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问卿心 > 第四十章 泰山崩于前
    两人各自怀着心思,再无过多言语,安素复而攀上窗子,在顾闻舟无声的帮助下跳回了屋内。先前本是饥困交加,现下吃得饱了,反而困意全无。安素在房间里踱步,只当是消消食了。

    次日起早,负责叫醒的宦官自然是先去了西偏殿那边的住处,到达东偏殿时,安素已然是起的晚了。这样好的机会,总归是被斛谣嬷嬷抓住又罚了一顿。今日倒不是清扫院子的活计,而是让安素将长乐宫所有宫人的换洗衣服都晾晒起来。相比昨日,这差事可算是轻松一些了。

    晾晒衣物的地方在长乐宫主殿附近,也就是太后常待着的地方,在旁边干活时,甚至能听到殿里的说话声。

    安素晾了好一会儿,脖子胳膊都一并酸起来,才想着要歇息一会儿。这便找了个地儿坐下,正挨着主殿的位置,还能闻到殿里飘来的檀水香。但坐着坐着,眼神飘向的地方,便有一个宦官火急火燎的奔了进去,随后就闻得松荷的声音传了出来。

    “跟在太后身边多久了,做事还是风风火火的,没个沉稳劲儿。”

    那宦官伏在地上磕了个头,才道:“松荷嬷嬷,不是奴才不稳重,实在是此事万分急迫啊!”

    “什么事儿啊?说来听听。”太后慵懒的声音也传来过来,听起来刚睡醒的样子。

    “是沉水阁附近的宫里都闹了蟑螂,怎么驱都驱不干净,宫人们深受其害,实在是没法子了,才来禀报给太后。”

    “后宫里闹蟑螂,这种事不是该皇后娘娘管吗?怎么报到太后这儿来了?”松荷斥问道。

    那宦官为难道:“已经去过椒房殿了,可皇后娘娘身边的梨心一听是这事,进去打了个转出来,便称皇后娘娘有病在身,不宜为这些小事操劳,让咱们自个儿看着办呢!”

    “嫣儿就是这样的性子,罢了,只要她能养好身体,尽快给皇帝生下嫡长子,这些也都是小事。”太后转向那宦官吩咐道,“给闹蟑螂的各宫都送些驱虫粉就是了。”

    “太后,这驱虫粉都试过了,用的多了便不大起作用了。”

    “这虽是小事,但也难办了些。”太后的指尖在桌子上敲击着。

    殿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故此,安素起身的声音便明显了许多。太后思考的时候最不喜人打扰,忽的听见外面一声响声,即使声音不大,也足以让她烦躁了。

    “谁人在外面?”这一声铿锵有力的声响砸在安素心头,她默叹了一口气,心知自己又躲不过这一出了。

    “回太后,奴婢上官安素,在外面晾晒衣裳。”安素隔着墙回了一句。

    好一会儿没听见太后的声音,安素正想着是否要继续干活时,里面才终于传来了一声:“你进来。”

    安素的眉头颤了颤,只好认命的走了进去,和那宦官并排着行了个跪礼。

    “你方才在外面,应该听到里边的声音了吧?”太后随口问道,“这事你觉得怎么处理为好?”

    安素没想到太后会把这个棘手的问题丢给自己,但她丝毫不慌乱,对付蟑螂的办法,她在清河郡家里时,已经研究透彻了。

    “太后,依奴婢所见,若是无法驱逐,不如反其道而行之。”安素看着太后探索的眼神,继续解释道,“那些蟑螂显然是从沉水阁生出来的,若是在各宫洒上驱虫粉,蟑螂便会到处乱窜,毫无章法的躲藏驱虫粉的加害,闹得满宫不灵。但若是在沉水阁里放置吸引蟑螂的地香油,便能将周围宫中的蟑螂都吸引到沉水阁之中。”

    “再在沉水阁里集中消灭,你是这个意思?”太后接话道。

    安素点了点头:“太后英明,奴婢正是这般想法。”

    “那好,既然是你出的办法,就由你将地香油送到沉水阁中去。”太后给松荷使了个眼色,“哀家记得后殿里还有一些封存的地香油,你去取出来交给她。”

    “诺。”安素应了一声,正要随松荷去取地香油,又被太后叫住了。

    “还有一件事要交给你一同去办。”太后从旁边的柜子上取出一大盒香料,“这是哀家赐给各宫妃嫔的香料,除了皇后不喜这些以外,各宫都要送到。”

    安素接下了香料,松荷也正好把地香油拿出来交给了她,太后又道:“你先去把香料送往各宫,再去处理沉水阁的事情。若是明日宫中的蟑螂还没闹完,哀家唯你是问。”

    “诺。”安素和前来禀报消息的宦官一同走了出去,托了他找上几个人稍晚些到沉水阁去,便加紧着脚步去送香料了。

    因着在宫女所里已经熟识了各宫的位置,送起东西来倒还算顺手。安素调整了一下顺序,按着最短的路线一一送过去,别宫娘娘不识她,香料送到了离开便是。到了欢宁殿,安素倒是被留下来陪许美人用了些茶点,但心里惦记着还有事在身,也不敢停留太久,向许美人道了声谢便又匆匆去往下一处。

    最后一个要送的,是娥眉夫人的披香殿。这倒是让安素犯了难,上次在宫女所,她设计让娥眉夫人把姜清冉误当做她罚了一顿,后来却又于心不忍出去救了人,这便将娥眉夫人彻底得罪了。当时她没法子再处置安素,但这下自己送上门来,必定是逃不过一劫了。

    安素在披香殿门口停留了片刻,想着太后的吩咐,这香料是不得不送的,但思来想去,还是没能找到什么好办法。眼看着再耽搁下去,恐会误了时辰,安素只好硬着头皮走进去。她将香料举过头顶,自己则低垂着头,只盼着娥眉夫人不会看清她的面容。

    “这位姐姐,奴婢是奉太后之命,来给柳姬娘娘送香料的,烦请通传一声。”安素在殿门口随便找了个人便道。

    她现下低垂着头,根本无法看清眼前的人,只能瞥见一些纯白的衣摆。但似乎有些不对,安素蹙了蹙眉,虽有手中捧着的香料的打扰,还是能隐约闻到一股熟悉的清香。这清香的味道不同于手中香料的浓郁,而给人一种清新之感,安素错愕的抬起眼,面前的那人也同时开了口。

    “安素,你怎会在此处?”顾闻舟此时刚从披香殿走出来。

    “我奉太后的命令来给娥眉夫人送东西。”安素如实答道,又不解的询问,“不过闻舟,你怎的从披香殿出来了?”

    “同你一样,也是帮着送东西来了。”顾闻舟微微一笑,“方才同皇上论道,娥眉夫人的兄长给皇上进献了一些玉珊瑚,皇上想着送来披香殿和娥眉夫人一同观赏。但皇上身边的几位宦官嬷嬷都不在旁侧,这便命我顺路带了过来。”

    “原来是这样,我方才竟把你认作了披香殿的小宫女,真是罪过。”安素在心中想着,若是哪位宫女有如此之姿容,娥眉夫人怕是早不会让她待在披香殿了,免得皇上的心思被吸引了去。

    “你快去快回,我就在此等着你,正好回去时顺路说说话。”

    “我怕是不能快去快回的。”安素叹了口气,“从前在宫女所时大大得罪了娥眉夫人,今日落到她手中,不被她好生折腾一番,定然是不会轻易放人的。”

    顾闻舟蹙起了眉头,片刻之后抬起头来:“你且放心去吧!”

    安素只当他是宽慰自己,也不觉有它,重新捧了香料,低下头往里去。到了殿内,安素才发觉自己的运气当真是不太好,正赶上娥眉夫人对着婢女发火的时候。

    安素站在墙角听了一会儿,似乎是那搬东西的小宫女不当心,把顾闻舟刚刚送过来的玉珊瑚碰出了一条细小的刮痕。这玉珊瑚是娥眉夫人的兄长进献,皇上亲自下令送到披香殿,自然是珍贵万分,这小宫女也确实触到了霉头。

    “娘娘,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当真不是故意的啊!”

    “烦死了,给本宫堵上她的嘴,拉下去重重的打。”娥眉夫人烦躁的挥了挥手,那小宫女的求饶声便被塞进了喉咙,只剩下一些断断续续的呜咽。

    安素深知不能再等了,拽了拽拳头走上前去:“奴婢见过柳姬娘娘,柳姬娘娘长乐无极。”

    “你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别在本宫面前晃悠,赶紧滚出去!”娥眉夫人正在气头上,见谁都是一脸怨怼。

    “娘娘息怒,奴婢是奉太后之命,来给娘娘送香料的。”安素低垂着头,把手中的香料举到娥眉夫人面前。

    “太后送的?”听到太后的名号,娥眉夫人才稍稍缓和了一些,命墨竹将香料呈上去,“太后总爱给各宫送些香料,上次的本宫已经用完了,正想着呢,这就又送过来了。”

    “是啊,娘娘,太后一直惦记着您呢!”墨竹瞧着娥眉夫人的脸色奉承了一句。

    “香料本宫收下了,太后从前便让咱们不必去长乐宫谢恩,那便由你替本宫好好向太后道谢吧!”娥眉夫人将香料拿在手中把玩,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安素的样子。安素正暗自松了口气,娥眉夫人竟然再次开口,“等等,你站住!”

    安素心中一怔,只能按着她的吩咐停下了脚步。娥眉夫人在后面继续问道:“看你的样子,不像是长乐宫里伺候的人啊!”

    “娘娘,今年宫女所送去长乐宫的宫女,太后竟破天荒的留下了一个,想来就是她了。”墨竹在一旁提醒道。

    “这倒是新鲜,太后已经好些年不给长乐宫添新人了。”娥眉夫人继续吩咐安素,“你转过身来让本宫瞧瞧,本宫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人,能够入得了太后的眼。”

    安素的心中像是有东西炸裂了一般,就像坠井的人刚刚爬到井口,又被人扯着双腿拖了下去。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转过身来,却依旧低垂着头,虽然明知这样已是无用,安素还是不由自主的不想让娥眉夫人看到自己的面容。

    “抬起头来。”娥眉夫人果然这样吩咐道。

    “诺。”安素别无选择,只能抬头直视她的目光。

    “你是上官安素?”娥眉夫人毫无疑问的叫出了安素的名字,看来的确对她印象颇深。这也当属平常,敢明着跟她玩手段的宫女,上官安素还是有一个,也是至今为止的唯一一个。

    “娘娘还能记得奴婢,实在是奴婢的荣幸。”安素此刻反而平静了下来。她自然是不想正面对上娥眉夫人,但已然如此之时,也不必再畏惧了。

    “好啊,本宫正想着打听你的去处呢,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娥眉夫人笑得危险,“本宫记得你,的确是你的荣幸。墨竹,这宫女以下犯上,给我拉出去打。”

    “娘娘可要想好了。”安素在墨竹开口唤外面的宦官之前,抢先说出了这一句,“奴婢现在是太后宫中的人,得太后庇护,这一趟来披香殿,也是给娘娘送太后的赏赐来的。娘娘若是重责了奴婢,恐怕太后心里不会太舒坦。”

    “你敢拿太后来压本宫?”娥眉夫人怒气更甚。

    安素依旧淡定说道:“奴婢这番话是拿太后来压娘娘,还是对娘娘的善意提醒,您心里定然有数,不必奴婢多说。”

    “好一张巧舌如簧的小嘴,难怪能哄得皇上要纳你为妃,又哄得太后将你留在长乐宫。”娥眉夫人给墨竹使了个眼色,又朝安素冷笑了一声,“本宫今日还非要重责你了。”

    “娘娘若是还顾惜自己的贤德名声,就不该啊!”安素还要继续给娥眉夫人理清其中的利害关系,脸上便挨了她一巴掌。看来她的确是对自己恨之入骨了,安素思忖着再说下去也没什么作用,索性就闭了嘴。有着长乐宫宫女的身份在这里,就算是罚,也不会罚的太过,毕竟还得顾着太后的面子,忍忍就过去了。

    但等到那些行刑的宦官进来,娥眉夫人的脸上却爬上了一丝阴毒的笑容,她朝宦官们吩咐道:“给我扒了她的衣裳,把所有人集中到院子里,一起看着她受罚。”