是上官姐姐,我好饿啊!”薄初若一脸苦恼,揉了揉肚子又问道,“不过刚刚勤嬷嬷刚进门的时候,看起来很生气啊!我还以为要挨板子了呢,为什么最后又没罚咱们呢?”

    安素安慰的揉了揉她的头发:“我方才说了,是咱们一起相互打闹才弄成这样的,大家都参与了,若是要罚,那便是一起责罚。但法不责众,况且若是全宫女所都在外受罚,过路的人就会说是勤嬷嬷管理不善,倘若传到主子们耳朵里,那便更加不得了。所以勤嬷嬷必定只会言语上警醒几句,不会真的责罚我们。”

    初若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上官姐姐,你好厉害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